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回忆抚顺解放前夕的“爱矿委员会”

2012-06-23 19:38 抚顺文史资料(二) 林世权 1666
一九四八年十月,因为国民党在东北做最后挣扎,辽沈战役进入紧张阶段,抚顺矿务局凡害怕共产党的负责人员,均纷纷弃职逃往北平。先是因北宁铁路不能运行通车,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供给抚顺矿务局的食用面粉,均用飞机运到沈阳,再转运抚顺。飞机运面粉到沈后,无货可运,只得空返北平。因此抚矿号召...

   一九四八年十月,因为国民党在东北做最后挣扎,辽沈战役进入紧张阶段,抚顺矿务局凡害怕共产党的负责人员,均纷纷弃职逃往北平。先是因北宁铁路不能运行通车,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供给抚顺矿务局的食用面粉,均用飞机运到沈阳,再转运抚顺。飞机运面粉到沈后,无货可运,只得空返北平。因此抚矿号召抚矿在职员工家属,可优待乘机往北平,并发给面粉。职工欲往北平者,到北平后工资照发。当时的抚顺矿务局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气氛万分紧张,全矿务局各厂矿负责人,几乎跑光了,结果各厂矿弄得群龙无首,行政和生产处于瘫痪状态。

回忆抚顺解放前夕的“爱矿委员会” 图1
(抚顺 1946年)

  十月下旬,形势日益紧张起来,我有意找到主任秘书吴葆民,用试探的语气问:“你那天走?”他说:“正在考虑,可是没有办法。”我说:“我不走了,我不伯共产党,在陕西西安时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吴葆民了解我,四八年夏我在矿务局任资料科副科长时,被军统特务逮捕过二十多天,正是他派交际科徐符科长各方奔走,设法将我营救出来的。局里好多人以为我和共产党有关系,所以吴和其他许多未走人员都对我有一定的信任。

  时迫事艰,我和吴葆民日日密商,筹备成立组织,以期群策群力,保护国家财产不受损失。抚矿那时仅西露天矿尚能生产些煤供给发电厂和自用,西制油(即今石油一厂)厂生产些汽油,其余厂矿已全部停产。经吴葆民和我研究,先请西制油厂管生产的贺子杰来局商议,请他负责保护西制油厂生产和组织护厂工作。

  贺子杰到局后,我们提出应成立护矿组织,把群众组织起来保卫国家财产,他很赞成组织护矿工作,并同意参加组织。这样初步决定,由吴葆民、林世权、贺子杰出头成立抚顺矿务局爱矿委员会。吴葆民先是用“护矿”二字,我说:用“护”字怕国民党特务找麻烦,所以改成了“爱矿委员会”,因为那时抚顺市还是国民党的天下,不能无谓的刺激他们。后来贺子杰向我们又出示第一次共产党接收抚顺矿务局的王新三局长手令一纸,我记得是这样写的,“贺子杰,系我派的干部,希保护。切切王新三。”这更增加了我们对共产党取得联系的信心。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解放  抚顺矿务局  接收抚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