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回忆

2012-06-05 19:38 抚顺新闻网 CCTV 4360
日本人吃面包 我们啃窝头: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回忆    央视《面对面》8月14日播出节目《赵毓英:改造日本战犯》,以下为节目内容。  他们曾经是十恶不赦的日本鬼子,丧尽天良,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战后成了中国人民的阶下之囚  赵毓英:非常记恨又觉得兴奋,过去压迫我们中国人,残害我...

日本人吃面包 我们啃窝头: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回忆

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回忆 图1

  
  央视《面对面》8月14日播出节目《赵毓英:改造日本战犯》,以下为节目内容。

  他们曾经是十恶不赦的日本鬼子,丧尽天良,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战后成了中国人民的阶下之囚

  赵毓英:非常记恨又觉得兴奋,过去压迫我们中国人,残害我们无辜老百姓不就是这些个人嘛。

  他们是一群中国管教人员,一边是与侵略者的国恨家仇,一边是给战犯提供良好的改造环境,他们承受了怎样的理智与情感之间的斗争

  赵毓英:我们学医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们一看这对象都是日本人,心情就特别不安心。

  《面对面》王志专访抚顺战犯管理所原护士长,听她讲述把日本战犯从“鬼”改造成人的故事。

  精彩对白:

  主持人:他们认为不是战犯吗?

  赵毓英:他认为,我们是帮助中国。

  主持人:怎么面对啊,一家八口就剩下一个,都被日本人杀了。

  赵毓英:所以最后无条件服从,最后回宿舍门口大哭一场。

  主持人:我们拿什么接?

  赵毓英:我认为是以人道主义为主,是人嘛,当然不是猪也不是牛羊的。

  主持人:那这样一来怎么平衡得了啊,他们是犯人?

  赵毓英:那这是工作呀,都围绕战犯的思想改造为主。

  主持人:还有一个我们想了解,当年药品的情况应该是很紧张的。

  赵毓英:都是很缺乏的,但是我们也没有限制,给他用了。

  主持人:有没有顽固不化的?

  赵毓英:大家就是认为他挺能闹的。

  主持人:那您作为一个参与改造他们的工作人员,您怎么看待这个审批的结果?

  赵毓英:认为自己死有余辜,甚至要求给予死刑,而且跪下了,向人民谢罪。

  主持人:那您心中的仇恨呢,以往的那种仇恨呢,怎么化解?

  赵毓英:前世不忘后世之事啊。

  人物介绍:

  赵毓英:76岁

  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

  1950年7月至1959年10月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工作

  担任护士长现离休在家

  这就是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原址,目前正在重新整修,要恢复关押日本战犯时的面貌,在1950年到1964年期间,这里曾经关押过日本战犯982人,伪满洲国战犯71人,其中就有末代皇帝溥仪。

  赵毓英是当时战犯管理所的护士长,主要负责日本战犯的医疗保健工作。

  赵毓英同期:这里是治疗室,一些简单的病在这都能处理,那边的凳子是我们自己设计的,用于给有腿伤的战犯治疗时搭在上面。

  赵毓英来战犯管理所之前,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和另外两名同学一起被选中到战犯管理所工作,来之前,三个人都不知道具体任务是什么。

  主持人:当时没来以前有一点迹象吗,我们来做什么?

  赵毓英:没有,没有,他们说紧急任务,我们来到这儿以后吧,有一个礼拜,我们所长,当时是孙明斋,召集全所工作人员的会议,传达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公安部的指示,就说我们要接收一批战犯,由苏联移交过来的战犯,让我们马上做准备。

  主持人:到这儿服务以后,您知道服务的对象是日本战犯的时候,您很愉快的接受了?

  赵毓英:拿我个人来说了,心情就怎么说呢,既然服从组织分配,但是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我们学医的宗旨,教育我们要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但是我们一看,这对象过去都是日本人,尤其我这本身当过亡国奴,都受过他们害的,所以怎么给他们服务,心情就特别不安心,所以像我这种思想在我们医务人员当中是普遍的,而不但在我们医务人员,就是在其他的全所的工作人员都有想法。

  主持人:说出来了吗?

  赵毓英:你比如说有一个叫王兴的看守,他家八口人,七口被日本人杀了,他逃出来了,在他大爷的抚养下参军了,以后呢他参军啊,杀敌啊,报国啊,最后分配到这儿,听说为看管这个战犯,一直心里心情就不行,当时就是就要求调出,这样领导要做工作吧,所以最后无条件服从,最后回宿舍蒙头大哭一场。

  主持人:怎么面对啊,一家八口就剩下一个,都被日本人杀了。

  赵毓英:都被日本人杀了,你说这心情能好过吗?所以当时管理所啊,不但像我们,连我们的两位所长都是抗日的干部,都有这种经历,你看我们的副所长起初腿都瘸了,打日本鬼子那时候,被逼到最后跳到冰冷的河里,最后腿都受害了。

  主持人:这么说就说通了,那么大的仇恨,又亲身的经历?

  赵毓英:那也是逐渐的过程,我们都有这点,要无条件地应该服从党的指示,因为我们特别相信党的指示是不会错的,逐渐思想上也就是说这么慢慢地转变过来。

  主持人:当时党的指示具体来说是什么?

  赵毓英:当时党的指示就是,应该以革命人道主义这种思想为指导,我们要尊重犯人的人格,要不打、不骂,我们给予他们以人道主义待遇,比如说吧,我们的监号来说吧,过去是日本人关押我们中国爱国志士的地方,你就可以想象条件是怎么恶劣的,我们改造这里的环境来说,头一个就是把窗户加高。
 
标签:抚顺  战犯  管理  管理所  回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