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赵广庆:从启蒙师到被暗诛的龚正陆

2012-12-23 11:13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2672
龚正陆,汉族,女真人称其为歪乃,生年不详,大约卒于万历二十九(1601)年左右。原籍浙江绍兴,约在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前后被建州女真王杲部扣留,留居苏子河畔,约在万历十七年(1589)前后投建州女真努尔哈赤部,充任家庭教师和政...
  龚正陆,汉族,女真人称其为歪乃,生年不详,大约卒于万历二十九(1601)年左右。原籍浙江绍兴,约在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前后被建州女真王杲部扣留,留居苏子河畔,约在万历十七年(1589)前后投建州女真努尔哈赤部,充任家庭教师和政治谋士,长达12年左右。

  龚正陆为人精明干练,博闻强记。社会经验丰富,熟知三教九流,士农工商,人情事故。他原在辽东地区经商,奔走于辽东马市与江浙之间。经营布匹、丝绸、人参、貂皮等土特产品。多有蓄积,成为辽东巨商和巨富。

  龚正陆留居苏子河地区时期,正是建州女真王兀堂、王杲以及海西女真王台争雄时期。女真人与明朝边官以及同汉人的矛盾不断加剧,民族矛盾与斗争极为复杂。他这个汉人以自己的才智,长期安全地生存在女真人聚居地区,当是一种奇迹。

  万历三年(1579),王杲被明朝所杀,龚正陆离开古勒城,游离于抚顺新宾之间,重操商业。这期间建州女真以佛阿拉为中心,在努尔哈赤统帅下,杀尼堪,攻兆佳,平哲陈,基本上完成了建州女真的统一。明朝对建州女真也倍加重视,加封努尔哈赤为建州卫都督佥事。一个新生势力正在蓬勃发展。龚正陆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于是他放弃经商,走上从政之路。万历十七年(1589),他主动投奔佛阿拉,当上了努尔哈赤的谋士。

  努尔哈赤对龚正陆的投奔表示出极度地欢迎。建州事业的发展急需士人的参与。当时的佛阿拉除去武夫之外根本不见文化人。不仅没有精谙韬略的智谋之士,就连一般往来文书也无人看懂。此时真可谓求贤若渴。龚正陆不仅通女真语、蒙古语,更能熟练地讲朝鲜语和蒙文、朝鲜文。努尔哈赤喜出望外。据《朝鲜李朝实录》载,努尔哈赤对龚正陆“极其厚待,尊为谋士。”从此,凡军事、政治、民事等有关军国行政事项都要与他商量。当时,建州女真对外界交往的文书起草、翻译乃至交涉谈判,几乎都要由龚正陆承担。现存于《朝鲜李朝实录》及其他早期有关历史文献中,许多文字都出自龚正陆之手。如他在投建州七年后的万历二十四年(1596)正月初五日,他代努尔哈赤写给朝鲜国王的行文中说:

  女真国建州卫管束人主主佟奴儿哈赤禀为夷情事。蒙尔朝鲜国、我女真国二国往来行走营好,我们二国无有助兵之礼(理),我屡次营好,保守天朝九百五十于(余)里边疆。有辽东边官只要害我,途(图)功升赏,有你朝鲜国的人一十七名,我用价转买送去,蒙国王禀赏……

  这个文牒语句不通,错别字连篇,可见龚正陆的文化水平较低。但正如《朝鲜李朝实录》所说:“虏中识字者只有此人”,“此人之外更无解文者”。所以龚正陆对当时的建州来说,也是十分难得的文化人了。

  龚正陆对努尔哈赤的贡献还表现在,他为建州培养了一大批人才。他除了日常充当努尔哈赤的顾问、谋士外,还奉命教授努尔哈赤的诸子侄,如褚英、代善、汤古代、阿拜、莽古尔泰、阿巴泰、塔拜、皇太极,以及阿敏、济尔哈朗等人。他们都以龚正陆为师傅。给爱新觉罗子弟以启蒙教育,在他们当中,许多人后来成为叱咤风云的开国名将,甚至成为开国之君。由此看来,龚正陆在缔造大清江山上立有特殊的功勋。

