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古迹遗存

古迹遗存

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大战遗址

2012-10-12 06:08 《哈达镇文史资料》 未知 8328
据资料可知,1616年(明万历44年)正月,建洲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在兴京赫图阿拉建立后金政权后,就把斗争矛头指向明朝廷,意必推翻之。1618年努尔哈赤书“七大恨”誓师伐明。先攻下抚顺城,又攻破本溪青河城,抚顺会元堡等处,从而震惊了明朝,于是决定发重兵讨伐后金。由此,便引发了萨尔...

  据资料可知,1616年(明万历44年)正月,建洲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在兴京赫图阿拉建立后金政权后,就把斗争矛头指向明朝廷,意必推翻之。1618年努尔哈赤书“七大恨”誓师伐明。先攻下抚顺城,又攻破本溪青河城,抚顺会元堡等处,从而震惊了明朝,于是决定发重兵讨伐后金。由此,便引发了萨尔浒大战。
 

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大战遗址 图1
尚间崖--萨尔浒之战明北路军马林溃逃处
 

  公元1619年(明万历47年,后金天命4年)明朝调集中原及西北、中南各路兵马8.5万人,外有叶赫兵1万,朝鲜兵1万,总计10万8千余人,号称40万大军,以辽东经略杨镐为统帅,兵分四路(山海关总兵杜松一路,辽东总兵李如柏一路,开原总兵马林一路,辽阳总兵刘艇一路每路2万多人),浩浩荡荡向后金都城赫图阿拉攻来。对此,努尔哈赤则采取“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打去”的作战方针,充分利用地理情况熟和骑兵优势,铁骑集中于一点,纵横驰突先破了头路军杜松部在萨尔浒扎下的大营。然后麾军驰援界藩,杜松及部将皆没于阵,尸亘山野,血流成渠。

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大战遗址 图2


  正当界藩山两军鏖战之时,北路军马林率兵马从开原三岔堡抵达距萨尔浒西北30余里富勒哈山的尚间崖安营(尚间崖在哈达镇三家子村东今碾盘山)。开原道潘宗颜军则结营在斐芬山(在尚间崖西三里左右,今富尔哈村前山)。杜松部将龚念遂,李希沁率残军由萨尔浒逃遁至翰浑鄂漠(哈达境内)。后金军从界藩山追赶明兵来到硕钦山(下哈达后山城)发现了明北路军。努尔哈赤首先把残军消灭,龚、李死于阵,然后大战尚间崖。马林已知杜松兵败,所部军哗,便转攻为守,布成“牛头阵”。努尔哈赤集中兵力先砍其一角,千余精骑朝其薄弱的一隅猛冲,突破缺口,马踏刀削,冲突狂奔。明军营中鸟枪巨炮,但“火未及用,刃已加颈矣”。明军副将麻岩及大小将士皆没阵焉,独马林先以奔逃得身免。后金军又激战斐芬山,藩宗颜全军尽没。后金军两天内消灭了明两路大军,后又全歼刘艇部。统帅杨镐坐阵奉天(沈阳),听到三路军大败,急令李如柏回兵(因其出师晚,行动慢,三路已败,尚在途中,只遭遇后金小袭)。萨尔浒之战历时5天,明军被歼四万五千八百人。 

1619年发生的萨尔浒大战遗址 图3


  萨尔浒大战打到了哈达境内,尚间崖、斐芬山等处即成了古战场。查“尚间崖”为满语,汉语译为白色的山峰。有村民老者言,尚间崖既是三家子碾盘山。其山石白色,岩石突起,山势陡峭,山顶则平缓,松林密布,适于扎营布阵。山下有道路河流,山势易守难攻。另外,距此西去三里之地为富尔哈村,八十年代曾在此村前河造地时发现一口古时作战用的行军锅,被抚顺市博物馆收去。当地村民曾在前山白菜地沟山坡上捡到过古时打仗用的箭头等物。又有村民说,该村以里的小村屯五冲、四冲、三冲等就是过去打仗时叫出来的。虽不可信,但这些遗物的发现和传说可证明:三家子至富尔哈这条山沟里过去是打过仗的,这条沟和有关山名是古战场无疑。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萨尔浒之战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