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2012-08-11 10:03 《抚顺文史资料选辑》 未知 1491
由于沙俄“远东森林公司”和“道胜银行”插手了当时民族资本“华兴利公司”,日本侵略者便把抚顺煤炭资源作为他这次战争的战利品,全部囊括,掠为巳有。当时由“野战铁道提理部”组织“抚顺采炭所”经营采煤。不久,根据日本政府的命令,于一九〇六年十一月,在大连成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

  由于沙俄“远东森林公司”和“道胜银行”插手了当时民族资本“华兴利公司”,日本侵略者便把抚顺煤炭资源作为他这次战争的战利品,全部囊括,掠为巳有。当时由“野战铁道提理部”组织“抚顺采炭所”经营采煤。不久,根据日本政府的命令,于一九〇六年十一月,在大连成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经营从长春到大连的南满铁路及一切附属事业。“两铁”于次年四月正式营业,它名为铁路公司,实际却是一个全能的殖民机构,兼营采矿业、电力工业、水运业、仓库业、房地产业及实行“附属地”的行政管理与警察治安权力等;并广泛收集我国军事、玫治、经济、社会等情报,基本上控制了我东北三省的财政经济命脉,被称为“满铁王国”。抚顺就是这个“王国”的一颗明珠,是日本侵略者一株摇钱树、一部榨油机。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图1
日本侵略军头目东大山岩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图2

日本侵略军头目东乡平八郎


  一九一〇年到一九一一年抚顺炭矿在杨柏建成的两对竖井,新起名“东乡坑”和“大山坑”,用以纪念日俄战争的发动者与组织者日本侵略军头目东乡平八郎与大山岩的(两人战后都晋升为元帅)。另外,日本侵略者还把战时抢修并死了很多人的浑河木桥,更名为“四国桥”。用意是纪念“鸭绿江军”第十一师团曾在此作战,而这个师团是由日本四国地方(日本第四大岛)征集的士兵组建的。这座桥在一九一一年的一次大洪水中全部冲毁,日本人就在这座桥头建立一座石碑,上刻“四国桥址”四个大字以志纪念。一九一三年在原桥址又建成一座混凝土与砖砌墩台的木梁桥,日本人还坚持要叫“四国桥”,经当时的抚顺县知事程廷恒的多次交涉,才更名“水安桥”。而今的水安桥即承袭此名。后来,在北台北面开辟的一片新住宅区,也因日本侵略军十一师团炮兵曾在此苦战,所以也定名为“四国町”。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图3

永安桥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图4


  现友谊宾馆小山(即群众称为“琥珀泉”的地方),当时山峰陡峭,濒临河水,滔滔白浪冲激山脚,水深流急,形势十分险要。那时群众称之为“钓鱼台”。一九二四年日本人规划修建南站和永安台新市区时,把这山头与现劳动公园、儿童公园连接起来开拓成东、西两座公园,这里就是东公园的正门,南面与劳动公园北山坡建一悬索桥相连。并把这小山定名为“誉丘”,、在山顶建一座“表忠碑”,并铺装了花岗石阶梯和大连的海光石甬道,直通碑前。周围绿化布置也十分端庄肃穆。每当节、祭日,日本人都要到这里参拜默祷和举行军事演习等纪念活动。这个“表忠碑”的碑文,是建碑当时的抚顺炭矿矿长梅野实撰稿,请已经晋升为陆军元帅的前“鸭绿江军”司令官川村景明书写的。碑文大意是:


  回顾日俄战争奉天大会战之际,我参加最右翼之鸭绿江军及小原旅团,与盘踞在以抚顺城为中心,凭东西天险顽抗的俄军鏖战,于明治三十八年三月十日占领此地。

  夫抚顺之地,拥有宇内罕见之丰富煤藏。使日华两国之民,赖以浴共存共荣之福祉,诚可谓天惠无比之宝库也。

  今战尘早敛,二十年来吾国之民沐于春风化雨,渐习于享太平之乐,应勿忘在国难沓来之际,牺牲宝贵生灵之战绩。中华民国庶民,对此战役亦茫无所知。今河山依旧,而为国捐躯将士之殊勋,如甘与枯骨同朽,实属令人不胜慨叹唏嘘。

  大正十三年岁在甲子,正当抚顺新市街建设之第一年。于此地定居之国人,共议于当年激战之中心地点,永安桥畔,钓鱼台端,风景胜地,特建碑以志纪念,永吊忠魂,使其忠烈,永传后世,盖以此振作士气,并以资教化世道人心云尔。

  大正十三年三月十日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理事
  抚顺矿长梅野实撰


“东乡坑”和“大山坑”包含抚顺屈辱历史 图5

 

    这座塔是日本侵略者为了纪念在抚顺煤矿事故中死去的劳工而建的。但里边供奉着日本人的灵位,实际是为了纪念在中国煤矿死去的日本劳工,当时叫“忠灵塔”。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