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张学良泪洒元帅林琉瓦(2)

2012-07-06 08:27 抚顺新闻网 赵 杰 2921
元帅林,是张学良为其父张作霖修筑的陵寝。张学良生于1901年6月4日(农历四月十七日),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生日里,父帅偏巧遭到不测。

    我推开另一位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刘鸣九的房门,他曾任张学良秘书处长。他介绍说,在张学良主持下,成立了大元帅墓葬工程处,对墓园称谓是“陵”还是“林”,颇为争论。刘老的观点是孔子为儒家的创始人,在山东曲阜的孔子及后裔墓地,只是称为“至圣林”。关羽败走麦城被擒杀,洛阳建有资纪祠堂也称为“关林”。士有仁义礼智信者,然后可以托于世而列入君之林,林下风气材华可尚。

    一锤定音,张学良说:“古代帝王墓称陵,我父亲是安国军大元帅,就叫元帅林吧!”

    在知情人的点拨中,我触摸到这涉及元帅林修建当时张学良的心弦。

    赴美国行前,我陪同林渊泉到元帅林观光。他此次是参加帅府纪念张学良九九华诞活动而来。还是在大青楼前时,他就对我说:“1946年,张老先生刚到台湾的时候,看守宪兵有100多人。我是1948年被派到先生身边的,当时18岁。我跟老先生50多年,直到他离开台湾。”

    林渊泉央求我陪同他到元帅林看看,理由很简明也很直白:“张老先生十分怀念家乡,曾经有三次提到要我陪他回大陆:第一次是1992年在台湾时说的。第二次是1997年我来夏威夷看望他时,他叫我单独推轮椅陪他到外边散步,他用手指着大海对面很远的地方说,我想去那边,你陪我去。第三次是1998年,他在散步的时候又说要去大陆看看。只是夫人怕他身体不行,一直未能如愿。”在台湾也好,在美国也罢,林渊泉多次听到张学良谈到元帅林,所以他这次有机会到辽宁,无论从心理要求还是慕名游览都没法放弃这里。他对我说:“到这里既算我旅游,也算替张学良到这里看看。”

    现在,林渊泉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张学良的心愿。

    中国是礼仪之邦,尊老敬贤更是伦理道德的规范,我赴美国采访张学良,备下礼品是必须的,而我要捎去的礼物,也有我的打算和心意。

    适时正逢元帅林那里维修,我在替换下的瓦砾中认真翻拣,果真如愿以偿。

    我知道张学良视力不佳,于是特意要打字员将琉瓦瓦铭,打成大字号,又覆上膜,以便辨识和保存。为了体现礼物郑重之意,还请博物馆赶制了锦缎礼品盒。

    锦缎盒装置我的礼品,也装载着沉甸甸的历史钩沉。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仅有53岁。在此前两天,他还高声大骂:“日本不够朋友,竟在人家危急的时候,掐脖子要好处。”“东北是我的家乡,祖宗父母的坟墓所在地,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是卖国贼。我什么也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骂过之后,第二天凌晨,他从北平乘坐慈禧太后的花车,往返奉天,行至临近奉天的皇姑屯车站老道口时,被预谋的日本关东军引燃了炸药。他被抬至大帅府时,已奄奄一息,他连连呼喊着长子张学良的乳名:“小六子、小六子……”随之,与世长辞。

(赵 杰)

标签:张学良  元帅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