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2012-04-25 14:02 抚顺7000 赵广庆 周度 2780
新抚顺规划修五条马路,即亲仁马路、大马路(指新抚路包括斜马路)、中和马路、福民马路和北堤马路。实际上只完成大马路的修建任务,其它四条路均未动工。大马路上最大的商店是新发东商店,街口路东有六、七家琥珀店,如双全盛、民生、三良等。制作、销售煤精雕刻及琥...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图1
抚顺站及站前广场


  新抚顺规划修五条马路,即亲仁马路、大马路(指新抚路包括斜马路)、中和马路、福民马路和北堤马路。实际上只完成大马路的修建任务,其它四条路均未动工。大马路上最大的商店是新发东商店,街口路东有六、七家琥珀店,如双全盛、民生、三良等。制作、销售煤精雕刻及琥珀装饰品。今三道街南北有福远东、三盛东两家大百货店。中和马路(今四道街)有恒兴茂百货店,今十道街有恒兴成百货商店。一九三八年以后,这些商店开始兴旺起来。欢乐园的公益合(今胜利浴池址)、西五条通的福元东(今解放路副食品商店)、西三番町的元盛东永记(今市副食品公司址)、天茂盛(今新抚区公安局址)等几家百货商店当时的生意是较为兴隆的。

  由于日本侵略者长期肆意侵略和扩张,抚顺的民族资本始终受到压抑,没有很好地发展起来。“九一八”事变前,抚顺城市内民族工商业,多半集中于农产品加工和农产品交换方面。因此,油房、烧锅、粮钱、磨房、粮米加工等就成了抚顺民族工商业的典型行业。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图2
抚顺站前中央大街

  “九一八”事变后,作为抚顺工商业中占据首位的油房业,出现了严重的危机。抚顺地区大豆产量较高,随着城市人口的逐年增加,豆油的需要量也显著增加。作为油房的副产品豆饼,有优质肥料价值,因此需要量也日益增多。抚顺的豆油和豆饼很大一部分远销国际市场,其中包括日本和欧洲市场。但是后来,化肥工业异常发展,豆饼逐渐为化肥所压倒,豆油的出口量也日趋减少,因此城市的油房业也开始萎缩。一九三一年仅千金寨市街就有油房17家,到了一九三七年,仅剩下7家,其余的先后倒闭。

  原来,伪满洲国政府对一般工商业,主要是从计量、特许权、商标权、输入检查等方面进行控制和管理。后来流通领域也建立若干特殊公司,对物资生产、供应和价格进行全面“统制”。例如,一九三六年公布《贸易紧急统治法》,紧接着抛出了《米谷管理法》、《劳动统治法》、《物价物资统治法》等等,一九四一七月又发表了《七二五禁止令》,一般称为“七二五物价停止令”。即命令工商业的全部商品价格,以七月二十五日为准,一律不准上涨。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图3
抚顺千金大街之二


  抚顺日伪地方当局,为贯彻这些统治法令,建立了一系列专门机构,对工商业进行“统制”。规定凡商店自制、自购物品必须加盖“自”字圆形物价标签,凡国拨物资统制商品,一律加盖“公”字圆形物价标签;凡经小卖联盟所拨商品,一律加盖“协”字圆形物价标签。对上述规定,如有违犯,一经查出,则交伪警务处治罪。由于日伪市政当局实行上述法西斯手段,对抚顺城市民族工商业,无疑是一种扼杀。抚顺新站的福元东、欢乐园的公益合、三盛东永记,新抚顺的福远东、三盛东、新发东、恒兴茂、恒兴成等商业,相继处于半例闭状态。各商店营业员、伙计、学徒大批失业,市场呈现出萧条景象。

  位于现今“粮栈街”一带,是市区粮食供应场所。解剖一个粮食情况,更能看出当时城市面貌。对粮食的“统制”政策,始于一九三九年。“七七”事变后,小麦进口减小,日伪当局开始对面粉的购销采取“统制”政策,一九四〇年六月实行大米的票制配售。从一九四一年起,除面粉由专卖机关配售外,其它各种农产品及其加工品,均由伪农产公社全面进行“统制”,并实行配售。上述面粉及大米的配售范围只限于日本人及朝鲜族人。对中国人,只有符合下述七条者每人每月配售1-3公斤大米,条件是:


  荐任一等及二等以上的官吏及家属;荐任以上的退职官吏及家属;少校以上现役军人及家属,特殊团体的理事,勋三等以上的带勋者及家属,缴纳勤务所得税正税年额一千元以上者及家属,个人缴纳地税、家属税和事业所得正税合计年额在一万元以以上者及家属。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图4
东四条通(今站前街东四路)商业街之一


  可见,得到格外赏赐的是极少数反动统治阶级上层分子,即反动官僚、高级军官、汉奸、地主、大资本家等,而其数量也是少得可怜。中国平民百姓,包括稻谷生产者,广大的贫苦农民,得不到一粒大米。

  对中国普通劳动者的粮食配售,不仅品种次,而且数量更低。一九四三年,对中国人的配售办法分为劳需、一般、农村地区三类,一般还分甲和乙,劳需也分第一和第二。其配售量是:劳需第一种,每月24.0公斤;第二种,每月15.5公斤。一般甲,特殊公司、官厅和与此相当者,大人每月12公斤,小孩每月7公斤;乙,其他大人每月9公斤,小孩每月7公斤。农村,大人每月6.5公斤,小孩每月6.1公斤。


新抚顺城市规划及群众生活 图5
西七条通(今站前街西七路,1938年10月摄)


  规定是如此,实际配售量要大大低于这个数量。据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经济情报》记载:“在抚顺,大人是6公斤,小孩只是1公斤”。配售不足,只有到黑市上购买一点粮食,但黑市的价格高得惊人。一九四三年配售的高梁每斤一角四分七厘,黑市的价格是“统制”价格的二、三十倍。即:三元五角至六元。这样高昂价格,一个低级职员,一个月的全部工资也只能够买一、二十斤普通的粗粮,收入微簿的职员,难以度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抚顺城市规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