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追忆博山人70年前被掳至抚顺做劳工的历史

2012-03-30 19:52 鲁中网 孙锐 1505
一场变故后,村里十几人被送往辽宁抚顺大山坑煤矿。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长眠异乡。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在淄博,被掳去东北地区当劳工的人,还有很多...

  一场变故后,村里十几人被送往辽宁抚顺大山坑煤矿。有些人回来了,有些人长眠异乡。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独立的事件,在淄博,被掳去东北地区当劳工的人,还有很多。

  在日本侵占东北时期,华北一直是东北地区重要的劳动力供应地。从1934年到1945年,被日本侵略者从华北掳掠到东北的劳工以及东北当地劳工达数百万人。他们同样也是二战劳工。

  接二连三的噩耗

  时间追溯到1941年农历七月里的那个夜晚。

  当时的博山县邀兔崖村,一场鸿门宴安静地进行着,并没有惊动过多的村民。

  在精心策划下,邀兔崖村以及周边几个村的20多人被驻扎在附近的日本宪兵队包围在村里一个院落里,20多人中多数为共产党员,他们进行了激烈的反抗,无奈人数以及武器都不占优势,除了3人逃脱外,其他人悉数被捕。

  第二天天一亮,有人被抓的消息迅速在村里传播开来。“当时人们一时没了主意,都像无头苍蝇一样。”郑志铭的孙子郑良前告诉记者。

  村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当时的邀兔崖镇公所,一时间,镇公所里挤满了被抓者的家人,哭喊声连天。
  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亲人被抓走。在镇公所的组织下,村民们开始想方设法救人,但是在当时,能够救人的途径只有一条:花钱赎人。

  据郑良前介绍,1941年前后,山东连续遭受罕见的旱灾和虫灾,大部分地区农业严重歉收甚至绝产,村民们的经济极为困难。在这种环境中,赎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经过努力,被押往博山宪兵队的卢曰会(公开身份是伪5保保长)因年纪大被放回;翟慎三因叔父翟所昌的关系被放回;郑志清、郑尔俊、翟作衡(邀兔崖党组织负责人)被赎回,剩下的人则受尽了酷刑。

  噩耗接二连三地传到这个古朴的村落。

  最先受害的是赵翠英的父亲赵炳焘。在监狱中,他轻信了一名赵姓看守的话,将写给党组织的一封信交给了他,结果这名看守立即将信给了宪兵队,赵炳焘被处死。

  紧接着遇害的是郑万保,他在离开博山之前就被日本人杀害。

  剩下的14人被押往当时驻扎在济南的日本最高宪兵队。

  不久,周振福的家人收到了从济南寄来的信,周振福死在济南,翟所同也在济南遇难。

  杳无音讯的亲人

  除了在济南遇害的两人,押往济南的还有12人,他们生死未卜。

  经过多方打听,村民们才知道,这12人被送往辽宁抚顺大山坑煤矿做了劳工。

  然而,在当时,交通极其不便利,加之日伪军的扫荡,到处乌烟瘴气,淳朴的村民们所做的仅仅是祈祷,祈求自己的亲人在异乡能够平平安安,早日回来。

  转折发生在周振祥身上,他的出现让村民们对家人生还的希望更加强烈。

  周振祥是周振福的三弟,两人同时被抓。早在押到济南的时候,公开身份是伪4保长的周振福便遭遇不测,家人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周振祥一人身上。在打听到一些消息之后,周振祥的二哥周振禄托闯关东的周家人将周振祥救了出来。

  在此之后,翟慎阶、翟所蛟、郑万清也设法逃了出来。

  在惨案发生的那天夜里,年轻力壮的郑良镐跳窗逃了出去,在外面流浪了半年之后赶回家,然而,他面对的则是一个残缺不全的村落。除去受害和逃脱的人,仍有8人下落不明。

  据郑良前介绍,包括他爷爷郑志铭在内的,张汝玺、郑良玺、翟作杰、翟慎唐、翟所印、冯顺普、冯发普等8人都留在了辽宁抚顺大山坑煤矿,“每天,在日本鬼子、汉奸的刺刀威逼下,劳工们在煤窑里干十五个小时以上的苦工。”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日本  历史  二战劳工  共产党员  鸿门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