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李振启:花季里与抚顺电铁结下的一段因缘

2012-08-23 00:00 抚顺新闻网 李振启 1572
升入中学不久,我们就与抚顺电铁结下了一段美好的的因缘。后排右起第二人为本文作者    自2009年7月1日起正式停止运营的抚顺电铁客运,已经彻底走出了我们的生活,定格在我们脑海的记忆深处。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至80年代前半期,抚顺电铁客运列车可远...

李振启:花季里与抚顺电铁结下的一段因缘 图1

 

升入中学不久,我们就与抚顺电铁结下了一段美好的的因缘。
后排右起第二人为本文作者
  

    自2009年7月1日起正式停止运营的抚顺电铁客运,已经彻底走出了我们的生活,定格在我们脑海的记忆深处。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至80年代前半期,抚顺电铁客运列车可远不是现在这样的,那年月,日夜奔驰在抚顺大地上的电铁客运列车是抚顺城市里的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线,它所承载的客运任务更是抚顺城市客运交通的半壁江山!上世纪70年代最初一两年间,由于“文G”期间贯彻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实行“教育革命”,全国所有中小学校纷纷开设了“学工”、“学农”、“学军”等课程,因而我们这些正在抚顺矿务运输部管辖的市十一中学(一度与民主小学合并为“遵义学校”)的学生们,与当时风光无限、辉煌无比的抚顺电铁结下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因缘。
   
    关于著名的“五七”指示,与我年龄相仿和比我年长的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中对教育工作,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就在这种环境和氛围中,我们走出课堂,走出校门,开始进行“教育革命”和“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由于我们所在的学校当时归抚矿运输部管,所以我们被安排到电铁沿线各站点和电铁客车上进行“学工”,主要任务就是查堵逃票、漏票等违章违规和不文明行为,在这些行为作斗争的实践中增才干、长见识。(李振启 原抚顺龙凤矿退休工人) 

李振启:花季里与抚顺电铁结下的一段因缘 图2

曾经辉煌的抚顺电铁客车 (1)

 

李振启:花季里与抚顺电铁结下的一段因缘 图3

曾经辉煌的抚顺电铁客车 (2)

 

    说起素有“中国最早的动车组”美誉的抚顺电铁,在中国可是历史悠久、传统厚重的重要交通工具之一。它于1904年开始投入运行服务(其中客运始于1914年),线路总长达301.9公里,贯穿抚顺市区东洲、新抚、望花3个区,是国内规模最大、长度最长的电气化标准轨地方铁路。有人常拿沈阳、大连、鞍山等地方的有轨电车相比较,说这些城市的有轨电车比抚顺的电铁如何如何早、如何如何好。其实,它们根本无法与抚顺的电铁相比,抚顺电铁铁轨的轨距是1.435米,是与国铁一致的标准的轨距,只要线路相通,就可直接开到国铁上去运行。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抚顺电铁客运的巅峰时期,1985年全年客运量高达5,600万人次,日均15.3万人次,早晚上下班通勤高峰时在线乘客高达8万,每3分钟就从矿务局枢纽站发出两列对开列车……
   
    史无前例“文化大革命”,不仅搞乱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把国民经济拖到了崩溃的边缘,更重要的是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混淆了是非观念,颠倒了黑白曲直。许多人都以“敢批判、敢斗争、革命造反永不停”为天职,谁都不甘心做“资产阶级的小绵羊”,而以“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为荣。如此这般蔓延扩散开来,造成的严重后果可想而知。就拿抚顺电铁客运来说,许多人以乘车不买票、上车不排队、有座不坐挂在车门外“拉风”为乐事、为能耐,一时间闹得电铁线上险象环生,危机四伏,正常的运输生产秩序被践踏得一塌糊涂,而运输部的工作人员却束手无第、一筹莫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些担负着“学工”任务的中学生们被派上了用场,登上了大显身手的“舞台”。(李振启 原抚顺龙凤矿退休工人)  

 

李振启:花季里与抚顺电铁结下的一段因缘 图4

明明是些孩子,俨然已成为纠正违规违章不文明行为的“执法者” 

