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我与雷锋

我与雷锋

乔安山:“比较富裕”的雷锋

2012-06-02 13:31 《乔安山忆雷锋》 乔安山 口述 谚语 闻水 编著 1137
不少人都问我,雷锋到底是什么样儿?大家所知道的雷锋,是经过媒体宣传过了的雷锋,人们都想知道,真实的雷锋是什么样的。 学了这么多年雷锋,讲了这么多次雷锋,有时候我也被媒体宣传的“雷锋”所困扰,我偶尔也会想一想,雷锋是啥样子?当兵前,雷锋的样子我记得最清...

  自叙

  不少人都问我,雷锋到底是什么样儿?大家所知道的雷锋,是经过媒体宣传过了的雷锋,人们都想知道,真实的雷锋是什么样的。

  学了这么多年雷锋,讲了这么多次雷锋,有时候我也被媒体宣传的“雷锋”所困扰,我偶尔也会想一想,雷锋是啥样子?

  当兵前,雷锋的样子我记得最清楚,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几乎是朝夕相处,厂里的单身宿舍是几排平房,我们宿舍之间相距三四米,除了上班时间,我们几乎都在一起度过。

  雷锋个子不高,但很精神,身体很结实,干什么都是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在鞍钢期间,雷锋已经拿到了每月30多元的工资,他没有亲人,也就没有家庭负担,每月不用像我们一样,把大部分钱寄回家里补贴家用,所以他是当时工人中比较富裕的一个。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的皮夹克,还买了一条蓝色料子裤,一双黑皮鞋,他还用“友谊牌”雪花膏来擦脸,这在当时的青年男工人中也是比较少见的,只有女青年才用雪花膏。

  我们俩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聊天和看电影,雷锋还喜欢跳舞。那个年月我国与苏联关系很好,不少东西都学苏联,其中跳舞就是一项。当时有个口号:“不会跳舞就不是个好工人!”雷锋对一切都很好奇,又是高小毕业,当时这个文化程度是不多的,他接受新东西很快,虽然个子不高,但跳舞很潇洒,不少女工都喜欢找他跳,而我怎么学也学不好,直到现在也不会。

  聊天是单身工人们业余生活中做的最多的事情,雷锋又比较能讲,只要人群中有了他,几乎都是听他在讲。大家对湖南那么远的地方比较陌生,但都知道那也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家乡,听听他的湖南口音,听他讲讲他家乡的山山水水,感觉似乎离毛主席也近多了。

  雷锋喜欢给我们看他的照片。他有好多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他来辽宁时,路过武汉,在武汉长江大桥前的留影。雷锋当时得意的指着这张照片说:这就是咱新中国建国以后修的大桥,底下跑火车,上头跑汽车,多漂亮!

  当时我怎么都想像不出来,咋还有火车汽车一起走的大桥?40多年以后,我也站在了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头,拍了一张照片。

  还有一张是他小学毕业时的照片,一大群学生整齐地排成几排,雷锋站在他们中间,高昂着头,很英武的样子。当时我们这些没上过学的人都特别羡慕他有这么好的机会,不仅能学知识,还能拍照片。拍照片在我小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不过,讲着讲着,雷锋就会讲到旧社会去,愤怒的讲述旧社会对他家,对他亲人的罪孽,讲述新中国对他这个孤儿的恩情。他讲得慷慨激昂,大家听得热血沸腾。

  当时我就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觉得雷锋还是和我们不一样的。

  我和大多数的工人整天想的就是,怎么完成工作任务;中午食堂开饭的时候,怎么能打到一个好菜;每个月怎么能多省下几块钱寄给家里。

  但雷锋不同,他想的、做的,和我们都不一样。这一点,到了部队后就更加明显了。

  一起看电影的机会不太多,一年也赶不上几次,一般都是听说十几里地以外的单位要放电影,就提前赶过去。我们一起走,边走边聊,去的路上海阔天空的闲聊,回来的路上一起回味刚刚看过的电影。看一次电影,让我们增进一次了解。

  记得有一次,十里地外的地方放电影《智取华山》。

  雷锋在宿舍门外操着湖南口音叫我:“小乔!战斗片!去看不?”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着,跟他走了。

  他怕晚了,看不到开头,一路上连跑带颠,嘴里还不停地跟我说着工厂里的工作,说着他过去的经历,连走带说,气喘吁吁的。我一声不吭地听着,走着,生怕被他拉下。

  现在想想,雷锋也真奇怪,他身体里仿佛有着特别的能量,一说到工作,说到生产,说到如何提高劳动技能,他就变得很兴奋,小小的个子,却总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那时候,看场电影不容易,一个单位放电影,十里八村的村民都来了,抱着孩子,大呼小叫,可热闹了。雷锋好像特别喜欢热闹,变得更加兴奋,拉着我不停的蹿来蹿去,满场找熟人、找更好的位置。与他相比,我觉得自己像个闷葫芦。

  电影开始了,大家跟着电影里的情节一起紧张,跟着电影里的胜利一起欢呼,雷锋更是笑得最大声的一个,巴掌拍得比谁都响。我也被他带动得挺激动,那个黑白电影的情节我现在还记得。

  回工厂的路上,雷锋还是那么兴奋。他边走边学着电影里解放军战士的动作,跟我讨论着那些精彩的情节,并流露出对军营生活的向往。

  其实,我也很羡慕那些解放军。我只是不善于像他那样去表达自己的心情。厂里有个复员兵,整天穿着件印着八一军徽的背心,还给大家讲部队的事,每次我都凑过去听,后来我实在眼红那件背心,就用一件新衬衣跟他换了过来,背心旧了,我不太舍得穿,怕穿坏了,留着回家的时候穿给家里人看看。

  说来也真巧,那次看电影后不到20天,部队就到我们弓长岭矿来征兵了。1959年12月3日,全厂开了征兵动员大会。当兵,一下子成了我们厂里大伙议论的主要内容。

  说实话,虽然我也很羡慕那些军人,穿上军装,又威武又光荣。但能当个工人,我也很满足。那时候,能当工人在我们村也是很光荣的事,家里的爹妈都很为我骄傲。所以我那时对正干的工作也很满意,在工厂里毕竟是学了一门手艺,将来在老家找个姑娘结婚,这也是老家人的希望,他们希望我踏踏实实地捧好这个铁饭碗。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乔安山回忆  雷锋战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