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十七

2012-03-02 08:30 《抚顺广播电视报》 王连仲 553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十七饥饿 犹如一场瘟疫迅速蔓延    人们最不情愿看到的一幕,还是摆到了大家的面前。饥饿,犹如一场瘟疫,从农村到城市,从北方到南方,迅速蔓延开来。      我的叔叔在国民党统治时期...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十七

饥饿 犹如一场瘟疫迅速蔓延

    人们最不情愿看到的一幕,还是摆到了大家的面前。饥饿,犹如一场瘟疫,从农村到城市,从北方到南方,迅速蔓延开来。
 
    我的叔叔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曾经当过几天建军军官,属于内控使用人物。五姑父为抚顺发电厂总值长,还作为全国先进生产者,受到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我在政治上权衡利弊,决定把户口从虎台街的叔叔家,迁移到公园街的五姑家。
 
    我作为一个城镇居民,每月定量粮食为27·5斤,食油为三两。我长得人高马大,食欲非常旺盛,这点定量仅够半个月的消费。每天只好勒紧裤腰带,吃到小半饱就得撂筷,否则尽吃探头粮,弄个“粮尽弹绝”,那就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我本来正是年轻力壮、身体发育之时,每天都弄得饥肠辘辘,饿意难耐,晚上睡不着觉,只好爬起来看书。我感觉头晕目眩,四肢绵软无力,走路摇摇晃晃,投篮篮球扔不到篮筐。我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只能依靠注射硫酸钙艰难度日。饥饿不仅吞噬人的肌体,而且涣散人的意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
 
    我也有时回到乡下在家里吃饭。妈妈做饭可以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能把那点苞米面掺些野菜搅糊涂粥。那种挨饿的滋味真是难熬啊!有时乡亲们凑到一起,总爱回忆吃饱时的美好情景,进行一次无可奈何的“精神会餐”。
 
    我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可以直言不讳地说:“宁可坐穿牢底,宁可疾病缠身,也不选择忍饥挨饿!”人们有些迷惑不解:抚顺是一个人杰地灵、物华天宝的地方,一般说来,既没有大的旱灾,也没有大的水灾,所收获的粮食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回到家乡三家子村,作了一番简单的调查,终于找到了答案。1958年春天,一股强劲的“共产风”和“浮夸风”,也势不可挡地刮进了这个偏远闭塞的小山村。三家子村改为生产大队,隶属于大柳人民公社,下边划分为东西两个生产小队。生产大队实行集体所有制,同时成为经济核算单位。每个农户不仅土地、园田、山林被收归集体所有,而且车辆、牲畜、大型农具也要无偿“交公”。这样一来,生产大队变成了“农业工厂”,农民则变成了两手攥空拳,依靠工分吃饭的“农业工人”。村西庙台上那鼎古钟和村中电线杆上新安的大喇叭,成为大队头头指挥种地的得力工具。

(王连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标签:抚顺  王连仲  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