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挹娄、勿吉、靺鞨三族关系的考古学观察

2012-11-17 11:33 中国社会科学网 王乐文 2951
本文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格局入手,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当时的三江地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分属于挹娄和靺鞨文化系统。文献记载的“勿吉”早期指的是属于挹娄文化系统的勿吉文化居民,晚期则是...

挹娄、勿吉、靺鞨三族关系的考古学观察

 

王乐文

 

挹娄、勿吉、靺鞨三族关系的考古学观察 图1

 

 

  本文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格局入手,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当时的三江地区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分属于挹娄和靺鞨文化系统。文献记载的“勿吉”早期指的是属于挹娄文化系统的勿吉文化居民,晚期则是来自北区的靺鞨文化系统的人群。文献把汉唐时期三江地区诸考古学文化的居民看成一个整体,不知道这里族群间的变故,把靺鞨人混同于已经被消灭(或消失)的勿吉。传统所说的挹娄—勿吉—靺鞨一脉相承的观点或许应该重新认识。这也反映出文献记载的古代族群实体有时候与考古学文化所反映的人群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挹娄、勿吉、靺鞨是我国历史上东北边疆的三个重要古族,古史记载他们是同族在不同时期的异称,现在一般认为,他们同属于一脉相承的“肃慎族系”:满族源于女真,女真的“民族主源先后是肃慎、挹娄、勿吉、靺鞨”。①但实际上,“肃慎族系”的各族关系复杂,需要具体分析。②据文献记载,挹娄、勿吉和靺鞨三族都曾活跃于黑龙江东部的三江地区。③从三江地区当时留下的考古遗存当能观察此三族的历史面貌。本文拟通过分析三江地区汉唐时期④考古学文化格局的变化,探讨挹娄、勿吉、靺鞨三族之间的关系,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

 

  三江地区考古工作开展较早,积累了丰富的资料,考古学文化的编年序列已基本建立起来。⑤目前的考古发现与研究表明,三江地区汉唐时期的考古学文化在地域上存在着差异,以东流松花江为界可分为南、北两个大的区域。南区包括牡丹江中下游和七星河流域,两流域间考古学文化面貌各不相同。北区以黑龙江为界又可分为两江(松花江、黑龙江)交汇区和黑龙江中游北岸两个小区,区域间考古学文化面貌也不甚一致。

 

  东流松花江以南地区汉唐时期考古遗存比较复杂,大致有七星河流域的滚兔岭文化、凤林文化,牡丹江中下游的东兴类型文化、桥南类型、河口遗存、以河口和振兴四期为代表的遗存。

 

  滚兔岭文化首先发现于双鸭山滚兔岭遗址,⑥并因此而得名。根据现有考古资料,滚兔岭文化分布的中心区域在七星河流域,西、南至倭肯河—挠力河一线。其边界大约西起张广才岭东麓,东抵完达山脉,北部不逾松花江,南部则与团结文化⑦接壤。目前资料显示,滚兔岭文化与团结文化的分界大体在倭肯河—挠力河与穆棱河之间的地带。据碳十四测年数据,其年代约在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2世纪左右,相当于中原的两汉时期。滚兔岭文化最有特色的器物莫过于角状把手罐,此类器物最明显的特征是角状把手。这种把手不仅见于陶罐上,还常被施用于陶杯上。冯恩学先生注意到在辽西地区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的墓葬中出土有这种角状把手罐,并设想:辽西一部分使用角状把手罐的人(郭治中先生认为是《山海经》所记“貊地近燕,为燕所灭”的貊人⑧),受到燕国驱逐,向东迁徙。“他们穿过松辽平原,顺松花江而下,翻越张广才岭,定居下来,其具有特色的实用器——角状把手罐——被当地文化吸收而传播到黑龙江流域。”⑨其实,大约相当于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角状把手罐在长城沿线的北方文化带非常流行,从宁夏银川南部⑩到内蒙古东部(11)皆有发现。内蒙古中南部的清水河县西岔遗址(12)也出土了此类陶罐,年代在晚商至西周早期,这是目前所见时代最早的。黑龙江地区在嫩江流域的泰来平洋墓葬(13)、红马山文化(14)以及牡丹江与松花江交汇处的桥南遗址(15)(见下文)也出现了角状把手罐的踪迹,年代大约都在战国至汉代。(16)可见,角状把手罐很可能是处于长城地带的人群沿嫩江和东流松花江携带过来的,同时还带来了松嫩平原常见的红衣陶壶。这为探索滚兔岭文化的来源提供了线索。此外,滚兔岭文化器物底部多有台(或称假圈足),尤以斜腹台底碗最为明显。斜腹台底碗与其北邻黑龙江中游沿岸的波尔采文化(详后)的碗(灯)(17)相似。最近赵永军先生就目前已经发表资料对滚兔岭文化作了专门研究,他所区分的A型“侈口深腹罐”与乌里尔文化“粗颈鼓腹罐”以及波尔采文化的同类器接近;从第二期开始出现的B、C型“侈口深腹罐”大口、弧(或略鼓)腹、小平底,在蜿蜒河—波尔采文化中可见到同类器,与早期的乌里尔文化的“大口粗颈罐”似乎也有亲缘关系。(18)鉴于以上分析,似乎可以认为黑龙江中下游沿岸的乌里尔文化和波尔采文化以及经松嫩平原西来的角状把手等文化因素与滚兔岭文化的出现和形成密切相关。滚兔岭文化区别于其北邻蜿蜒河—波尔采文化的另一重要因素——敞口、长颈、鼓腹、小台底的瓮(上引赵文“A、B型瓮”),虽然数量不多,(19)但却是滚兔岭文化的指征性器物。该类器物目前只见于滚兔岭文化,很可能是滚兔岭文化新创生的器类。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挹娄  勿吉  靺鞨  考古图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