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陈勇:自行车——载走岁月 驮来欢乐(3)

2012-12-11 00:00 抚顺新闻网 陈勇 2813
1973年3月与同学一起骑车到沈阳游玩,作者推着“东方红”牌自行车在东陵门前留影。记得很小的时候到同学家玩,一进屋就看见他家墙上端端正正地挂着一辆簇新的自行车,离地一人多高,车把都顶到天棚了。我被这硕大而醒目的特殊“壁挂...

陈勇:自行车——载走岁月_驮来欢乐 图1

“东方红”牌自行车说明书

 

    在买车和抓紧时间学车、练车的同时,其它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紧张进行中:买来大头鞋、狗皮帽子以及皮袄、皮裤等,还买了大木箱、柳条包等,甚至还买了斧子、刨子、锯等木工工具,准备到乡下后自己动手做些简单的家具什么的,自力更生,自食其力。命运弄人。虽然父母已经下乡走了“五七”道路,但我们3个子女却迟迟不能跟随其下乡,原因是父母走“五七”的地点并不在一起,爸爸被指派到新宾县,妈妈被指派到抚顺县,两人天各一方,我们当子女的无所适从,不知道应该跟着爸爸去新宾县,还是随着妈妈到抚顺县。为了把爸爸调到距城市近一些的抚顺县农村,与妈妈团聚,也好把我们都接到这里安家,爸爸、妈妈费了不少事。好歹把爸爸调了过来,当地生产队却没有合适的房子,两人寄宿在社员家中,我们小孩还是没法到农村与他们团圆。也许这正中了父母的下怀。可我们“赖”在城里没走,其实过得并不轻松。因为我们住的那栋小楼里,原来共有4户人家,情况大同小异,在“文G”中都被扣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挨斗被整,吃尽了苦头,此时其它3户都已经被赶到农村劳动改造去了。偌大的小楼里,只剩下年过7旬的姥姥带着我们弟妹3人(最大的14岁,最小的6岁),坚守这“最后的堡垒”,共度这“艰难的时光”。患有严重眼疾的姥姥不仅照料我们的一日三餐、起居冷暖,还操心我们的行止安危、身心康宁,每天傍晚都守在门前企盼我们的归来,吃过晚饭后,还要反复地叮嘱我们依次闩好院门、楼门和房门,老少4人蜷缩在一张床上苦挨漫漫的长夜。那时候我们似乎一下子长大了、懂事了,变得更加乖巧和听话,懂得了勤俭持家,竭尽所能为姥姥分担忧愁,在姥姥的带领下共度时艰。当然,对自己的坐骑也更加地爱护和珍惜了,我买来木锉、胶水、打气筒等工具,弄来废旧的自行车内胎,自行车轮胎扎了眼自己补,车圈“瓢”了自己平,车条断了自己换,脚镫子松了自己加固拧紧……凡是自己能修好的,都自己动手来做,尽量不花钱去修。这或许就是40多年前另类“留守儿童”的缩影吧。

(作者:陈 勇)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陈勇  抚顺记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