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中共抚顺特支书记张佐汉(2)

2012-06-14 08:47 人民网 未知 1581
张佐汉,汉族,化名张晋基,别名张心一、张洁山,号引桥。1906年6月12日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城郊下一冲村...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致使祖国东北的大好河山很快就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三千万东北同胞过着悲惨的亡国奴生活。在这山河破碎、国土沦亡、生灵涂炭、民族危难之时,年轻的张佐汉经过一番认真的思索之后,怀着一颗强烈的救国救民之心,辞别亲人,离开了偏僻的山乡,又毅然投奔到辽西抗日义勇军第六路军李春润部队从军报国。但只有数月,李部也被日军打垮。于是,他从中悟出一个道理,旧军队不过是维护军阀统治的工具,怎能满足一个热血青年的革命欲望!无奈,他再次回家闲居。回到家乡后,他不甘寂寞,到家乡附近的孤家子村教书。但不到三个月,本乡地主肖某以其父当吹鼓手、出身下贱为由,将其辞退。此后,恶霸地主肖某还是贼心不死,又到警察局告发了张佐汉“勾结共产党、反满抗日”。张家怕事情闹大,将房地变卖了伍佰元钱,贿赂抚顺警察分局长才算了事。然而张佐汉眼见这伙恶霸豪绅狗仗人势,欺压百姓,恨得直咬牙,他真想把这些恶人铲除干净,可凭他一人怎能办到?无奈他只好狠狠地咽下了这口气。

  1932年9月,张佐汉串联徐达夫、张斗官(朝鲜族)在抚顺合办了一所日语学院(后被日本协合会吞并)。到学院学习日语的人很多,其中,中共满洲省委派到抚顺的地下工作者也常来日语学院学习或寄宿。于是,这里一度成了地下党的活动场所。在这段时间里,他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爱国朋友,他们经常聚在一起痛责列强,同时,阅读了大量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书刊,从中受到马克思主义思想的熏陶,了解到了前所未闻的革命理论和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逐渐解决了百思不得其解的许多问题,对中国革命的前途有了初步的认识和信心。通过学习,使他懂得了许多革命真理,好象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光明。眼界开阔了,思想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他深深地感到,帝国主义的瓜分,封建军阀的割据,资本家和地主的盘剥,无情地吞噬着劳动人民的血汗,人民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要想使黑暗的旧中国变为光明的新中国,没有千百万中华儿女的觉醒,不跟随中国共产党驱逐外国列强和打倒官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是不可能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广大人民群众才能走上谋求解放的正确道路。这一期间,张佐汉在地下党培养教育下,进步很快,阶级觉悟迅速提高,成为我地下党活动的骨干分子。不久,张佐汉经孙金一、杨亚诚等人介绍参加了正义团,任委员。后经洪波介绍,于1933年3月到抚顺《大同报》社当记者。从此,张佐汉在中共满洲省委和南满临时特委的直接领导和指引下,踏上了革命的征程,投身于抗日斗争的滚滚洪流之中。

  二

  1934年11月15日,为了适应革命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为开创南满抗日斗争新局面,打通南满根据地与外界的联系,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张佐汉(化名张晋基)受南满临时特委派遣,辗转来到了远离家乡的临江县筹建《大同报》社临江分社,并以社长兼记者的身份为掩护,搜集日伪军政情报,进行抗日活动。1935年2月18日,张佐汉到达临江县不久,在爱国反日斗争日益高涨的形势下,组织了县城部分进步青年在元宵节灯会期间散发抗日传单,张贴标语,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呼吁被压迫的民族迅速觉醒,呼吁人们起来革命反抗侵略。这一举动,使县城的敌人惊恐万状。同年3月8日,由于张佐汉积极为党工作,对革命事业的执著追求,在火热的斗争中经受了锻炼和考验,经中共满洲省委执行委员王玉介绍,张佐汉同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张佐汉早就渴望自己能够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如今成为现实,使他兴奋不已,他浑身象有使不完的劲,只要党一声号令,他就毫不犹豫地去执行。这时的张佐汉,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3月10日,根据南满特委指示,张佐汉被选为优秀党员赴哈尔滨受训。4月,张佐汉又被派往南满特委接受训练。7月初,张佐汉受东北人民革命军司令杨靖宇指派重返临江县,仍以《大同报》社临江分社社长兼记者身份从事党的秘密活动。

