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兄弟之盟”下后金与朝鲜贸易初探

2013-01-03 11:01 山东大学学报 林红 2105
天聪元年(1627),后金与朝鲜几经周折正式订立“兄弟之盟”,双方约定:“今后各遵约誓,各守封疆,毋争竟细故,非理征求!……两国君臣,各守信心,共享太平,皇天后土,岳渎神祗,监听此誓!”自此双方由非正式关系进入到兄弟盟邦...

“兄弟之盟”下后金与朝鲜贸易初探


  林 红

 

 

  天聪元年(1627),后金与朝鲜几经周折正式订立“兄弟之盟”,双方约定:“今后各遵约誓,各守封疆,毋争竟细故,非理征求!……两国君臣,各守信心,共享太平,皇天后土,岳渎神祗,监听此誓!”自此双方由非正式关系进入到兄弟盟邦时代。

 

  后金与朝鲜建交,对后金来说,除提高其政治地位、突破明朝军政“封锁”外,主要的是使双方的贸易由人民之间的自由往来走上了带有政治色彩的道路。

 

  两国建交之后的贸易是在使臣往返之际进行的,也称使行贸易。作为“兄国”的后金首先提出预定其数目,而朝鲜则认为“两国礼单,各以土产,岂可预定数目”。后金又提出使臣往来的次数为“秋冬各一度”,开市交易则一年四次,即春、夏、秋、冬四季各一次。后又考虑冬季太寒冷,商队往返不便,于是将冬季开市一款删除,每年开市三次,使臣往返两次。而朝鲜却提出“虽春秋开市,物货亦虑其难办,况三季朔开市,何以应办乎?”“六月则农物方急,且多雨水,开市难办。”最后后金还是依朝鲜的要求,义州市每年春秋各开一次,每次为期一个月,各派官员监市,讲定价格,开市人马食宿费用由双方自行负担,使臣往来也每年春秋各一次,如有不得已需要互通之事,则不在此限。使臣往来时,使团人员可带商品交易,也可带商人从事贸易。


  天聪二年(1628)二月二十一日,义州开市,这是后金与朝鲜建交后的第一次开市。义州位于鸭绿江岸(朝鲜人称鸭绿江为湾,所以又称义州为湾上、江上或中江)。开市的第一天,后金派遣英俄尔岱率领“空前绝后”一千余人的庞大采购团到义州,并派“守护军三百余”保护。朝鲜商贾则来者不满三十人。后金原来希望“英俄尔岱等领八将专营开市,所率千余人,而军马所食,专赖于贵国(朝鲜)云”。朝鲜则答以“两西板荡,你等所知,三千石米尚且艰备,许多军马所饷,安得卒然应办云?”因此英俄尔岱等率领的一千三百余人饥饿难捱。英俄而岱曾斥责朴兰英、李泺及义州府尹严幌等:“俺等至此,贵国顿无供馈之意,暴露风雨,军马饥饿,两国相好之意安在?且闻商贾来者,不满三十人,而牛则不来云,以何物货交易乎?”第一次义州开市,后金采购团所买的物货仅“一万四千余两云云”。截至满清入关以前,义州市只开了两次。


  后金为了扩大同朝鲜的交易范围,在朝鲜答应义州开市之后,又提出了会宁开市的要求。会宁属于朝鲜成镜道,与后金的宁古塔毗邻,自古也是互市之地。天聪二年(1628)二月八日,后金派遣使臣高牙夫携国书前往朝鲜,交涉会宁开市事宜。国书中说:“今两国既成一国,中江大开关市。窃思东边之民,原在会宁做市矣!今见此处开市,皆欲往会宁贸易。料无王命,会宁官岂敢擅专?故具悉预报。如允当,速令会宁官遵行。”朝鲜却以物力不足而拒绝,“……今则壬辰变后,藩胡无一人在者,不能行买卖已久”、“空虚之地,以何人物得成市贸也”。


  由于义州开市不理想,又加上会宁是后金所熟悉的交易市场,因此后金坚持会宁开市,并且采取各种手段以致“恐吓”要求开市。但直到秋天朝鲜才允许,并且双方约定,每年开市一次,各派官员监市,后金开市人等食宿费用也由后金自行负担。这样,从天聪二年(1628)开始至天聪八年(1634),后金与朝鲜共进行了三次会宁边市贸易。


  会宁虽然准许开市,但没按规定每年开市一次,其原因在于会宁地理位置偏远,且久已不开,所以其开市的规模和贸易额不能和义州相比,只是皮货牛只买卖的市场。另外,后金不遵守开市规定,敲榨勒索,加大了朝鲜的负担,造成双方交易不能正常举行。


  后金除借“春秋开市”向朝鲜获取所需物品外,朝鲜每年还需派春秋信使到后金输送岁币。自天聪元年(1627),朝鲜“输岁币于金国者”,计有:“杂色绸合六百匹,白苎布二百匹,白布四百匹,杂色木棉二千匹,正木棉五千匹,豹皮五十张,水獭皮二百张,青黍皮一百六十张,霜花纸五百卷,白绵纸一千卷,彩花席五十张,龙文席一张,好刀八柄,小刀八柄,丹木二百斤,胡椒、黄栗、大枣、银杏各十斗,干柿五十贴,金鳆十贴,天池雀舌茶各五十封。”


  朝鲜与后金订立和约是在大兵压境下的不得已之举,因此朝鲜不会诚心诚意地履行这些屈辱的条件,而是尽量搪塞敷衍,并伺机废除这种约束。天聪三年(1629),后金二贝勒阿敏率军内扰,占据了永平、遵化四城。次年被明国击败,只好弃城。朝鲜得知明朝的胜利,极为高兴,大事庆祝,对后金产生了轻视之心,当年的“岁贡”大大减少。后金大为生气,扣留了朝鲜使臣,并致书朝鲜,严词诘责。朝鲜只好又派郑文翼为使臣,出使金国,所携方物“原礼单所赠外,别单之数亦多”,计“青布四千匹,白绵绸一百匹,白木棉三百匹,青黍皮五十张,雪花纸一百卷,白绵纸五百卷,油屯十部,豹皮五张,花丝绸七十匹”。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