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刘全仲:“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2012-06-09 07:33 抚顺新闻网 刘全仲 2224
记得粉碎“四人帮”之后,在我担任抚顺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期间,常常替部长程钧同志到友谊宾馆去交餐费,每次都是5元。那是程部长参加市里公务活动聚餐时的费用。也许那5元钱抵不住程部长吃喝费用的全部,然而在当时吃饭付钱5元,却视为天经地义、正大光明,我也从没认为这有什么不妥……

“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刘全仲

刘全仲:“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图1

晚年的曾志同志

刘全仲:“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图2

曾志与陶铸

刘全仲:“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图3

在陶铸同志追悼会上,叶剑英与曾志同志亲切握手。

刘全仲:“破格”请曾志吃涮羊肉的启示 图4

    2008年3月29日,陶铸与曾志的女儿、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陶斯亮率有关专家学者来抚,就沈抚同城化、棚户区改造等进行了专题调研。图为陶斯亮一行参观北厚棚改新区。(图片资料/摄影 孙守斌)

    日前,闲来翻书,看到一件可能令当今许多人认为是可笑的趣闻,并联想到30年前自己经历的一段往事,不妨抄在这里。

    先来看教育家吕型伟写的一段回忆录:1963年,国家教育部长杨秀峰到上海考察工作,并主持一个名校座谈会。会议结束时,上海市委分管教育的书记处书记杨西光宴请杨秀峰部长。菜肴很平常,没花多少钱。饭后,杨西光要时任上海市教育局处长的吕型伟先付钱,再到市教育局报销。可是吕型伟在市局财务处碰了钉子,会计张琪不给报销。吕型伟说是市委杨西光书记让报销的,张会计说:“谁请客谁出钱。”市教育局长也劝道:“就给报销了吧。”但会计就是不同意。吕型伟只得报告杨西光。堂堂的市委书记处书记杨西光也一筹莫展:“那怎么办?”看到市领导为难之色,吕型伟只好说:“由我来处理吧。”于是他决定请参加宴会的同志分摊饭钱,然后便一家家地跑,总算把这餐饭费收了回来。

    在现今的许多年轻人看来,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上海市教育局竟有吕型伟这样“办不明白事”的处长、局长!?教育局机关竟有张琪这样“胆大妄为”的会计!?上海这样一个大城市竟有杨西光那样的“窝囊”领导!?

    其实,凡是年龄稍长的一些同志都知道,这在当年是件很正常的事,毫不足奇。

    记得粉碎“四人帮”之后,在我担任抚顺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期间,常常替部长程钧同志到友谊宾馆去交餐费,每次都是5元。那是程部长参加市里公务活动聚餐时的费用。也许那5元钱抵不住程部长吃喝费用的全部,然而在当时吃饭付钱5元,却视为天经地义、正大光明,我也从没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因为就是我等小人物当时参加市里什么会议吃顿饭,也要交钱的,心里还挺高兴——毕竟那要比家中的饭菜解馋得多。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记忆犹深。

    随着“四人帮”的垮台,一大批老干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大约是1978年的某个秋日,时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曾志同志来到抚顺考察落实干部政策工作。以她的资历、身份和社会影响,来到我们抚顺这座城市自然受到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然而曾志副部长轻车简从,并没有省里什么要员前呼后拥,只有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陪同。听到曾志来抚顺的消息,最为高兴的是市委副书记杜黎同志,他嘱告我们,曾志是他在延安马列学院学习时的老同学,多年未见,而且都历经“十年动乱”而劫后余生,表示一定要热情接待。可是当晚在友谊宾馆吃的第一顿饭,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是火锅涮羊肉。

    次日,杜黎同志陪同曾志一行参观了西露天矿、雷锋纪念馆,并汇报了抚顺市委的工作。下午,在曾志副部长休息的间隙,杜黎副书记突然把我叫到他的房间里,以商量的口吻说:“看看今晚能不能再吃一次火锅?昨晚曾志同志吃得很尽兴,我们是否再陪她吃一次?”并嘱告我去向市委程序书记请示。我很不以为然地说:“当然可以了,也不必请示程书记。”杜黎同志摆摆手:“要请示的!大家都知道曾志是我的老同学,接待过格了,太破费,影响不好。”于是我匆匆忙忙地找到程序书记请示,获得批准。于是程序、杜黎等市委领导又“破费”地请曾志副部长吃了一次火锅涮羊肉。

    ……

    教育家吕型伟所述上海市委杨西光宴请杨秀峰一事字字在目;我所经历的抚顺市委领导请曾志同志吃两次火锅也绝非天方夜谭。这,就是那个年代的一些领导者的所作所为,就是那个时候的党风和社会风气的真实写照。

    假若这两件事换到今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什么样的结果?那区区一顿饭、一餐火锅涮羊肉,何足道哉?!

    笔者记下这些文字,别无他意,只是难以忘怀有那么一段令人心动的岁月。

    注:陶铸同志夫人,原名曾昭学,湖南省宜章县人,少年起即投身革命,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春,参加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后上井冈山,参加了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1928年12月在井冈山大井生下小孩后不久,即到小井红军医院担任党总支书记;1929年1月将年幼的儿子留在井冈山,跟随红四军主力奔赴新的战场,留下了一段“井冈送子”的动人佳话,并从此与井冈山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曾志转战南北,先后担任过厦门、福州中心市委秘书长,闽南特委组织部长,中央妇委秘书长等职,建国后,曾任广州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委员、常委、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顾委委员等职。1998年6月21日,曾志在北京逝世,遵照其遗愿,她的骨灰葬在她曾经工作过的井冈山小井红军医院旁边的小山包上,小小的墓碑上镌刻着“魂归井冈——老红军战士曾志”几个字。

标签:曾志与陶铸  刘全仲  涮羊肉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