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王连仲自传《我的人生之旅》之五十四

2012-11-25 00:00 抚顺新闻网 王连仲 1144
鬼使神差干上广告这一行我在农村部主任任上,可以说是得心应手,顺风顺水,得到各个县区领导的信赖和好评。清原县委书记刘振远曾经亲自布置:凡是抚顺日报农村部记者前来采访,一定要安...

鬼使神差干上广告这一行

     
    我在农村部主任任上,可以说是得心应手,顺风顺水,得到各个县区领导的信赖和好评。清原县委书记刘振远曾经亲自布置:凡是抚顺日报农村部记者前来采访,一定要安排好汽车、住宿、吃饭。他们在县城任何一家饭店就餐,可以由县委办公室签单报销。虽然我和我的同事没有给县里增添麻烦,但是,县里领导对我们的信任和关照,从中可见一斑了。
 
    1994年4月的一天,经过跌宕起伏的周折和紧锣密鼓的涡旋,总编辑单洪恒代表编委会,突然破例批准,调我到广告部协助主任工作。
 
    这一决定无啻于一声惊雷,在抚顺日报引起一片哗然:一个好端端的农村部主任不当,偏要委身给别人“作嫁衣裳”,这究竟演的哪一出呢?我还是在财贸部担任主任时,工业部新来了一位名叫麻志义的记者,转业之前是驻抚部队的营职干部。后来他应聘到广告部担任副主任。广告部原来为科级编制,在整个报社是个无足轻重的部门,仅设两个工作人员,应付日常刊登电影预告、遗失启事之类的业务。党和政府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后,广告事业适逢发展良机,广告也成为有志者趋之若鹜的岗位。
 
    我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曾经写过一篇小言论,居然对广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题目叫作《酒香也怕巷子深》:
 
    某商店进来一批“彩电”,一位业务员请示经理:“要不要打广告宣传一下?”经理急忙摆手说:“根本用不着,俗语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有花自来香、不用大风扬嘛!”
 
    其实,这话从传递商品信息的观点上来看,是一种并不足取的说法。
 
    酒也好,花也好,如果没有空气作为媒介,它是一点儿也“香”不起来的。试想,把酒装进瓶子盖严,把花用塑料薄膜包紧,前者似普通白水,后者也已与纸花无异了。可见,空气这个媒介对于“酒香”和“花香”的传播是何等的重要!一切开明的企业家深知,商品作为市场上交易的主体,更需要把它的信息迅速传播到广大顾客中间去。不单滞销商品需要这样作,畅销商品也需要这样作。而商品广告是传播信息的最好方式。
 
    一次,邻居张大伯患感冒一个劲地咳嗽,他的年仅3岁的小孙女,奶声奶气地说:“爷爷,去买‘痰咳净’呗!”可见,“痰咳净”这种药品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大作商品广告,真可说是达到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程度。
 
    在当今信息社会,谁愿意把酒店开在偏僻的“深巷”里呢!从传播商品信息这个角度上来说,不妨把旧话改为“酒香也怕巷子深”、“要叫花儿香,得靠大风扬”,不是更为贴切、恰当吗!
 
    我与广告结缘还有一个原因。麻志义的家与我的家都在东洲地区居住,上下班经常同乘一趟公交汽车,交往也就越来越频繁,感情也就越来越亲近。麻志义性格粗犷、倔强,为人豪爽、仗义,无愧于“西北汉子”这一称谓。他于两年之前,曾经专程来到我家,请我去广告部坐镇指挥,当即被我婉言拒绝。这次麻志义已经担任广告部主任,可能在经营上遇到了麻烦,认为我在工业、财贸、农村各部任职十几年,有着比较广泛的人际关系,必要时能够为他助一臂之力。于是,他以“三顾茅庐”的诚意,同我进行了一次交谈,请我出山与他共同把广告经营搞上去。
 
    我有4条理由“弃文经商”,涉足广告这一领域:其一,广告为方兴未艾的朝阳产业,我能够在知天命之年,驰骋于这片新的天地,无疑是人生价值的体现;其二,农村部所涉及的仅为三县一区、百万人口,而广告没有区域的局限,不受门类的制约,它是一门艺术,是一种创意,因而也是一次挑战;其三,几乎与我同龄的农村部副主任张戈,从事新闻工作30余年,爱岗敬业,无怨无悔,是位有口皆碑的老记者。如果我调离农村部,他会很快得到升迁。颇有知名度的记者范洪庄、王一,也有提干的机会;其四,“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只要将广告经营搞上去,就会获得相应的较高的报酬,无须讳言,这是一种挥之不去的诱惑。当然,对于麻志义的知遇之恩和盛情难却,也是一条客观原因。
 