  龚正陆虽然文才不高,甚至有些文理不通,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典籍还是初知的。特别是对有关儒家学说,虽不精通但也能到其所以。“子曰”、“诗云”中所阐述的哲理,也能讲得明白。比如“忠君亲上”、“孝悌友爱”之类的古训,他能结合自己理解讲得形象动人。现在我们翻阅清代早期的文档就会发现,本来未进过学堂,未受过正规教育的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他们在许多场合竟然能说出那么多带有深刻哲理的观点,能够在较短时间里接受汉人先进文化。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建州和海西时,仍以“替天行道”打着明臣 “看边效力”的旗号,后来又提出“满汉一家”的国策,难道他们是天生自通吗?不是的,这与龚正陆早期对他们的传统启蒙教育影响有直接关系。

  龚正陆久居边陲异族之地,而且他又是站在民族的政治的风口浪头上,虽然他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的社会阅历,暂时而又平安地度过了悠悠岁月,但他毕竟是异乡汉人,政治上的阴云和雷雨时刻在威胁着他。于是他想到了那遥远的家乡。更是到了晚年,他的故乡之情,甚至“天朝故国”之恋也更加强烈。他一直思念着他的那个尚留在浙江老家的儿子。他曾经对前往建州老营的朝鲜使者讲起此事。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龚正陆曾请求使者为其帮忙,他对使者说,如能把离散多年的儿子带来,愿以金帛酬谢。朝鲜使者趁机提出条件说,你如果能把“贼”(指努尔哈赤)的机密告诉我们,“则我当招尔子使得相见”。龚正陆面对这种苛刻条件很是为难。于是他对朝鲜使者说,我是掌握他们的机密,但是他们就在我的身边,实在不敢述说。等我在四、五月间到满浦(中朝边界地名)时,“明白禀告老爷”。但是这件事朝鲜史书没记下文,不知后果。

  龚正陆为建州所用,明朝方面是知情的,并且有自己的看法。《朝鲜李朝宣祖实录》记载当时明朝廷对这事的看法是:努尔哈赤占据富饶之地,到处兼并,“阳为输款,阴蓄逆谋,老天有眼,幸亏用我华人的龚正陆,他不忘宗国,还算安分。”最使明朝访面担心的是龚正陆老死之后,奴酋的祸患就难以避免了。这种推算也无不无道理。

  对于建州,龚正陆太重要了。也正由于他重要,努尔哈赤对他的言行,乃至对他的思想动向格外留心。

  龚正陆在建州的活动,断续记载于《李朝宣宗实录》、申忠一《建州纪程图记》和《明实录》(日本内阁文库本)。我们发现从万历二十九年(1601)以后,所有历史文档只字不见有关龚正陆的记载,他的信息全然不见了。是告退了?是因病老死了?还是因罪被杀了?如果是因老而告退了,说明这人在当时还活着,只要有人在还有他的子孙在,就不会没有声息,何况他是对清代的奠基是有功之臣。考努尔哈赤时代的惯例,凡对建业有功者均得封赏,如本人亡故,则将荫泽子孙,并赫然载入史册,此事不胜枚举。可是龚正陆本人和他的后人却终不见封赏之册,暗然消失。这就证明他是在任时因罪处死并被除名。他犯了什么罪?已知的是拟去满浦向朝鲜泄露建州军政秘密,以换取与身在浙江家人的联系。因此以“叛逆”罪断然除掉。清朝开国时的极重要人物,因“叛逆”被诛杀者,均在《实录》乃至宗谱上将其除名。如开国功臣阿敦、李延庚等在有史料上均无名,本是爱新觉罗氏的阿敦却在本宗族的玉牒、宗谱上断然消失。

  被努尔哈赤极为尊崇,对大清开国立有大功的龚正陆,最后却被努尔哈赤诛杀灭迹,以至株连家人,被贬为奴,家产籍没。

  2011.9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龚正陆  努尔哈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