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解放抚顺

2012-09-05 19:37 抚顺新闻网 未知 1173
   1946年3月21日,国民党五十二军侵占抚顺后,国民党军一直把抚顺视为军事防御和把持经济的重点,派重兵驻守。1948年春季以后,国民党驻抚二〇七师把抚顺作为沈阳的东部屏障,加紧修筑工事,并针对我三分区,特别是沈铁抚联合县的武装威胁,采取收缩...

    1946年3月21日,国民党五十二军侵占抚顺后,国民党军一直把抚顺视为军事防御和把持经济的重点,派重兵驻守。1948年春季以后,国民党驻抚二〇七师把抚顺作为沈阳的东部屏障,加紧修筑工事,并针对我三分区,特别是沈铁抚联合县的武装威胁,采取收缩兵力,放弃大部分外围据点的战略,在抚顺城北的高尔山一线,连接浑河永安桥修筑碉堡群,在市内的主要街道,永安台地区和东、西公园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和通讯指挥系统,摆出了固守抚顺,防止我军攻城的架势。

    一、局势分析,战略部署

    1948年9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辽沈战役,对被围困在长春、沈阳、锦州地区的近50万国民党军队展开了大决战。10月初,在我军打击下,首尾难顾,兵力不足的国民党不得不把驻抚的二〇七师调往沈阳以西,另调沈阳守备总队第一师驻防抚顺。抚顺的敌人,只能以沈阳为依托,继续挣扎。

    1948年10月19日,我军收复长春之后,东北军区十二纵队和6个独立师奉命南下,以便切断敌人从海上逃跑的退路。10月23日早6时,独立十师为6个独立师的前卫师,以急行军速度日夜兼程向本溪方向挺进。独立十师先后越过公主岭、四平、昌图、开原和铁岭一线。10月30日,抵达抚顺浑河北岸时,发现河水较深,河面已结一层薄冰,无法通过。由于战斗紧张,部队尚未换冬装,架桥渡河,没有器材,时间也不允许。同时侦察得知,抚顺市内有3座跨河桥,2座是公路桥,徒步与架桥通过浑河均有困难,现有桥梁又在敌人控制下。面对这种情况,独立十师师长赵东寰立即召开师党委会议。赵师长坚定地说:党中央《关于建立党委制》的决定中讲,军队在作战和情况需要时,首长有临时处置权,如果我们坐等上级批复下来再行动,就会失去战机。经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拿下抚顺比拿下本溪对沈阳之敌威胁更大。因为沈阳电、煤气均由抚顺供给,一打抚顺,震慑沈阳,会配合我主力在辽西歼灭廖耀湘兵团。战机不可失,根据毛泽东关于指挥是依据客观情况灵活地执行命令的原则,最后由赵师长决定,采取突然袭击的军事行动,抓住战机。赵师长对抚顺地势和敌情进一步分析,统一了认识,一致主张立即解放抚顺,并决定边打边向兵团汇报。

    独立十师在向兵团发出特急电报之际,立即做了战斗具体部署:二十八团实施突破,占领河北,先打高尔山,突破抚顺城东门,夺取永安桥;二十九团跟进,消灭河南守敌,攻取市区后,自北向南,由里向外扩展。夺取浑河桥用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同时派出少量负责外围的小分队,积极出击,对敌人形成四面楚歌之势,支援市内部队歼敌,总攻时间定为30日24点。

    二、浴血奋战,夺取胜利

    30日23时,二十八团在炮火掩护下,与守敌激战15分钟,突破敌人防线,歼敌一个团和一个迫击炮连,完全占领北山和各制高点,并用电话向市区敌人宣传优待俘虏政策。二十九团也接着攻击河南地区。在向河南市区进攻中,发生激烈战斗。通往河南的铁路桥和永安桥,敌人都有重兵把守,几次攻击受阻。二十八团段志清团长命令二营五连指导员宋光宗率突击队攻打永安桥北侧的桥头堡,并用机枪猛射南侧桥头堡,以切断敌人向桥北增援。经过2个小时激战,突击队占领了北桥头堡,随即冒着枪林弹雨,借助桥架掩护,沿桥向南进攻。战斗1小时,夺取南端桥头堡,为后续部队打通了向市区进攻的道路。敌人见我攻势勇猛,撤至西公园纪念碑下面的地下指挥所,组织火力负隅顽抗,部队继续攻击受阻。二十八团团长段志清和政委杜西书立即组织火力炮击敌指挥所,在我炮火猛烈攻击下,敌对外已失去指挥,外围敌人纷纷投降。二营五连在炮火掩护下,夺取了河南敌指挥所,凌晨3时活捉敌师长周仲达,参谋长黄普隆,政训主任罗学诱,参谋主任傅劲奇。天刚亮,河北地区守敌已全部被消灭。凌晨4时,二十九团投入战斗,5时,通过永安桥,所属3个营分3路直扑市区,和二十八团一起同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很快占领了市政府、电话局、矿务局、发电厂、西制油厂等重要机关和工厂。接着,继续向西进攻,占领了敌弹药库。在我党地工人员的策应下,抚顺矿警队200多人举行起义。至1948年10月31日7时许,抚顺市区的战斗结束,抚顺宣告解放。

    抚顺解放之战,我军毙伤敌500余人,生俘敌少将师长周仲达及以下官兵1700余人;缴获各种炮32门,轻重机枪237挺,长短枪3000余支,汽车14辆,弹药仓库一座。

(金贤淑)
标签:抚顺解放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