    当我踌躇满志地来到广告部时,仿佛从山峰跌到了谷底,那颗火热的心立刻冷却下来。麻志义整天忙忙碌碌,很难寻觅到他的身影。白天上班时间,时而会听见搓麻将的声音,时而会看见业务员们扎堆聊天。有这样一位业务员,进款最多,欠款也最多,经过了解才发现,原来他在承揽广告时,就擅自把价格压低,广告欠款大都子虚乌有,作为领导却浑然不觉,甚至把他看成“广告明星”。我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发现广告部管理无章可循,经营无计可施,员工思想涣散,效益徘徊不前。我下定决心,准备与麻志义风雨同舟,重整旗鼓,尽快使广告经营重现生机。可是,他却对这一现状无动于衷。此刻,我才恍然大悟。难怪有人说:宁当鸡头,不做马尾。这时我才品尝出个中滋味啊!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偶然获得一条信息:抚顺市召开私营企业工作会议,评选和表彰了1993年度“十佳私营企业”。这些企业的法人,我大都非常熟悉。有的我还在他们创业初期,曾经为其“摇旗呐喊”,并且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如郝荣安、杨敏、孙兆林、申家祝、马夫等,均可称得上是朋友。我征得麻志义的同意后,便紧锣密鼓地投入到策划和实施这一系列广告之中。首先我把一些想法向他们下了“毛毛雨”,郝荣安一口答应:“既支持了你的工作,又宣传了我的企业,何乐而不为呢!”接着,我积极筹备和组织召开“十佳私营企业座谈会”。董事长和总经理悉数参加。副市长朱军、私营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魏福勤欣然出席。总编辑单洪恒致欢迎词,朱军作即席讲话。与会的私营企业家们先后发言,对抚顺日报以往的支持和鼓励,表示诚挚的谢意。同时也均表态:“用发布系列广告这一形式,树立了企业形象,宣传了产品优势,这个创意很好。”最后,广告部主任麻志义把实施的办法和步骤作了说明。会后,我和广告同仁频繁穿梭于这些私营企业之间,对广告的图表、词语进行了精心的设计。这一活动前后持续了一个半月,共计发布广告12块整版,经营收入达20余万元,取得了非常圆满的结果。
 
    这年7月的一天,市委决定调任张士华为抚顺日报社长,胡立民任总编辑,在全报可谓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这可能成为一种定律,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就是中层干部的“重新洗牌”。有的想保留现职,有的想借机升迁,因而一时成为“外交家”进行一场成效难料的斡旋。此时我已近56周岁,对此只能泰然处之。
 
    8月下旬,骄阳似火,酷热难当。麻志义出于照顾或者奖励的考虑,叫我参加庐山之夏广告研讨会。我坐火车,乘江轮,搭小巴,终于抵达“跃上葱茏四百旋,一山飞峙大江边”的庐山。我们下榻于牯岭镇河西路442号别墅,当年美国特使马歇尔,后来周恩来总理均下榻于此。与蒋介石、宋美龄夫妇,毛泽东、江青夫妇曾经居住过的美庐隔河相望。我们在会议间隙,参观了庐山人民剧院,1959年党的八中全会、1961年中央工作会议和1970年的九届二中全会,均在这里举行,为中国革命史写下光辉而沉重的一页;游览了唐代诗人白居易循径赏花而得名的花径;拜谒了农民起义军领袖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时留下的锦绣谷遗址;攀登了巍峨险峻的五老峰;探寻了石松横空、乱云飞渡的仙人洞,在素有“奇秀甲天下山”之称的匡庐,度过了紧张而惬意的4天。
 
    庐山的风光再好,也不能乐不思蜀。我带着欣喜的心情,回到了家乡抚顺。谁知,我到果品大厦找经理张继生洽谈广告事宜,无意中得知广告部租赁营业大厅,竟然做起了皮草生意!事后得知,有关人士向社长张士华信誓旦旦地请求,只要肯于投资,抓住天时地利,从南方进批皮草,准能赚笔大钱。万万没有想到,货物摆上柜台以后,尽管想方设法促销,可是,由于款式、型号、价格等诸多原因,几乎赔得一塌糊涂!
 
    我的心情从沸点一下降到了冰点。我仿佛走进了一片沼泽地,向前望寸步难行,往后看没有退路。如果说生活是一条激流,那么,我就是一片树叶,真不知道会飘泊到何方?
 
(作者系原抚顺日报社记者,现退休)

(王连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连仲  我的人生之旅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