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47)在得失之间作出的抉择(二)

2012-09-30 11:34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620
1988年1月23日,金莲英被派到望花区最大的四联商场当经理。此时,它刚开张一年,帐面上却留下了5.3万元的待摊费用,是一个难抱的“刺猬猬”。当金莲英跨进“四联”那幢淡黄色的建筑时,眼前是一幅”脏、乱、差...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四十七

在得失之间作出的抉择(二)

    1988年1月23日,金莲英被派到望花区最大的四联商场当经理。此时,它刚开张一年,帐面上却留下了5.3万元的待摊费用,是一个难抱的“刺猬猬”。当金莲英跨进“四联”那幢淡黄色的建筑时,眼前是一幅”脏、乱、差”的图景:水磨石地面被污垢、痰迹所覆盖,已经看不出“庐山真面目”;开始营业的铃声响过,很多职工才懒懒散散地走进店门;对顾客冷、硬、顶的现象更是司空见惯。她没有发表言词激昂的“施政演说”,只是非常平静地向工作人员说了一句话:“从明天起,咱们7点准时上班。”金莲英早晨5点钟便骑车上路,第一个来到商场,抄起笤帚、拖布搞起卫生来。副经理、业务人员和财会人员,也都跟着泼泼辣辣地干了起来。“愁容满面”的营业室变得豁然开朗。一次,四联商场从新民进来10件白布,一名装卸工“哧啦”一声,把包装皮子撕了下来,然后将白布一疋一疋地往楼上搬。金莲英见状非常惊讶:把布皮子撕掉,搬运轻巧了,但白布会轻易被污染怎能这样干呢!她用手掂量一件白布,好重,一看布皮子上标明的重量:92公斤。好家伙,赶上一麻袋大米!金莲英把双腿一叉说:“给我搭一件。”在场的装卸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都愣着干什么?搭肩!”她简直是在下着命令。两名装卸工只好将一件白布给她放在肩上。金莲英屏住呼吸,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蹬上2楼,把白布轻轻地放在柜台上。装卸工们直吐舌头,赶紧把其余8件白布搬运到指定地点。没过多久,职工们对这位年轻的女经理已经刮目相看了。金莲英与其他领导成员经过研究决定,有计划有步骤地采取一些改革措施:一是裁减富余人员,实行优化组合;二是改革分配制度,实行工资、奖金与劳效挂钩;三是敞开商场大门,拓宽进货渠道,设立厂矿服务部,采取经销、代销、展销、赶集等多种销售形式;四是严格企业管理,杜绝损失浪费。辛勤的劳动终于换得丰硕的果实,四联商场一跃成为望花区屈指可数的先进企业。

    金钱,作为商品交换的“等价物”,越来越受到一些人的青睐。个别人对金钱这个所谓“通灵宝玉”顶礼膜拜,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巧取豪夺,攫取不义之财。然而,作为共产党员的金莲英,却对此不屑一顾,。她说:“有比金钱更为宝贵的东西,那就是一个共产党人的高贵品德。”一次,有个来自江苏的推销员,在同金莲英签定合同后,临走时以留地址为名,把一个信封放在她的办公桌上。金莲英送走了客人,回头一看,信封里装着80元钱,她当即把钱交给了办公室。还有一次,外地一个推销电料的业务员,给金莲英寄来120元钱,汇款单注明:这是付给您的报酬。金莲英轻蔑地笑着说:“除工资和综合奖外,我不会拿任何‘额外报酬’!”他把这笔钱取出来入了帐,作为一笔营业外收入。金莲英掌握工资晋级、工作调配和奖金发放的权限。但她牢记:这权力是党给的,是群众给的,决不能利用职权捞取个人好处。1989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四联商场一名青年职工到金莲英家串门,拎来一网兜糕点、罐头、烟酒,他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说:“金姐,你别多心,我也没有啥事相求,只是你平时没少为我操心。瞧得起我,你就收下;瞧不起我,你就扔了!”金莲英望着这个满脸憋得通红的小伙子,还能说什么呢?她破例地收下了这份“礼物”。第二天一上班,她便到柜台逐项核对价格,这些“礼物”共合79元。事过不久,金莲英听说这名青年职工的爱人生小孩,便委托商场工会主席捎去一个信封,里边装着100元钱,还夹着一张便条,上边写道:随信捎去100元,以祝贺你们添子之喜,并报答春节到家看望之情。

    “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厚彼薄此,亏己待人”。金莲英以自己的行动默默地实践着自己的诺言。她先后遇到4次工资晋级的机会,每次都是心甘情愿地把指标让给周围的同志和一线营业员。四联商场由于经济效益日益提高,职工奖金也逐渐增加。一等奖金高达四五十元,而她仅拿15至20元,略高于最低奖……1989年4月,按照上年承包合同规定,金莲英应当拿到兑现奖金7760元。财会人员将崭新的钞票从银行提了出来,只等她签字,便把这笔不算少的奖金发给她。

    “这回说啥你也得拿这笔钱。你还没成家,哪不需要钱,平时够吃亏的了!”

    “我是法人代表,承包合同自然由我来签,但成绩是大家干出来的,我怎能独吞胜利果实!”

