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新宾境内曾经有过高夷族人吗

2012-05-20 12:14 抚顺7000 曹德全 1326
  目前,很多学者主张高夷是高句丽人的祖先,认为他们曾在今新宾境内的富尔江、苏子河流域生活过。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一册,《战国燕地图》上,就在燕长城以东今苏子河流域标注“高夷”两字。说明他主张高夷族人在战国燕时期还生存在今苏子河流域。孙进己先生的《东北民族史研究》...

  目前,很多学者主张高夷是高句丽人的祖先,认为他们曾在今新宾境内的富尔江、苏子河流域生活过。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一册,《战国燕地图》上,就在燕长城以东今苏子河流域标注“高夷”两字。说明他主张高夷族人在战国燕时期还生存在今苏子河流域。孙进己先生的《东北民族史研究》(一)认为:“这个出现在周初的高夷,正应该是最早的高句丽也即沸流国”,“以今位于富尔江上游新宾县黑沟山城为沸流国址”。王钟翰先生在《中国民族史》中写道:“公元前4世纪……高夷居于今辽宁省桓仁、新宾满族自治县。其他一些研究高句丽史的著名学者,如刘子敏、王绵厚、耿铁华等诸先生也有相似的论述。尽管有很多学者主张高夷人在新宾境内生活过,但是,目前史学界对这个结论的看法还不尽相同。究其原因,关键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关于高夷人的史料太少。

  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文献中,“高夷”只在《逸周书》中出现过一次。《逸周书》是先秦古籍中一部很有价值的书,该书《王会篇》载:“北方台正东、高夷嗛羊、嗛羊者,羊而四角。”这句话的意思是:位于北方台上最东边的那个人是高夷族的代表,他献给周王的礼物是嗛羊。所谓嗛羊,就是长四个角的羊。《王会篇》记的是3000多年前周成王召开的会见方国诸侯的一次盛会(成周大会)。成王在明堂之上,南而立,其他各级官员按等级立于成王左右或明堂之下。而方国诸候的代表被安置在外台的四隅。按照周公的定制,四夷站立的方位为:“九夷之国,东门之外,西面北上,八蛮之国,南门之外,北面东上;六戎之国,西门之外,东面南上,五狄之国,北门之外,南面东上。”高夷在成周大会上站在“北方台”上,显然,他应该属于“五狄之国”,同样在,“北方台”上的方国除高夷之外还有独鹿、孤竹、不令支、不屠何、东胡、山戎共七个。而“北方台正东高夷……”的意思就是站在北方台上的七个方国代表,按东西向排成一行,站在东方的是高夷的代表,其他代表依序向西排列,最西边的是山戎族的代表。这些民族代表的站位,跟他们的实际居住区域相对于周朝京畿地区的方位是大体一致的。也就是说高夷的地理位置应东临渤海,西近独鹿、孤竹,大约在今秦皇岛致辽宁绥中之间。当时位于今辽东地区的少数民族,如稷慎、秽人、良夷、发等,他们的代表在成周大会上的站位在东门之外。《王会篇》上所谓“西面者正北方稷慎……”说的就是稷慎等东夷族站在东方台上,面朝西,其排列顺序是以稷慎在最北方,秽人、良夷等依次向南。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按着“东夷北狄西戎南蛮”之方位,高夷应属北狄之属,稷慎应属东夷之属。高夷不可能象刘子敏在《高句丽历史研究》一书所言:“其具体位置在发人和秽人之间。”。也就是说,高夷不可能在今新宾县境内生活过。

  现在的某些学者将高夷说成高句丽人的祖先,将高句丽人建国时之方位说成是高夷人曾生活的地方,其根据只有一条,那就是成周大会1300余年以后的晋代,有一个叫孔晁的人出来为《逸周书》作注,他在“高夷”两字后注曰:“高夷,东北夷高句丽。”平心而论,孔晁注《逸周书》,世人评价并不高,正象清代学者陈逢衡所言:其“疏陋谬误颇多”,所以1700余年来,他的“高夷即高句丽”的观点并没有引起国内外学者的重视。但是到了近代,随着高句丽史研究的发展,不少学者仅根据孔晁的一个注释,就肯定高夷是高句丽的祖先,认定高夷曾在富尔江或苏子河一带生存过,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乏充分根据的结论。当然,我将这个命题写入“抚顺历史上的未解之谜”,不仅是因为我对此有不同意见,还有不少学者对此也提出过异议。如李宗勋先生在《高句丽族源流略考》一文中就说:“最初以为高夷即为高句丽的孔晁……对高夷一词的注释大有其个人臆测之嫌”。所谓“个人臆测”,就是以字面意义为依据而进行的一种想当然的推测,实在不足以成为史学立论之根据。

  1998年版,佟冬先生主编的《中国东北史》也不认为高夷是周及战国燕时东北的一支古民族。该书认为“高句丽是秽貊族的一支”,这个观点在实际上也否定了高夷族曾在今新宾境内生存过。

  总之,高夷人到底在今新宾县境内生活过没有,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高夷是不是高句丽人的祖先问题,由于文献和考古资料的缺乏,应该说,这个问题至今尚没有解决,仍然是抚顺历史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该文章所属专题:曹德全专栏

曹德全先生

  曹德全(1946-2021),吉林通化人,1964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1969年分配到辽宁省桓仁县新华机械厂工作,1980年调入抚顺纺织局。曾任抚顺市经委处长、露天区(今东洲区)副区长、电子工业局副局长、抚顺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工作之余,他积极研究东北民族史以及抚顺地方史。取得许多重大学术成果。先后出版了《抚顺史研究》(合著)《抚顺通史》(合著)《抚顺编年史》(合著)《抚顺百科大事典》(合著)《抚顺历史的误区》《抚顺历史之谜》《高句丽史探微》等专著,并撰写了大量的学术论文,发表在各级报刊上,特别是在高句丽历史和清前史研究领域建树颇深,在东北史学界有较大影响力。
  曹德全先生的研究,主要从历史文献出发,有理有据,逻辑清晰。他论述的“高句丽名称辨疑”“高句丽与高丽”“论高夷”等许多重大学术问题,在学界引起广泛影响。

标签:抚顺历史之谜    高句丽  高夷  新宾  曹德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