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清帝国的星辰

【第六章】生机杀机一念间(1)花里胡哨的议和

时间:2012/3/21 20:42:09   作者:王开   来源:榕树下   评论:0
内容摘要:政治改革是皇太极就任时期的精彩之处,和强硬的袁崇焕过招也是斗智斗勇。在战略战术上,两人关内关外,不约而同采用 “拖”字诀。皇太极用“拖”,缓和民族矛盾,国务改组,军政建制,袁崇焕用“拖”,给辽西战事以喘息,好修筑军事防御工事,调派军队,布置战局...

  政治改革是皇太极就任时期的精彩之处,和强硬的袁崇焕过招也是斗智斗勇。在战略战术上,两人关内关外,不约而同采用 “拖”字诀。皇太极用“拖”,缓和民族矛盾,国务改组,军政建制,袁崇焕用“拖”,给辽西战事以喘息,好修筑军事防御工事,调派军队,布置战局。

  曾几何时,皇太极还有一层与明划河而治的意愿,后来,随着战事的变幻,满洲国节节胜利,皇太极的议和之心淡了,彻底变成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招术。

  皇太极刚刚继位时,在朝鲜、察哈尔、明王朝三股敌对力量的夹缝里,感到如芒在背。通过一番认真比较,他的第一个打击目标框定朝鲜,又怕打朝鲜明王朝救援——如果明朝不傻,一下就看穿皇太极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另外,打朝鲜还要搂草打兔子,顺便收拾皮岛的毛文龙。这家伙像只苍蝇,围着满洲国嗡嗡飞舞,皇太极既讨厌,又仇恨,他怎么能忘记呢,父汗在狗儿岭汤泉疗养,毛文龙没事儿就去骚扰,搅得父汗心浮气躁,加之疗养效果不佳,逼迫回盛京治疗。回程半路,四十里外的盛京烟柳在望,父汗却绝命船舱。皇太极是一定要把丧父这笔帐分记在袁崇焕、毛文龙头上的。眼下,他要避开袁崇焕,对付毛文龙就无须遮掩了。

  皇太极欲过江攻朝鲜,袁崇焕乘虚而入,计划出兵进攻辽沈,逼皇太极撤兵。为稳住袁崇焕,出兵前皇太极派人给袁崇焕送去一封信,内容大致是,我们两国所以兵戈相见,是昔日你们辽东广宁守臣目空一切,把明朝皇帝奉若高天,如在霄汉。逼视、欺凌国中弱小,到了让人难以容忍的地步,我们不得已兴师讨伐。所幸天不论国之大小,只论理之是非,我国循理行事,蒙天眷佑。而你国非礼之处,何止一端,如果你不清楚,我从头讲起……

  皇太极这封信宏论洋洋洒洒,从古勒城二祖被害,哈达、叶赫、蒙古联攻建州,朝廷厚此薄彼,有失公允,到明国派兵防卫叶赫,使建州已聘叶赫老女改嫁蒙古等等,总之皇太极搬出父汗努尔哈赤起兵宣誓的“七大恨”说事儿。

  在信的结尾,皇太极提出议和条件:“欲修两国之好,当以黄金十万,白金百万,缎匹百万,布匹千万相馈,以为和好之礼。即和之后,两国往来通使,每岁我国以东珠十颗,貂皮千张,人参千颗给你国。你国以黄金一万,白金十万,缎匹十万,布匹三十万回报我。以修蒙好。请你把我的话转达你的主子。不然,是你仍愿兵戈之事。”

  满洲国皇帝与杀父仇人的第一封书信来个狮子大张口,议和之礼,十百千万,明国库空虚,真要议和,巨额礼单也得转嫁到老百姓头上。榨干百姓油水,国一样衰,家一样亡。

  皇太极和袁崇焕像两只决斗前的蟋蟀,用触角试探对方,盘算下步怎样采取行动。袁崇焕收到皇太极的来信,如何应对呢? 

  巧的是,第一封信发出去以后,蒙古奈曼部落来人请降。皇太极忙着招呼奈曼的衮出斯巴图鲁,暂时把发兵朝鲜搁在一边。就在此时,袁崇焕派信使杜明忠送信来了。

  杜明忠带来两个人的亲笔信,一封是袁崇焕本人的,一封是李喇嘛的,两封信写得颇有意思,先看看袁崇焕是怎么说的:

  辽东提督部院,致书于汗帐下:知汗渐息兵戈,休养部落民众,即此一念,好生之德苍天可鉴。所以汗将强大,前途无量。

  想往事七宗(指七大恨),汗至今抱恨,不佞忍听。但追思往事,穷究根源,乃我国边境奸细与汗的部落口舌不断升级,招致祸端。汉过不先,满过必后,满过肯后,汉过岂先。作孽之人,难逃天怒。而汗也因有所了解。现在欲一一解析,恐怕是是非非一时难断。

  汗家十年征战,为此七宗,今南关北关何在?河东河西死者又何止十人百人?造成这种离间的仅仅是一老女吗?辽沈界内的人民,如今已不能自保,难问田禾。这样的惨景,汗之沉冤也该昭雪,甚至意得志满。惟我天朝,实难消受。今若修好,城池地方怎样退出?官员百姓怎样送还?还在于汗仁慈明惠,敬天爱人。然而天道无私,人情岂满,是非曲直,自有昭然若揭的那天。人之良心,偏私不得,恳请汗三思。一念杀机,世上无穷劫运,一念生机,保身后多少吉祥。不知道汗喜欢选择哪个呢?

  汗信中开列的礼单,以我国之大,宁愿失去这些物质,显皇上恩养四方之情。然不义之财,多取违背天意。希望汗自行裁减。再者,汗刚说双方谈判对话,为什么又称兵朝鲜?这不是言不由衷吗?汗的兵没撤回,请即撤回。撤兵了,切勿再派,以向天下明示汗的威德。息止刀兵,将前后事情讲析明白,往来书信,言语不要意气用事,免得我不便奏闻。我们之间互通信使,皇上早已知情。我皇上明见万里,仁育八荒,汗如坚定信念事我皇上,宣扬圣德,料理边情,以绥夷夏,则边疆有了一个好的臣子。勿请汗弗却美意,辜负我皇上的一片圣心。

  袁崇焕这封信写得不卑不亢,皇太极父子挂在嘴边的七大恨,被他轻描淡写地化解开。并且,按照袁崇焕的思路,满汉争端,是陈芝麻烂谷子一团乱麻理不清的事,谁之过还很难说。而现在的境况是,河东河西生灵涂炭,万户萧条,哪里是为平息胸中怒火所做的,分明另有他图。袁崇焕一面奉劝皇太极念及苍生,刀枪入库。一面叫皇太极归顺大汉天子,做明朝的忠心臣民。这等于表示了他没点破的态度:不承认满洲国。在他心里,满洲国是明朝版图中的蛮夷,二百多年来一直在明王朝的统治下。换说话说,他认为皇太极没有谈判的资格,皇太极只配偃旗息鼓,乖乖退回建州接祖宗的班,任芝麻绿豆的指挥使。

  袁崇焕是这样态度,杜明忠带来的另一封信怎么说的?


标签:朝鲜 王朝 防御工事 满洲国 皇太极 


 【作者简介】王开,满族,公务员,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人。2004年学习散文写作,2007年起借地域之便,致力于前清史挖掘,2008年结集《去者》,2009年成书《马背上的江山》。白山黑水,满洲八旗兵的激荡往事,金戈铁马,策马入中原的场景追忆。她是一名女性作家,却用男性的笔法和视角追寻着赫图阿拉的足迹,寻觅着民族精神的还乡之旅。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