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王杲是努尔哈赤外公 真的假的

2012-05-29 09:20 辽宁日报 张珺 4260
曾经为福陵守陵的,有一支姓氏叫做“喜塔腊氏(喜他拉)”,这个姓氏不简单,努尔哈赤的母亲就属于这个姓,因而喜塔腊氏属于“皇亲国戚”。明末,还有这么一个叫王杲的牛人,努尔哈赤的父祖都是他帐下之兵,然而,这个人的姓氏也非常神秘,有人说他姓喜塔腊,就是努尔哈赤的外公...
王杲是努尔哈赤外公_真的假的 图1
古勒城遗址

  曾经为福陵守陵的,有一支姓氏叫做“喜塔腊氏(喜他拉)”,这个姓氏不简单,努尔哈赤的母亲就属于这个姓,因而喜塔腊氏属于“皇亲国戚”。明末,还有这么一个叫王杲的牛人,努尔哈赤的父祖都是他帐下之兵,然而,这个人的姓氏也非常神秘,有人说他姓喜塔腊,就是努尔哈赤的外公……

  赴鸿门宴王杲伏诛

  王杲(gǎo)历史上确有其人。《清朝前纪》有段史料记载了这个人传奇的一生,可谓轰轰烈烈、下场悲惨。

  明嘉靖年间,王杲继承父亲建州右卫都指挥使的官职,还自封为都督,建州的少数民族都归他管辖,他在建州呼风,没人敢唤雨。当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都是王杲的部属。

  王杲很有决心,他把从他父祖那里继承来的老“根据地”古勒城重新整修,古勒城在他手里又焕发了生机,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一个军事城邦。后来,他又联合建州左卫很多分散战斗的部落,把建州左卫这一块地区也牢牢掌控在手里。王杲名义上是受明朝辖制,实际上天高皇帝远,他在建州爱咋折腾咋折腾。

  渐渐地王杲觉得建州这个浅水湾困不住自己这条蛟龙,他开始和明朝对抗。小小的古勒城中经常出现建州各部首领的踪迹,他们在王杲的议事大厅内密谋,王杲俨然成了这些人的首领。方针定下来了,那就是先扰边。史书记载,他们常常“少者三四十,多者五六十十,入明边进行抢掠。 ”还明目张胆地“霸水为酋,掌管百里水渡,抢夺乌拉卫敕书。 ”根本不把大明天子放在眼里。更有甚者,王杲和其部下不仅抢东西,还杀人,光是明朝派来守边的官员就被杀了三十多个。

  有一次,抚顺马市交易。忽然一阵动地马蹄声,惊得大家四散逃窜。原来是王杲率领手下来这里捣乱,准备强买强卖。当时抚顺备御是裴成祖,他一腔怒火率人驱逐王杲,王杲败退而回,这事儿在王杲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后来,他使了个计策把裴成祖骗到了古勒城,杀死裴成祖并剖其腹泄恨。

  这下子彻底激怒了明廷,巡抚都御史张学颜请求剿灭王杲。于是,历史上颇有名气的明朝将领李成梁担当了这一重任。几万大军朝夕之间直捣古勒城,火光冲天中王杲精心修建的房屋顿时化为一片火海。这次明军大获全胜,可巧的是,那天王杲压根没在城里,让李成梁扑了个空。王杲听说自己老巢被烧的消息后,连夜亡命天涯。

  他先逃到自己的部属阿纳哈处藏了起来,结果不久就被明军侦察到。忠心的阿纳哈为了保护王杲,便与其互换了衣服,骑马朝寨门冲了出去。王杲则披上了件牧人的衣服,赶着一群羊从另一方向逃了出去。这下子该去哪儿呢?他想到了要去哈达部的王台那里。

  王台收留了他。王杲却不知道,这其实是一场鸿门宴。王台摆了个盛大的宴会表示对王杲的欢迎,席间,王杲差点痛哭流涕,并发誓他日东山再起一定不会忘记王台的救命之恩。王台叹口气劝王杲更尽一杯酒。王杲头脑一昏喝个干净,不一会儿,满天星星的出现让王杲幡然醒悟,嘿,上当了!扑通!王杲栽了!

  王台把王杲绑起来交给明军,明军又将其押送到了北京。皇帝下令把王杲凌迟处死!可这事儿还没结束,王杲的首级被拉到一个车上,沿着明代九边防线到处展览,用意是:别跟朝廷对着干,否则这就是下场!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努尔哈赤  满族历史  前清历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