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七

2012-03-02 08:30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545
“旱鸭子”在河里玩不转了    我终于来到舅舅家,连跑带颠地走进前甸完小,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前甸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村落。东山和北山影影绰绰,仿佛躲到了远远的天边。西面和南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平原。沈吉铁路从村北穿过...

“旱鸭子”在河里玩不转了

    我终于来到舅舅家,连跑带颠地走进前甸完小,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前甸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村落。东山和北山影影绰绰,仿佛躲到了远远的天边。西面和南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平原。沈吉铁路从村北穿过,浑河在村南稍远处,日日夜夜地缓缓流淌着。当天气晴朗的时候,会清晰地看见龙凤矿高高的井架和老虎台矿缓缓转动的绞车……

    前甸是一个大村,住有三四百户人家,其中有三座较为显眼的建筑:火车站、供销社和小学校。前甸完小就在村庄的东南一隅,是个偌大的四合院,起码有二三十间房屋。大院两侧均为操场,安有单杠、双杠和篮球架。全校共有6个年部、8个班级,由十几位老师任教。我所在的高小一年一班,有60多名同学,大都是陌生的面孔。

    前甸完小与家乡小学,连上下课告知的方法都不一样。家乡小学是摇晃铜铃,前甸完小是敲击道铁。在学校院落的西北角,木架上吊着一截火车铁轨,役工用铁锤当、当、当地敲击,便发出洪钟一样瓮声瓮气的声响,能够传出很远很远。每当上课时,老师仔仔细细地讲,同学聚精会神地听。我们都把学好每一门课程,当成一件头等大事。高小教材的难度深了一些,广度也宽了一些。语文增加了命题作文和选题作文。算术有了分数和小数。常识所涉及的知识面也更加宽泛了。政治,历史,地理,自然,万花筒似的世界,真叫俺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农村孩子,眼花缭乱,不知所措。我让自己的心绪渐渐平复下来,在课堂上和书本里,苦苦地寻觅着知识的源泉和学问的根本,以尽快充实和满足如饥似渴的求知欲望。

    全校高一年部共两个班级、120多名同学,只有王玉贤、佟玉珩的考试分数,与我不相上下。他俩也是山村的孩子,年龄稍微大点,都在学校寄宿,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书学习,再加上有股韧劲,各科成绩也是直线上升。学习就像百米赛跑,只要有了竞争对手,才能激发出更强的斗志,创造出新的记录。尽管学习十分紧张,但是,孩子活泼好动的天性并未泯灭。下课的钟声一响,大家便蜂拥跑出教室,来到操场踢毽子,跳房子,打“篮球”。因为俺们年龄小,个子矮,两手抱不住篮球,便用皮球代替,但运球、传球、投篮等一些动作,以及运动规则,都与真正打篮球一模一样……

    春风拥抱着一朵朵春云,春云撒下一阵阵春雨。河边的杨柳绿了,庭院的桃李开了。檐头几只燕子正在忙忙碌碌地衔泥筑巢,迟到的大雁排成整齐的队形,行色匆匆地从南方归来。如果说,我的家乡是个地地道道的山村,那么,前甸就是名副其实的水乡了。这里人们很早便在黑虎山下,修筑一截拦河坝,从甲邦,经前甸,到鲍家,挖掘一条十几米宽的灌渠,引浑河清澈甘甜之水,灌溉成千上万亩水田。又过一些时日,前甸灌渠开闸放水,那清冽甘甜的河水,从主干渠涓涓地流进密如蛛网的分支沟渠,流进一块块呈不规则图形的水田。朝鲜族老汉咧咧哒哒地驱赶着黄牛耙地,头扎羊肚毛巾、身穿鲜艳衣裙的妇女,正在娴熟地插着秧苗。稍远处,一对丹顶鹤站在水田里,时而照看自己的倩影,时而足尖点水,舒展双翅,跳起了芭蕾舞《天鹅湖》。一次,我在放学的路上,发现一块水田的入水口处,膝盖深的清水中,几条鲶鱼正在摇头摆尾慢条斯理地游动,我挽起裤腿就抓了起来。鲶鱼身上没有鳞片,却有层溜滑的粘液,尽管忙活了半天,还是没有抓住一条。

    东北的天气,春脖子很短。眨眼功夫,夏天就来了。前甸这地方就是水多、桥多。主灌渠绵亘在前甸村通往大道村的路上,因而中间筑有一座石桥,是我们上下学必经之处。太阳毒辣辣地,天气又热又闷,人们都跑到桥上,往河里跳,一边游泳,一边戏水,既好玩,又凉快。一天中午,刚吃过晌饭,我和几个同学,来到石桥上,我也模仿别人,不由分说就跳了下去。哎呀,一下便没影了!我的眼前一片昏黄,只顾慌乱地左抓挠、右扑腾,喝了好几口“老汤”,心想这回算完了!正在这危急时刻,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下把我拽到岸上,抱到了柳树荫下。我只感觉头晕脑胀,眼睛直冒金花,肚子咕咕叫唤……

    这天夜晚,我躺在炕上,久久不能入睡。我这个爬山上树的好手,一旦到了水乡,就变成了手足无措的“旱鸭子”,还差点丢了宝贵的性命。这个教训太深刻了!俗语说: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此,我每逢遇到事情,总是“一慢,二看,三通过”,尽量规避风险和艰难。正因为这样,我与不少良机失之交臂,平平淡淡地度过五六十年。我常常反思:这几口“老汤”喝得究竟值不值得呢?

(王连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标签:抚顺  王连仲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