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2012-04-25 21:06 抚顺晚报 不明 3948
新抚顺蕃地町目,一听就知这是日本殖民时代的协和名字。1921年之前,这里是浑河河滩地。老千金寨实行露天开采大揭盖,原居民被逼迁各处,但大部分被迁到这块用生矸石泥土掩埋的滩地上……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1
道街地区(卫星截图)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2
已逝的群众影剧院。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3
记忆中的工农兵电影院。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4
大官屯火车站老站舍。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5
上世纪70年代的道街。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6
上世纪80年代道街地区街道。
 
 
道街,近代老抚顺人的文化中心 图7
上世纪70年代,道街马路上奔跑的小孩。
 
 

  1944年冬天,新抚顺亲仁马路六町目。抚矿日本机电工程师保木本弘已独自溜出北台社宅,坐上三轮车,要到传说抚顺人气最旺的新抚顺转悠转悠。冬日里的蕃地町目(道街),虽然很冷,但见两旁有些人家房门照样洞开,热气钻出棉门帘子喷着白雾。不时有狗叫,有个女人披着水红的布衫往街头倒水,还去煤堆铲煤,光露着胳膊,一样的水红、鲜亮、散发着诱人的热气。看着望着,保木本似乎回到了舞鹤的乡间小镇。砰!咚咚!咣当!……待保木本在炭矿病院醒来之后,才知道经历了一场很危险的挨揍翻车历险记。车夫早已不见人影,送他来病院的是位居住六町目的煤矿工人。

  事后保木本说,以为是日据时代,中国人不敢欺负日本人的。

  新抚顺蕃地町目,一听就知这是日本殖民时代的协和名字。1921年之前,这里是浑河河滩地。老千金寨实行露天开采大揭盖,原居民被逼迁各处,但大部分被迁到这块用生矸石泥土掩埋的滩地上。埋头技术和满脑子皇统思想的保木本哪里想到:新抚顺的主体居民,是从老千金寨被逼迁到这里的第一代矿工及家属,和第一代工商小业户们,自然牢记着老千金寨的企业满足与新抚杂八地上的艰难时世,自然对剥夺家园的日本人仇恨在心。

  以矿工和工商小业户为主体的千金寨老户,如今已落脚于新抚顺这块必须重新创业谋生的新地号,原始居民们自然产生一种一致对外的凝聚力,天然保有老千金寨的农工商民素质风范。

  那时候,你一走进新抚道街,就见排排整齐划一的青砖瓦房,犹如一个大院落。大院中套着棋格式中院落,再往曲径通幽处,还会走进穿堂过门的小院落,把一个个平庸、简陋的工蜂式房屋,重新组合成一个大棋盘式的社区。如果说,南北台民居小楼犹如一个个孤立无援的贵族式田园,那么这里绝对是殖民者没有想到的一座城市里的中国城堡!历经几十年的风霜雨雪,创业重生,这座纯种的中国人城堡,开始积淀出近代抚顺底层市民具有的勤劳、纯朴、开朗、豁达、古道热肠与温情人脉的品性。这些都显现出抚顺这座重工业城市的基地品性和人格魅力。

  当我们有机会走出抚顺,放眼看到大上海的石库门、北京南城北城的四合院、西安钟鼓楼民区、沈阳的老北市、广州的老西关……就会惊奇地发现,关内关外每座城镇都有着自己的城市人脉传统,都有着以市民文化和城市温情构成的市民文化传承。

  有识之人,在追随文化寻根的时节,也会不情愿地承认:新抚道街的人文氛围,才能体现传统抚顺的文化精神特色。

  抚顺的文化寻根,不仅仅在大山里御道上,不仅仅在苏子河畔皇陵启运间,更多的还在标志近现代文明的城市里。

  今年4月,随着道街地区西南角最后一片平房被夷为平地,这片抚顺历史上的“特区”的模样荡然无存。二十年时间里,新抚顺地区的平房区域彻底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一幢幢居民楼,老百姓实现了道街地区的先住民没能实现的生活梦想——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水龙头,大喇叭……环境的变化,带来了生活方式的转变,但是,并不意味着这里的民俗、人脉也跟着变化。

  道街,是抚顺中下层市民生存方式的缩影。重工业城市给市民带来的利和弊集中体现在这一地区。

  杨乃昌

  道街地区远眺。

  十二道街

  词:张良玉

  曲:闫雪峰

  人来车往的十二道街

  没人在意今晚有什么特别

  理发店飘出伤感的歌

  好象在渲染你我的离别

  灯红酒绿的十二道街

  是你在抚顺的最后一夜

  明天醒来你就要离开

  留下我收拾这残缺的结果

  十二道街

  我的爱情小街

  过完了今夜就不属于我

  拥挤的街头

  没人在乎

  一个男人心里的难过

  十二道街 

  我们的爱情小街

  无数次在这里哭过笑过

  昨天的狂热

  今天冷却

  慢慢地崩溃了感情的世界

  道街地区老地图,当时这一地区还是浑河主河道,后被填平成为道街。

  网络当红歌曲

  网友感言:

  朋友几年前写了首歌,不经意间,居然在网上火了。而且火得一塌糊涂。歌名叫《十二道街》。 

  抚顺人没有不知道十二道街的,就象是北京人没有不知道前门一样。城市的地域定位好象命中注定一样,从他们一产生就牢牢地打下了烙印。比如南北台注定就是富人区,河东小区注定就是中产阶级聚集地,望花必须是重工业基地,而东洲区就必须是石化城。道街地区原本不存在,是西露天矿的开采才造就了这样一片从河道里抢出来的地块。试想,这样一个地方,怎么可能会产生王侯将相?又怎么会有叱咤风云的人物?于是,从零道街到十二道街,我们的先人们甚至懒得再给它取一个象样的名字,直接用数字命名了。这样的区域会是什么样的前景?会有什么样的出路?没人知道,至少在上个世纪前半叶没有人关注这里。因为这里聚居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都是拼死拼活只为养家糊口的苦劳力。历史就是这样,象儿戏一样定位了一个地区,然后按着这个定位向前走。在这个地区里,人的生活状态差不多也被定位了。

  网友应和:

  看小街,望小街,缕缕青丝连理结。浓情系小街。 

  日影斜,月影斜,物是人非爱怎歇。华灯空照阶。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七十年代  火车站  影剧院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