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五十二

2012-11-11 00:00 抚顺新闻网 王连仲 665
出版新闻专著《春华秋实》春天,无论哪年的春天,总让人们向往和留恋。或许是上苍的眷顾,1993年的春天特殊地来得早,走得晚,使大家能够尽情地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吮吸着幽幽的花香。此时,抚顺日报社接到上级的通知,开始进行新闻业...

出版新闻专著《春华秋实》

 

    春天,无论哪年的春天,总让人们向往和留恋。或许是上苍的眷顾,1993年的春天特殊地来得早,走得晚,使大家能够尽情地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吮吸着幽幽的花香。此时,抚顺日报社接到上级的通知,开始进行新闻业务职称的评定。1987年我已获得“记者”职称。这次评定职称明确规定,如果申报“主任记者”,没有大学本科学历者,则必须要有新闻方面的著述。我禁不住回顾这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旅程,前半段受到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的殃及,痛失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机会;后半段,又受到没有大学文凭的制约,曾一度处于迷茫和困惑之中。

 

    怨天尤人,只能增添烦恼;静候其变,等于自甘放弃。我毅然决定,正式出版一本新闻专著。在这之前,我作为策划人和撰稿人之一,曾经以抚顺日报财贸部的名义,先后与抚顺市私营企业协会、抚顺市财贸工会,联合编辑出版了《光彩的事业光彩的人》和《让生活充满微笑》两本书,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于是,我将近七年来采写的通讯、特写、报告文学,筛选出近百篇、共三十余万字,并定名《春华秋实》,意为“春发其华,秋收其实,有始有终,爰登其质”。我自任责任编辑、责任校对和版式设计,由青年画家王福顺设计封面,著名书法家于溥 题写书名。然后交由东方文化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令我欣喜异常的是辽宁日报高级记者、著名作家李宏林欣然为本书作序。李宏林是从抚顺这片热土上走出去的名家,对故乡的同仁常常给予特殊的提携和关照。他长着一副高大坚挺的身躯,蕴藏着一颗拳拳的爱祖国、爱家乡的赤子之心。他高耸的鼻梁两侧,有一双深遂、敏锐的眼睛,常常迸发出为百姓申诉疾苦、为社会呼唤正义的光芒。他采写的报告文学《走向新岸》、《追捕‘二王’纪实》和《人鬼之战》,成为人们百读不厌的新闻精品。他担任编剧的电视剧《家风》和《走向新岸》,在电视台播放时,男女老少争相观看,竟达到万人空巷的程度。

 

    李宏林不吝惜溢美之词,在《序》中用热情洋溢的笔调写道:

 

    我很感欣慰地从连仲同志的作品中看到,他在新闻作品写作中是很注重语言的修饰,文笔的流畅,也不仅反映在他既能直撞黄钟大吕,又善于洞箫横吹杨柳枝。而更为突出的是他很看重对人物的刻划。在这本集子的通讯中,他写了几十个人物,大都眉目清晰,心境明了,形象比较鲜明。

 

    李宏林在列举《甜蜜的事业》中的张继生、《得失之间》的金莲英以后,继续写道:

 

    生动的情节,精粹而又生活化的语言,把人物的心态和品德表现得真真实实,平凡而崇高,既感动人又教育人。一篇通讯,能把人物的精神面貌刻划得这样细致入微,能令读者读后在心湖激起涟漪,应该说是很难得的了。能在新闻作品中写好人物,是证明写作水平跨入较高层次的一种标志。连仲同志笔下能有这样一种收获,是因他在写作中常有一个标位,常年孜孜不倦努力追求的结果。所以纵观连仲的全部通讯作品,都是处在新闻价值和审美价值有机结合的水平线上。可以说,《春华秋实》的出版,是我省记者新闻写作中一个可喜的成果。

 

    毫无疑问,李宏林给予的高度评价,对于我来说,只能是一种鼓励和鞭策,没有丝毫可以值得骄傲的理由。

 

    《春华秋实》的正式出版,还得到了刘万石的鼓励和支持。刘万石,抚顺日报文艺部主任,写作出版了22本诗集,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他为人质朴、率真、诚挚,似有一点儿孩子气。我住在山上,他住在山下,相隔仅二三十米之遥,而心理似乎没有丝毫隔阂和距离。有一次,我到他家作客。三间居室里到处是书,古典的,现代的,精装的,平装的,使房间显得有些局促。可是,却没有一件时尚的家具。刘万石苦笑着说:“我把有数的工资都花在了书上,其它费用往往捉襟见肘!”他不愧为“诗的星空”中那颗睿智、纯净的星辰。当我将编排好的书稿,交给刘万石征求意见时,他以心与心撞击的火花,点燃了人世间最为炽烈、最为灿烂的熊熊火焰,为每一辑写下了别开生面的“题诗”。谁也不会想到,5年以后他因病英年早逝。一颗诗星的陨落,一时令煤城诗空黯淡,也叫朋友唏嘘不已。为了永远怀念这位同事加好友,请允许我将其中两首“题诗”转抄如下:

 

 

大潮春声

 

是什么震撼心的窗棂?

那是遥远而切近的隐隐雷声,

那是天边的春潮、桃花讯,

在玫瑰红色的朝阳里奔腾。

组合大潮吟诵的是生活的韵律,

那稻浪的金黄、钢花的繁星,

那橱窗里的满目琳琅,

那运动场的万紫千红。

我们不只是踏着语言的舞步,

潇洒地旅游人生,像风姿云影,

更是踏着岁月的涛头,奋然前行,

投入万马腾飞的时代风景。


一代风流

 

喷薄的太阳,是宇宙的风流,

明媚的月亮,是艺术的风流。

蓝天上风流着搏击的雄鹰,

浩海里风流着远航的飞舟。

灵峭的峰岩,是大山的风流,

轰鸣的涛声,是长江的风流。

草原上风流着骏马的驰骋,

沙漠里风流着驼铃的节奏。

灿烂的英姿,是青春的风流,

纯美的情感,是灵魂的风流。

千叠歌声万卷诗,英雄唱在今朝,

风流了山山水水,春春秋秋……

 

    如果说李宏林的《序》是一匹纯净无瑕的锦缎,那么刘万石的四首《题诗》,就是嵌缀在锦缎上的四朵绚丽夺目的鲜花。他们用妙笔写出的瑰丽诗篇和锦绣文章进行“包装”,使这本小书带着我的深情厚意,摆上了寻常百姓家的书橱、案头。此刻,就是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秋天无论在哪里总是美好的,特别是家乡的秋天。天空显得越发廖阔、高远,云彩显得越发洁白、悠然,一串串鸽铃声,传来丰收的喜讯。十一年前的春天,我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走进抚顺日报担任记者。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被辽宁省新闻高级职称评定委员会评为主任记者。我把第一本新闻专集定名为《春华秋实》,对于我这一段的人生之旅来说,是多么的恰如其分和名至实归啊!

 

  (作者系原抚顺日报社记者,现退休)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连仲  我的人生之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