  在临江期间,张佐汉夜以继日地为党工作,健全报社机构;积极发展骨干力量,开展对敌斗争,激发人民群众的反满抗日热情;运送军需物资,掩护和接待东北人民革命军的领导干部;秘密建立党的外围组织,与地下工作人员取得联系;暗中搜集日伪政治军事情报。张佐汉努力为党工作的精神,得到了杨靖宇的赞誉。尤其在艰苦的环境里,他不惧风险,机智勇敢地与敌人进行各种不同形式的斗争。同时,他还利用《大同报》社临江分社社长的身份,深入工厂、机关、学校和街道进行活动,广泛结交进步人士,列席政界会议,卓有成效地争取和团结了一批左派力量。他的支持者很快就多达40余人,其中有小学教师、师范学生、日伪职员、警官等。并在临江、石人、八道江、通化等地建立了多处活动据点,与杨靖宇指派的联络员王国华(化名赵国华)和另一名联络员“小张”直接联系,及时准确地为东北人民革命军提供情报。

  1935年冬,随着抗日斗争形势的不断发展,杨靖宇亲临《大同报》社临江分社,与张佐汉秘密会晤。两位战友重逢格外亲切,他们彻夜交谈,尤其是杨靖宇的谆谆教导,使佐汉同志受到了极大鼓舞,更加坚定了同敌人战斗的决心。由于有的情报来自敌人内部,致使日伪军的“讨伐”遭到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沉重打击,从而打乱了日军的“讨伐”计划,对巩固和发展临江乃至南满地区的革命力量,起到了重大作用。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瓦解敌人,抨击日寇的野蛮侵略,扩大共产党在敌占区的影响,壮大抗日武装力量,唤起广大人民群众抗日救国的积极性,报社的同志和外围党组织还印发了大量传单和布告,有的张贴在敌伪首脑机关,有的贴到了缉私局门口。有一次在戏院子里,他们居然把传单巧妙地贴到了伪警方人员的后背上。这些活动在人民群众中引起很大反响。也引起了反动当局的不安和密切注意。于是,警方为了消灭共产党临江县的地下组织,铲除“心腹之患”,他们派出大批警察、特务打探消息,报社成了敌人的重点目标。他们虎视眈眈地监视报社的内外活动。此后,山雨欲来,形势日趋严重,我地下党联络员“小张”神秘失踪,新派来的大个子老李又在八道江镇被捕,尤其是1936年的1月29日,东北人民革命军派出的地下党联络员王国华被日本宪兵队逮捕,并于2月12日遇难后,我党的秘密活动场所《大同报》社临江分社已全部暴露,报社的活动更是陷入困境。就在这步履维艰的紧要关头,为使临江地下党免遭更大损失,中共南满特委于1936年2月29日作出决定,将《大同报》社临江分社解散,对部分人员作了调整。并指示张佐汉立即返回抚顺,从事建立共产党地下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早在1929年期间,中共满洲省委就曾委派杨靖宇同志担任抚顺特别支部书记,并在抚顺矿区的工人中间培养了大批骨干力量。在杨靖宇同志的领导下,地下党组织也曾组织过罢工斗争和工人运动,曾计划举行暴动。但是,由于条件不成熟和组织不严密,此事被日伪当局侦破,导致地下党负责人和大批共产党人被逮捕。尽管党组织遭到敌人的破坏,但是抚顺的革命斗争形势还是旺盛的,还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保存下来的少数党员仍然在秘密地为党工作着。

标签:抚顺特支书记  张佐汉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