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俗   > 故事传说

故事传说

乾隆题诗镇黑牛的故事

2012-04-02 14:03 满族历史 祁宝库 孙英 1343
有这么一年是秋收割地的时候,地里的庄稼穗儿,虎巴的不知被什么吃了?说起米也真怪,各家各户全都摊上了。成的庄稼被掠了个乩七八糟谁不来火。好多家都在地头上支起高高的架子,不几天到处是“看地”...

乾隆题诗镇黑牛的故事 图1

 

  在新宾和清原的边界上有个黑牛伙洛,这个屯和苏克苏浒河两岸一样,土地肥沃十年九收。

  有这么一年是秋收割地的时候,地里的庄稼穗儿,虎巴的不知被什么吃了?说起米也真怪,各家各户全都摊上了。成的庄稼被掠了个乩七八糟谁不来火。好多家都在地头上支起高高的架子,不几天到处是“看地”窝棚,窝棚里的人都扒着窝棚门向外看。大家伙都看个清清楚楚,每天晚上一到二更天儿,就看着地名叫亡牛山的石牛眼睁开来,像盆那么大两盏灯,通明瓦亮,晃了晃山一般石头身子,哞哞叫着,忽扇忽扇,迈着四个大蹄子奔各家地边来了。

  起初把看庄稼的人们都吓呆了。连个大气也不敢喘,很怕弄出动静,叫老牛精给吃了。日子长了,那老黑牛并不伤人,老牛是每天晚上只吃三家的庄稼。每块地都尝点,不给吃光,这老黑牛一天晚换一回,从头轮着吃。

  各家的庄稼被牛吃了,谁不着急,三个一伙五个一团就核计。“三个臭皮匠赶上一诸葛亮”,到了这天夜里老牛刚到地当中,大家伙就一边敲铜盆一起抬着腔喊:“噢嘶”,是有点效。那老牛挺起脖子,仄着耳朵听一会,不慌不忙,慢头小尾儿地走回山头大家伙熬夜也得受着,你不敲盆轰牛,那老牛就天天出来吃庄稼。

  打那留下个规矩,一到开镰割地了,各家各户早早把窝棚打起来,天天晚上得看牛轰牛。

  不知是哪一年这个伙洛里有个念过几天书的人,全伙洛里都管他叫“字匠”。这年秋字匠的老婆有病,急的他搓脚挠心不能去看牛,他怕就他窝棚里没有人,单吃他的庄稼昨办?他的书呆子劲儿上来了,晌午头他拿着笔墨砚池来到大牛山山头,在那溜滑的牛肚子上,刷刷点点写上:“噢嘶轰轰轰”几个大字。说也奇怪,这天晚上那个老牛的眼睛睁开又闭上,闭上睁开,一连造了好几回,它晃晃身子拉倒了。字匠一看这个办法不错,一连写了三天,夜里牛也没出来。老百姓就都糊上字匠叫他天天写。可是一下雨就给冲掉了,老牛照样出来吃庄稼。就这样写上冲掉了,冲了再写上,反反复复不知过了多少年。

  有这么一年乾隆皇上到永陵祭祖,回北京走到半道,就听随驾来的文武大臣背后议论些什么。乾隆挺纳闷,他叫来皇门官一问,这才知道他们议论的是老龙岗山旁有石头黑牛晚上出来吃庄稼。乾隆也觉得这是天下奇闻,于是下圣旨住辇,今天咱们不走原道,绕道走黑牛伙洛。赶到了黑牛伙洛就叫地方官一问:

  “你们这个地方为什么叫黑牛伙洛?”

  地方官跪爬半步就把石头山头到夜里就变成大黑牛,夜里出来吃庄稼的事一五一十的奏明皇上。那个山头长的净黑石头,还真像条牛,所以老百姓给这个地方起名叫黑牛伙洛。 
  ,
  乾隆好奇心切,他率领着文武群臣到山头一看,果然有个巨大的黑石头,溜光铮亮活像个高大黑牛。回头叫太监拿来笔墨,他提起笔来在大黑牛身上题涛一首:

  怪石巍巍儿千秋,
  夜半出米称黑牛。
  斜风拂拂毛不起,
  细雨纷纷如汗流。
  年年卧在荒郊里,
  疑是谁家牧未收?

  乾隆皇上回北京以后,老百姓感念皇恩,急忙请来石匠把这首诗刻在石头上。从那以后,天下多大的雨,再也冲不掉了。这个村又恢复老老年那样,这里是十年九收,这个黑牛的地名一直流传到现在。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族传说故事  黑牛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