     我们全班几十名学生(除个别有特殊情况者外)被分配到东起元龙山和搭连,西至古城子和机修,中南到车库、刘山的漫长电铁线路上各个主要站点上,两三人至三五人一组,分兵把口,在站点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从事查堵逃票、漏票等行为的工作。那时候电铁站点场所很简陋,设施很不完善,乘客进站上车和下车出站,很少有从检票口通行的,大多数是跨铁轨、钻栏杆、抄小路进出站台。我们就在这些地方设卡堵截,凡是没票的,就让他们买票,补票……可是站点占地面积很大,涉及面很广,有的地处偏僻,而许多乘客早已习惯于坐车不买票,所以尽管我们许多同学认真履行职责,时尔苦口婆心,时尔声色俱厉,但效果往往不佳。不过也有例外。我们班有一位叫靳文宝的同学,胖胖的身体,圆圆的脸庞,中分的发型,虽然嘴唇厚厚的,眼睛小而细,还有些肿眼泡儿,但他巧舌如簧,能言善辩。记得有一次上课他迟到了,还没等到老师发问,他主动自报原因:“吃饭晚了。”老师说:“吃饭晚了就可以迟到吗?”不料这位老兄竟回答:“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饱饿得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想搞垮我革命的本钱吗!”噎得老师哑口无言,顿时没了电。

   
    同学们查票、堵票,有的认真负责,有的敷衍塞责,而靳文宝呢,自有其“尚方宝剑”和“护身符”,那就是“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只见他手持“红包书”,拦下无票乘客后,首先声情并茂地向其宣读“最高指示”——“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斗私批修’……”或“革命导师毛主席谆谆教导我们:‘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他也曾用白求恩的典型力量来规劝开导:“我们要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指示,学习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还别说,靳文宝的这些招法还是蛮灵、蛮见效的,许多企图逃票的乘客,听了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受到革命典型的榜样感召后,也认识到自身的行为不对,乖乖地掏出8分钱来补票了事。 

 

    那时,我们毕竟是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活泼好动,坐不大住。偏偏又有电车这样便利快捷的交通工具在身边,于是一些同学开始以“参观学习”为名乘坐电车到其它站点与那里的同学聚会、玩乐。身为以纠正违章违纪不文明行为为己任的“执法者”,我们来到电铁客车上竟完全忘了自己的神圣职责,带头破坏起有关规章制度来。车厢里明明有空着的座位,但我们很少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而是站在车门外的脚踏板上,迎着飞速奔驰的列车而夹带起来的劲风,一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大无畏气概。有时,我们还脱下外衣,一手握住车门口的把手,一手攥住外衣边挥舞边高声喊叫,好不痛快!痛快归痛快,可是安全隐患就在脚下,不文明形象更是昭然若揭。不过那时候很多人都是这个样子,车上的乘客和车下的行人早已见怪不怪了!惨祸终于发生了——同学张国强的邻居有一个与我们年纪不相上下的男孩,在电铁线路上飞车时,不慎从车上掉下来,被滚滚车轮碾掉了双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失足青年”,落下了终身残疾。前几年还在东四路步行街上看见他摆摊修理锁头配钥匙,近几年来就很少看到他了。

   
    呜呼,转瞬即逝的青春花季!呜呼,曾经辉煌的抚顺电铁!近几十年来,城市公共汽车的飞速发展,严重冲击了抚顺电铁客运,电车每年平均亏损400万元。考虑到抚顺已进入城市交通网络的大发展、大整编阶段,电铁客运已不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经与抚矿集团运输部两个多月的协商研究,抚顺市政府决定电铁客车从2009年7月1日起正式停运,这天正是沈抚城际铁路客车正式通车的日子。这标志着抚顺市轨道交通的更新换代,也标志着抚顺市百年电铁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然而,我们在花季里与它结下了一段美好的因缘,抚顺电铁必将与这段因缘一起,长驻我们的心间,永不褪色。(李振启 原抚顺龙凤矿退休工人)



标签:抚顺电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