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将重新开放(2)

2012-09-05 19:38 抚顺新闻网 孙霁 1119
  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主楼。(资料片)谢罪碑。(资料片)   核心提示:  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将被展现,一个个令人感慨的故事将被披露。从今天开始,本报将带您回到60年前,地点是抚顺战犯管理所。  经过全面改造布展,抚顺战犯管理所旧址陈列馆将于近日重新开放。...

  60年前的改建工程是“一号”工程

  中国政府决定把抚顺战犯管理所设在日伪时期的“抚顺典狱”后,并没有原封不动地加以启用,而是拨出巨款进行了较大规模改建。改建的目的主要在于,按照国际法和新中国法律的基本要求,对所有战犯实行人道主义监管,把昔日的“杀人魔窟”建成改造战犯的“学校”。

  这堪称新中国“一号”工程。因为这项工程自始至终都得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高度关注,遵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和公安部、司法部的安排,强有力的领导力量被派出负责这座旧监狱的改造。

  改建工程主要包括以下内容:第一,全部监舍的房盖、室内、门窗等予以彻底整修或更换。旧监狱囚室内阴暗潮湿,寒气袭人,小小的窗口是为看守观望犯人和送囚饭而设,即使晴天也只能射进一丝微弱的阳光。如今,每个囚室都安上又大又明亮的玻璃窗,室内光线充足,墙壁新刷的洁白明亮,对面式的木板床铺崭新而干爽,各监舍都新安装了暖气。

  第二,新建多项附属设施。主要有:新建俱乐部1栋、厕所2栋、锅炉房2栋、抽水机房1栋、解放军战士宿舍2栋。为方便战犯进行学习和活动,还为他们新建了露天舞台、图书馆和阅览室。

  第三,彻底清除各种刑具和刑讯室等,将其改作生活和学习、运动、娱乐场地。“抚顺典狱”原有建筑面积6600平方米,其中有1/3以上的建筑是用做刑讯的地方,仅刑具库就占了100多平方米的房屋。40多斤重的脚镣,还有手铐、皮鞭、电椅、老虎凳等等刑具,样样俱全;刑讯室、绞刑室、试验室、“镇静间”等,一个接一个。

  原来用于折磨爱国志士的“镇静间”,改成大型浴室及理发室,保证战犯每月理一次发,半月刮一次脸,一周洗一次热水澡。把杀人场改造成专供战犯开展各种体育运动的运动场。阴森恐怖的刑讯室被改成漂亮的监舍,唯一遗留下来的是当年枪杀“政治犯”时,遗留在狱墙上的无数弹痕。

  为了改造这些战犯而兴建的“一号”改建工程,付出很大代价的。根据档案记载,为抚顺战犯管理所改建工程共花去当时的东北币366亿元,合人民币38万元。

  另外,人民政府还拨出了相当于30多万元人民币的开办费,购买了24万多元的各种物品。这笔钱,现在可能算不得什么,可在60年前的新中国,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时,新生的中国百废待兴,经济上困难重重,需要钱的建设项目甚多,人民政府之所以花巨资改建战犯管理所,目的就是从人道主义出发,让战犯们能在一个较好的环境中安心学习改造。以暖气和浴室为例,当时能有如此条件的政府机关,也是不多的。

  创造了多个中国之最和世界之最

  抚顺战犯管理所是新中国唯一关押各类战争罪犯的场所。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历史上,先后关押的战犯包括日本战犯、伪满洲国战犯、汪精卫伪政权战犯和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战犯。

  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的战犯级别最高。在中国乃至世界各类羁押场所中,抚顺战犯管理所是唯一一个羁押“末代皇帝”溥仪长达10年之久的地方。封建社会里,皇帝贵为“天子”,拥有至高无上的威权和地位。可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里,溥仪作为“第981号”战犯,与其他战犯一样接受教育改造。

  此外,这里关押的日本军队和旧中国军队战犯,有为数众多的将官,其中军衔最高的为上将。另外,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大臣张景惠、日本帝国主义在伪满洲国的第一号“太上皇”——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厅长官武部六藏、第二号“太上皇”——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也被关押在这里。

  抚顺战犯管理所关押的国内外战犯人数最多。战后,日本战犯在中国被关押在抚顺、太原两个地方。太原战犯管理所关押的是自1948年至1952年间捕获的140名日本战犯。

  其中的128名是在日本投降后参加了国民党蒋介石或阎锡山的军队,参加了内战,把枪口对向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战犯。

  抚顺战犯管理所被称为新中国“天字第一号”的战犯管理所。从抚顺战犯管理所选址和工程改扩建,到战犯移交以及生活待遇和饮食标准,从教育改造战犯的方针政策,到审判宽释战犯等重要举措和原则,都必须经过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批准或制定。

  抚顺战犯管理所是世界上改造战争罪犯效果最好的监狱之一。在982名日本战犯中,除了极个别的战犯外,绝大多数日本战犯经过教育改造由“鬼”变成人,由“杀人魔王”变成反战和平人士。伪满洲国战犯和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战犯也在这里得到很好的改造,绝大多数成为新中国公民和爱国人士,这在世界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尤其是对中国“末代皇帝”溥仪改造的成功,已被载入世界成功改造战争罪犯历史的不朽史册。正如周恩来总理所说:“我们把末代皇帝改造好了,这是世界上的奇迹”。

 

(记者 孙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