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御路歌谣

御路歌谣

御路歌谣之《梳头谣》

2012-04-07 11:21 御路歌谣 解良 1547
      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听说木奇镇东占村有一位老妇会唱梳头谣,我慕名来到村里,未见到老妇(已经过世了),却听到了一段最新的“梳头谣”。乡间习俗,婴儿出生三日,家人用槐条、艾叶熬水,在水里投下银手镯、铜大钱儿...

 御路歌谣之《梳头谣》 图1

  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听说木奇镇东占村有一位老妇会唱梳头谣,我慕名来到村里,未见到老妇(已经过世了),却听到了一段最新的“梳头谣”。

  乡间习俗,婴儿出生三日,家人用槐条、艾叶熬水,在水里投下银手镯、铜大钱儿、鸡蛋、红枣、桂园,用这种水给婴儿洗浴。洗净乳糊,扎好脐带,用梳子给婴儿梳头,随之唱:“三梳子,两拢子,长大了戴红顶子”。红顶子是清代官帽上的顶珠,象征着荣华富贵。

  老妇是村里的接生婆,终生未育,却为村里接生了两代人。她老了,再不能给婴儿梳头也无力为自己梳头了,三个由她亲手接生出世的女孩儿从这时开始轮流为她梳头,一梳就是八年。第一个为她梳头的女孩是日本遗孤的后代,她随父亲迁往日本后,第二个女孩就续上来,直至嫁到外村做新娘。我在村中见到的是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为老人梳头的女孩儿──冬日的黎明,村南传来“哧嘎”一声门响,响声像久未润油的车轴,划破了夜的死寂。老妇住在街北的一间厢房里,听到这声门响便知道为她梳头的女孩已走出家门,不久脚步声便来到她窗下,将窗外御寒的棉帘子卷上去,屋内嚯然明亮起来,一个女孩儿带着阳光走进门。女孩只有15岁,胖乎乎的,话不多,很腼腆,爱脸红,对喽,去年秋天她已穿上牛仔服。

  她先提了老妇的夜壶去倒掉,随后进屋洗手,生火,烧水,焖饭,又把从家里带来的两个鸡蛋打在碗里,蒸了一碗鸡蛋羹。屋子暖了,她揣来一盆热水,为老妇洗脸、梳头。老妇结着发鬏,她轻轻的将发鬏展开,将老妇所剩不多的头发托在手上,用梳子蘸着温水,一丝一缕地梳理起来。老妇用心感受着发丝间荡起的波澜,仿佛自己过去的所有岁月都被女孩梳理起来,顿觉心头有一条小河轻轻地流淌,好舒坦,好惬意,于是就有泪珠挂到脸上,腮上,滚落到前大襟上……整个冬季,老人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从看到阳光开始的。女孩和梳子伴陪她走完了生命最后的历程。但不知为什么,她却没有教会穿牛仔服的女孩唱《梳头谣》。

  冬天过去,远山和近野绿透了,村中的古榆树虽还穿着过冬的黑棉袄,头上却冒出星星点点的绿芽儿。我与穿牛仔服的女孩一道走进老妇的遗屋,见墙上还留着老妇过春节时贴下的一副春条,读来就如一支谣:

 

  宜入新春美,老为五保有人抚慰。

  高晶走了,还有丽薇……


  我知道了去日本那女孩和穿牛仔服这女孩的名字。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新宾  满清文化  满族文化  传说  满族故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