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文明家庭》八十年代抚顺电台的名牌节目

2012-09-21 21:31 《抚顺广播四十年》 王梅云 1153
原题目:《我们和千万个家庭之间》  ——编辑《文明家庭》节目的一段回忆  王梅云  人的记忆很神奇。有些事情刚过去不久就忘却了,有的却久久不会淡忘。在《文明家庭》节目组工作的那段经历,就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从1982年春天开始,我被调到电台专...

原题目:《我们和千万个家庭之间》

  ——编辑《文明家庭》节目的一段回忆


  王梅云


  人的记忆很神奇。有些事情刚过去不久就忘却了,有的却久久不会淡忘。在《文明家庭》节目组工作的那段经历,就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磨灭的印象。

  从1982年春天开始,我被调到电台专题部《文明家庭》节目组工作了大约一年半的时间。起初办这个节目的是己故的柴威同志,他为开创这个节目做出了很大贡献。后来为了加强编辑力量,我和杜红群先后参加了这个节目的编辑工作。《文明家庭》节目的宗旨,是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占领家庭这块阵地,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科学、更文明、更幸福。节目内容包括恋爱、婚姻、家庭伦理关系、道德情操、子女教育、科学生活常识和育儿知识等。节目在编辑部和千万个家庭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在听众当中有比较广泛的影响。
 

《文明家庭》八十年代抚顺电台的名牌节目 图1

八十年代,王梅云(左四)同其他编辑进行业务学习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生活为什么难忘?主要因为我们都全身心地致力于一种事业。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只要你有一件合理的事去做,你的生活就会显得特别美好。”我们从部主任到编辑,都谈不上有什么特殊的才能,但是我们一直在全力为每个家庭的文明和幸福而努力。当时节目每周三次,每次十分钟。我们三个人既编又采,还要制作节目,确实够忙的,不过每个人干得都很起劲。部主任佟丁患高血压,他不仅管我们这个节目,还要审其他几个节目的稿件,杜红群怀孕后期双脚浮肿得穿不上鞋,柴威的妻子儿女都在大洋彼岸,他孤身一人在抚顺,生活中有许多困难。尽管如此,办节目大家没有一个凑合的,也没有一个偷懒的。这恐怕就是共同目标这种精神力量的作用吧。


  有耕耘就会有收获。那段时间之所以令人难忘,还在于我们的劳动得到了成果,节目在听众当中产生了较深的影响。1982年6月,听说抚顺铝厂一名老工人在为儿子操办婚事时由于无力满足儿子的要求卧轨自杀了。部主任立即派我会同报社的张元增主任、市妇联的王桂清前去采访。采访过程中,他老伴的愚昧与守旧,儿子的玩世不恭与桀骜不驯,深深地触动了我们。我们想:是谁害死了这名老工人?归根结底是那些许多人还无力抗拒的陈风陋习。比如:结婚大操大办风、人情风、拉关系走后门的不正之风等等。而这些,正是精神文明建设所要解决的何题。于是,我们合写了《陈风陋习也能杀人》的报道,在抚顺日报和我台《文明家庭》节目同时发表。报道呼吁人们从老工人的自杀中猛醒,同那些能杀人的陈风陋习决裂,创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强烈反响,年末被市记协评为优秀作品。


  1982年7月,部里针对社会上出现的婚姻道德方面的问题,在《文明家庭》节目中进行了系列报道和群众性讨论。在此期间我们收到市化工设计院焦健英的来信,反映她的家庭受到第三者插足,使她长期遭到虐待和遗弃的事实。部里责成我负责此事的调查、写稿及编辑群众来稿。7月19号在节目中播发了《可恨负心郎,可恨第三者》的来信和记者的《调查附记》,抚顺日报同时发表了我们的稿件。一石激起千层浪,稿件发表后,一时间成为社会议论的中心话题。我们先后收到一百一十多篇来稿,纷纷参加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我们陆续选播了其中的四十篇。舆论的力量推动了司法部门对这一案件的公正审理,焦健英的丈夫和第三者都受到了法律制裁。这组稿件被省记协评为,1982年度优秀广播稿件。


  在1983年1月的计划生育宣传月中,部主任让我通过具体典型去宣传基本国策。于是经过和东公园街道办事处联系,选择了一个四代单传(每一辈只有弟兄一个)的家庭在生了女孩以后带头领取独生子女证的典型,采访了小女孩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他们的话很实在、很动人,思想境界很高。回来后制作了录音专访《一个宝宝好》,由于较好地起到了典型引路的作用,音响自然,家庭气氛很浓,被评为1983年省优秀广播节目。


  另外,由柴威(笔名舒天)和台长孙华同志合写的关于《文明家庭》的论文,1985年曾在《新闻业务》上发表。


  那段光阴的令人难忘之处,还因为我们有一个和谐的工作环境和愉快的集体。《文明家庭》节目这个名字是总编辑陶千同志提出来的,而且他多次和我们研究这个节目的方针和编辑思想。部主任佟丁遇事和我们研究,我们工作中有了困难他帮助解决,使得我这个第一次办专题节目的新兵也感到无所畏惧。我们三名编辑既有分工又有合作,关系十分融洽。记得当时由于节目里经常播出有关婚姻家庭的内容,一些通讯员和听众以为稿件都出自女编辑之手,常把柴威写成柴薇,我们干脆叫他柴薇薇,办公室里经常充满欢声笑语。应该说,在《文明家庭》节目组工作的一年半,是我比较顺心的一年半,也是我业务上进步比较快的一年半。这正如马克思所说:“只有在集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也就是说,只有在集体中才能有个人自由。”


  愿《文明家庭》节目组这段美好的时光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王梅云同志曾任抚顺人民广播电台《文明家庭》节目编辑,专题部主任,已退休。)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