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   > 记忆民生

记忆民生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2012-09-16 00:00 抚顺新闻网 卢然 6431
    1932年9月15日,侵华日军为报复辽宁民众对其侵略的反抗,在抚顺的平顶山村蓄意制造的一起骇人听闻的血腥暴行—— “平顶山惨案”。      平顶山村位于抚顺市区南部,平顶山以东一百米的地方。当年全村有八百多间...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1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2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3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4

    1932年9月15日,侵华日军为报复辽宁民众对其侵略的反抗,在抚顺的平顶山村蓄意制造的一起骇人听闻的血腥暴行—— “平顶山惨案”。
  
    平顶山村位于抚顺市区南部,平顶山以东一百米的地方。当年全村有八百多间房屋,住着三千多口人、五百多户人家。这里居住的绝大部分是穷苦的矿工和农民。村子的北面是用电网围着的栗家沟矿工房,西北角是用铁丝网围着的日本人的牛奶房子。西面的土山岗脚下,就是当年侵华日军进行大屠杀的现场。
  
    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侵占了我国东北的大好河山,对我东北地区的广大人民实行了残酷的统治,野蛮的镇压和疯狂的掠夺,激起了我东北地区广大劳动人民的英勇反抗。人们纷纷组织起来先后成立了抗日武装,抗日烽火燃遍白山黑水辽东大地。
  
    1932年9月15日,农历八月十五日,中秋节。在这一天,伪满洲国与日本签订了出卖东北主权的《日满协定书》。当天晚上,我辽宁民众自卫军的11路军和4路军,奉辽东第三军区的命令,趁着中秋夜色向盘踞在抚顺的日寇发起进攻,其中11路军由抚顺东南的塔二丈出发,途径千金堡、栗子沟、平顶山向市区进攻,他们一路上烧毁了腰截子的日本街和栗家沟的卖店,摧毁了杨柏堡采炭所,击毙了所长杜边宽一等5人,摧毁了价值21万余元的矿山机械设备,随后又向市区挺进,给日寇以沉重的打击。
  
    遭受到沉重打击的日军,恼羞成怒,日军守备队队长川上精一和宪兵队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连夜召开两次紧急会议。他们以自卫军途径平顶山村,村民没有报告,就是“通匪”的罪名,决定血洗平顶山村、栗家沟和千金堡,实施疯狂的报复,经过周密的安排和部署,残暴地进行了平顶山大屠杀。
  
    日军守备队、宪兵队和警察署联合行动,充当了这次大屠杀的刽子手。9月16日上午,他们出动了190多人,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将平顶山村团团地包围起来,然后由汉奸翻译带领日本兵端着刺刀挨门逐户的向村外驱赶着村民,他们谎称要为全体村民集合照相,把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赶到平顶山下预先选好的一块空旷的草坪上。此时,他们早已在草坪四面设伏,重兵把守,三千同胞一家一户地挨坐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注视着眼前被黑布蒙着的所谓“照相机”,这时,刽子手放火点燃了全村所有的房屋,浓烟滚滚,烈火熊熊,当村民发现家园被毁,顿时醒悟,刽子手掀开蒙在所谓“照相机”上的黑布,顿时,数挺机枪、步枪、连同手枪一齐向我手无寸铁的同胞们进行疯狂的射击,枪声似暴风雨般在吼叫着,刹时间哭声、喊声、骂声、绝命者的惨叫声连成一片、混作一团,随着密集的枪声,人群一排排地倒在血泊之中。那白色的脑浆,鲜红的血,浸透了草丛,染红了大地。进和地了一个多小时野蛮、凶残的屠杀后,枪声停止了,放眼望去,屠杀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俨然人间地狱一般。刽子手们唯恐有人不死留下活证,又进行了第二次更为残忍的屠杀,他们将倒在血泊中的人群逐个地用刺刀扎、战刀砍、手枪打,就连妇女和儿童也不放过。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5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6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7

那段不能遗忘的历史——“平顶山惨案” 图8


     据幸存者赵树林回忆,当时他身旁有位受重伤的妇女,当鬼子用刺刀扎进她胸堂时,她竟带着刺刀坐了起来,两手紧紧的握住刺刀,鲜血顺着刺刀和指缝间淌了出来,她两眼喷着怒火,逼视着敌人,这个刽子手被眼前这个妇女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他慌忙拔出刺刀踹倒这位妇女。有些不懂事的孩子在死去妈妈那血肉模糊的躯体上爬来爬去,不停哭喊着“妈妈,妈妈”,惨叫着离开了人世。有的孩子,小手里还紧紧地攥着还没有吃完的半块月饼,就告别了这个罪孽深重的世界。
  
    幸存者李佩珍,当年24岁,家住在杨柏镇,刚刚新婚不久,与丈夫一同回平顶山娘家过中秋节,怎知遇上了平顶山大屠杀?除她之外,全家老小13口人,包括她丈夫在内都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当时她已有六个月身孕,枪声一响,她中弹倒了下去,在鬼子二次屠杀的时候,她的肩膀被砍了一刀,随后肚子又挨了一刺刀,当她苏醒过来,发现丈夫和家人都已残遭毒手,她欲哭无泪,自己也不想再活了,这时腹中的胎儿踢了她一下,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她挣扎起来,拖着多处受伤的身体逃了出来,并于当年12月分娩一个男婴,取名周茂勤,这可能是平顶山惨案中活下来的年龄最小的一位幸存者。自1932年离开抚顺后,李佩珍老人再也没有回过抚顺,也并不愿向外界提及平顶山惨案的经历。
  
    日寇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平顶山惨案”之后,企图逃脱罪责和世界舆论的谴责,于次日拉来了大量汽油,倒在死难者的身上,放火焚烧尸体,十几日后又放炮崩山,企图消毁现场,掩盖罪证。就这样一个繁荣的村镇,变成了焦土残灰,人踪灭迹的荒野。当年从屠杀场上共有百余人侥幸逃生,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因身受重伤而绝命于逃生之路,最后仅有四十余人幸存下来,七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幸存者仅有五人健在。
  
    为揭露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法西斯罪行,1970年,中共抚顺市委开始组织平顶山惨案遗址发掘工作,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精心发掘,用了两年多时间才将遗骨和遗物发掘出土,并在遗址现场修建了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1988年,平顶山惨案遗址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辽宁省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2004年,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被列为"全国百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2005年,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7年改扩建工程结束后,该馆更名为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
  
    平顶山惨案遗址是我国保存较完好的大屠杀现场遗址,是中国人民饱受日本军国主义蹂躏的缩影,是日寇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民的铁证。骨池长80米,宽5米,存放着800多具较完整的殉难同胞的遗骨,遗骨纵横叠压都保持着它们最初被发掘出来的姿态,其中有老人、残疾人、妇女、儿童、婴儿和孕妇,深刻地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者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残暴本质。
  
    为悼念平顶山惨案殉难同胞而重新修建的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坐落在松柏环绕的平顶山上,碑身高19.32米,象征着惨案发生的1932年,它在向世人昭示,三千同胞所经历的这一段血雨腥风的悲惨历史,并将侵华日军的残暴罪行永远定格于历史的耻辱柱上。



标签:平顶山惨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