    “承包合同明文规定,超奖欠罚,你拿这笔奖金理所当然。”
  “我是经理,但我首先是党员。党章和准则也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员要大公无私、先人后己……”

     面对这笔奖金,金莲英眼前浮现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副经理唐守财身患多种疾病,是与自己配合密切的“老搭当”,为打开经营局面耗尽了心血;采购员魏旭东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今日跑沈阳,明天去大连,抛家舍业,在所不辞。五金电料摊营业员李燕,仅1990年就卖了40多台电冰箱,绝大部分都是她推着车给顾客送到家门口,帮助抬上楼......多好的职工啊,个个都是企业的“梁”!没有他们的忘我劳动,哪有“四联”的今天!想到这里,金莲英把这笔奖金按贡献大小分成三个等级,全部分给全店职工,她只拿其中普通的一份:二等,260元。她接过钱不由得想起身边的父亲。

    记得严冬的一天早晨,风雪交加,寒气逼人。金莲英跟着汽车去瓦房店提货,回到商场已经9点多了。当她骑着自行车,走到离家两三公里的一处高坡时,借着雪光远远就看见父亲拄着棍子站在雪路上,她赶紧用劲蹬了起来。骑到跟前跳下车解下围巾忙给父亲围上,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心疼地说:“爸,您老怕是等三四个钟头了,冻病了怎么办!”父亲爱抚地说:“莲英,黑灯瞎火的,当老人的不放心啊!”金莲英暗自思忖:这成绩里也有父亲他老人家一份。于是,她把260元钱如数交给了父亲。他的父亲是西露天矿退休工人,是名老共产党员。他接过钱数了数,说:“莲英,你从没往家拿过这么多钱,咱们可不能贪不义之财啊!”金莲英将奖金分配明细表拿给父亲看,父亲这才满意地笑了。月亮爬上了树梢,大地进入了梦境,金莲英家依然亮着灯光。她的父亲关掉了电视说:“莲英,你有多大本事,爸爸心里最有数。”金莲英接过话茬说:“是啊,四联商场能够办到这样,都是大家拼死拼活干出来的。”“我打算明天把咱家养的那口肥猪宰了,再用你得的这笔奖金买些青菜,犒劳犒劳全商场的同志们,不知这主意行不?”“行!”金莲英望着父亲饱经风霜的脸甜甜地笑了!

    第二天傍晚,风和气暖,杨柳泛绿,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金莲英家仿佛操办大喜事,小小庭院里炊烟缭绕,饭菜飘香。“四联”那台“半截美”将商场职工拉来了,有业务员,有营业员,有装卸工,大家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庆功会。

    金莲英如一团火焰,走到哪里,就把光和热带到哪里;金莲英似一粒种子,撒在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1989年11月中旬,下了一场雪,天就撒冷了。金莲英看见楼层负责人柴英套着两条毛裤,穿起来鼓鼓囊囊,风一打就透。金莲英问道:“都啥时候了,还不穿棉裤?”柴英回答:“我不会做,婆母有病,只好将就吧!”“我给你做。”“你还会做棉裤!”柴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真有点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二天早晨一上班,金莲英交给柴英一条里面三新的棉裤,她穿上一试,美观板正,暖和舒适。打这以后,金莲英每天回到家里,急忙扒上几口饭,便坐在灯下飞针走线地忙活起来。针针透着姐妹手足的厚谊,线线连起党群之间的深情。这年冬天,她先后给营业员做了20多条棉裤。金莲英的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出嫁,她都没能参加上结婚典礼。去年10月的一天早晨,营业员郭文英悄悄告诉金莲英说:“金姐,我看你太忙,本不想告诉你,可你待俄比亲姐待我还好,你就做我的‘娘家客’吧!”金莲英说:“文英,我一定去。”第二天,她和工会主席一同参加了郭文英的婚礼。金莲英把用红纸包着的礼金交给小郭说:“文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买点啥做个纪念吧。”郭文英说啥也不肯收,说:“金姐,你来了比啥都强,怎能叫你破费。”金莲英拉着郭文英的手说:“难道姐姐给妹妹送点结婚礼品还不应该吗!”郭文英眼含热泪说:“金姐做的好事就像天上的星星,俺们天天都能看到,可是俺们数不清啊!”

    我一边采访,一边学习,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地奔流,思想境界也得到净化和升华。正当我要收笔时,中共望花区委下了一纸任命状:金莲英担任区商业局副局长。1991年2月21日,“四联”闭店的铃声响过了,平日喜欢梳洗打扮的女营业员们,都站在柜台后面愣神,那些爱打爱闹的男职工,则坐在墙角抽着闷烟。他们最不愿意听到的“小道消息”终于变成了现实。金莲英像平时召开职工大会讲话一样,简短,实在,拨人心弦。她说:“我与大家共同奋斗了1094个日日夜夜,‘四联’能有今天,我能有今天,全是同志们的功劳。让我借此离别之际,道一声:谢谢大家!”说着,金莲英向全体职工深深地鞠了一躬。职工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抽泣声响成一片……

    窗外月光似水,室内温暖如春。我坐在桌前,胸有成竹,奋笔疾书,一篇长达11000余字的报告文学终于顺利地写出来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连仲  我的人生之旅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