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衣棠:改造战犯工作亲历记

2012-06-12 07:24 抚顺新闻网 衣 棠 4434
50多年前,我在江苏省劳改局工作。1956年12月初的一天,省公安厅姜副厅长(兼劳改局局长)把管教科的王振芳、生产科的王...

改造战犯工作亲历记

衣  棠

衣棠:改造战犯工作亲历记 图1

抚顺战犯管理所

战犯的思想疑虑

    50多年前,我在江苏省劳改局工作。1956年12月初的一天,省公安厅姜副厅长(兼劳改局局长)把管教科的王振芳、生产科的王其壮和我三人找去,宣布由南京市监狱焦监狱长带队,组成“四人小组”,负责押解原国民党第九军中将军长黄淑等95名国民党战犯到沈阳军区抚顺战犯管理所,并带家属留在那里工作。临走前,姜副厅长对南京监狱在押国民党战犯作了动员报告。并发给他们新被子、新棉衣、新衬衣。

    1956年12月5日下午3时,我们由南京下关火车站出发。路上,犯人表现出不安情绪,有的总上厕所,有的说头晕,有的吵吵嚷嚷,有的长吁短叹,有的小声嘀咕。原国民党第64军156师上校副师长陈庆斌,在火车上偷偷流泪。他说:“这回可完了,是要到北大荒喂狼了。”他还说:“我当副师长时不想家,如今我作了战犯可真尝到了想家的滋味了。”原国民党龙口市筹备委员会主任王经武说:“国共两党积怨甚多,北上是凶多吉少啊!”原国民党少将副师长贺智诗说:“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央军军官,我遗憾的是没能为党国捐躯,今日甘愿进牢房蹲死成仁。”

    到抚顺后,不少人被大门上的“抚顺战犯管理所”、“抚顺战犯监狱”两块牌子吓得魂不附体,认为要在这里终身监禁或者被杀头。原国民党少校情报队队长肖桂国说:“我是少校,是个芝麻大的官,如今小鱼穿大串,在这里蹲一辈子监狱,叫我怎么不心酸落泪!”原国民党少将师长于一凡认为自己是被俘的,不是战犯,如今也进了战犯监狱,实在想不通。原国民党中将军长黄淑认为公布战犯名单时没有他,这次集中到抚顺战犯管理所,怀疑政策变了。原国民党军统局少将专员段克文说:“看来没有生存的希望了,活着进来,死着出去,只好为党国捐躯了。”

    这些言论和表现使我们感到改造国民党战犯确实是一项十分艰苦而繁重的任务。

标签:改造  战犯  抚顺战犯管理所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