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旧闻新读

1949:煤矿工人小王的转变

时间:2012/10/21 10:05:57   作者:丁耶   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0
内容摘要:小王也入了大伙食了。以前他和有些工友一样不愿意入大伙食,愿意自家单独的啥时饿了啥时候吃。尤其他,爱上小饭馆里乱吃七八吃,工钱领下来用不上三天,手就净了,一个月穷二十七天,哪管是吃几...

原文来自《人民日报》,原文题目:《三天净》1949年7月29日
 

  “三天净”
  
  小王也入了大伙食了。以前他和有些工友一样不愿意入大伙食,愿意自家单独的啥时饿了啥时候吃。尤其他,爱上小饭馆里乱吃七八吃,工钱领下来用不上三天,手就净了,一个月穷二十七天,哪管是吃几张尖饼就棵大葱也行!照小王自己的话来讲不是“也行”而是“也香”!这样,别人给他一个外号叫“三天净”。这回他也入了大伙食了,有人就说:“小王过集体啦,进步了,进步了!”可是后来才发觉他和别人入大伙有点两样,别人是觉到自家吃冷一顿热一顿多化功夫不算又费钱,他呢是有另个打算:这几年来他欠那几家小饭铺有三百多万了,还也还不完,每月发下的工钱,都到饭铺掌柜的手上去,自己一个也捞不着,心里越想越蹩气:“我小王算白干啦,多干少干钱还不是叫他们拿去,下回不给他们干啦!”别人一劝他入大伙房吃,他就应了。心里打好了一个主意:“以后我少上班,一个月够扣大伙食费就行,一个子也不剩,我看饭铺里还跟屁股后要帐不要?”上个月小王就下了七回,这叫饭铺掌柜的越来越要的紧了,话也越说越难听了:“小王,你是我们老主顾,人可要有良心,你欠的可过三百万啦,咱们作小买卖的连老本也没你欠的多!你还是想想办法!”小王没再回答啥,心里想:“我该你们的?说不上谁该谁的呢!我这几年赚的钱不都化在你们几家饭铺了吗?要不是我你们小铺还不早关门啦!”小王越想越火,越火越不想还,越不想还就越不下坑推煤车了。


  小王一不爱下坑,只有在工房子里睡觉,睡烦了就起来吃冷饭,连大伙房的老师傅都对他有意见:“小王你不也掏一个伙食钱吗?要一天吃几顿呀!算这顿就六顿了,我真没看见过哪有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老在炕上耍熊,来月子的也比你强!”小王有个主意:就是不吱声,吃完了又回炕上躺着,睡不着也闭起眼睛,他想什么呢?有人说他生闷气。


  小王是好生闷气,那时候还是在辽南老家小王才十三岁,家里挺穷,爹娘都闹瘟灾瘟死了,他就给财主家放猪,东家常辖管他,他不痛快了就蹩着,没爹没妈当谁讲啊!有一回小王把小猪仔放丢了一只,叫东家揍了两个耳光,他一赌气就上了千金寨。那时小王才十五岁,个子可长的壮,煤坑就收下在坑里刨煤,才学刨煤他刨断好几回镐把子,所以才刨煤的时节小王“赔钱”。再有一累就出汗,一出汗嗓子渴的就直冒烟,他想到掌子外头找点水喝,叫大把头看见了以为他偷懒,踢了一脚,他又气走抚顺矿。到了抚顺矿又没呆长远,又叫把头打了两胳膊拐,这回他可还手了;一还手不要紧,又叫日本人给关了两个多月,出来的时候他瘦的象麻杆了,这时他才又气走蛟河矿。到了蛟河一看还是那@样:“原来天下煤坑一般黑呀!”他吃了几回亏也就明白过来了。把头再打他,他也不吱声,心里蹩着劲,反正有个死主意,就是不使劲干活,拉泼屎也要一个半钟头。他想:“刨煤的没好下场,四块石头夹一块肉,不知那一天顶子一冒,闹个屁骨不全!还是得闲就闲,乐一天算一天吧!”他一想开了,就有一个钱化两个钱,怎化好呢?小王又不会赌,连旱烟都不会抽,只好吃吧,月底一领工钱就到靠山根的小饭铺吃喝。小饭铺掌柜的又会作生意:“来壶酒喝喝吧,天挺冷的!”小王是有点冷,二三月的天,小王还是那身破单衣,于是就来了一壶酒暖一下肚。酒一喝,人就高兴,掌柜的一看是机会就说:“小王再要个菜吧!新秤来的肉,炒个肉片好吧!”这样,小王就来个肉片。钱本来赚的很少,还能架住这样一吃吗?用不到两天小王把工钱就糟光了。掌柜的看小王是“朋友”就说:“钱没有,记上帐,有钱再还吧,老主顾还能亏着咱们啦!”小王也真亏不着,钱按月还,可是老吃冒,工钱一个月又比一个月减低,一还不上只好欠着,小王就这样变成好吃好喝,过今天不管明天的人!
  矿山才解放的时候,小王干活是比以前好了点,钱挣的比较多,不过不管钱挣的有多么多,照例还是一到手就光。



标签:旧闻 抚顺 矿工 小王 转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