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棚改

抚顺棚改

抚顺棚改:刘跟党的感恩情结

2012-10-10 14:09 抚顺7000 孙辉 605
刘跟党,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瘦小的身材透着精神,一身旧布衣显着简朴,明显是简单锔染过的一头黑发,现出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早已过了花甲之年的她,是属于有强烈翻身感的那一代:“我从小就受到党的关怀,我一小就没母亲、我在农村,学校学杂费都不让我交,家困难...

第十篇:刘跟党的感恩情结抚顺棚改:刘跟党的感恩情结 图1

刘跟党,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瘦小的身材透着精神,一身旧布衣显着简朴,明显是简单锔染过的一头黑发,现出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早已过了花甲之年的她,是属于有强烈翻身感的那一代:

“我从小就受到党的关怀,我一小就没母亲、我在农村,学校学杂费都不让我交,家困难没念几年书。上几年我爸就让我上生产队干活去了。从那时我就跟党建立了很厚很深的感情。我从十九岁就要求入党,我为了加入党组织、为了跟党一心走,我把我的原名都改成刘跟党。我2001年六月二十六号入党,我把我的生日都改那天了。对党的恩情我报答不完。

“我在茨沟棚户区哪个地方,居住时间挺长了,三十余年了。我一开始到那是大板房四面透风,后来龙凤矿条件好了盖了砖房,但环境污染特别严重。咱们家种点小菜西红柿、茄子都不长都烂,特别工业用水喝了三十多年,每到下雨天那水像泥汤子一样,那里老百姓挺苦的。

“要感谢上级领导对咱棚户区的改造,茨沟有希望了,我的心情也特别激动。一开始号召搬家的时候,我想到我的困难是什么呢,我老伴儿是慢性病身体不好,右臂、右胳膊不能干活,我家里还种点地交租的,家里三个男孩,两个待业在家。我就起早贪黑提前一个月我就开始做准备。破家值万贯,东西挺多。特别是咱们那点地耽误事,老头身体不好,好容易种的要秋收了,假设说我不能搬、拖到最后也没人说啥,但是我想到我是有组织的人,尤其党龄不长,我不应该给组织找麻烦,我应该带头搬家。首先我和我老伴儿核计在地里搭个窝棚,地离居民居住的地方挺远,一半会儿占地占不到,咱们俩先这么克服着吧,先把家搬了。搬家头半个月睡觉时间很少,东西得一点一点归拢,尤其我这么大年纪了,都扔还舍不得,还得细水长流过日子。

“租房子这里非常困难,一期动迁房子租得差不多了,二期租房子更困难了。我也没租着房子,我就借一个临时放东西、的那里还漏呢,我就拿个塑料布把搬的东西就搬到哪里了。社区领导也不知道我搬得这么突然,他说你咋搬得这么快呢,我说咱们茨沟可下翻身了、我说我年龄大了,也不能有大作用,首先我自身我要把我、自己起个带头作用。”

她从小受到党的关怀,她又把棚户区改造视为茨沟的第二次翻身,她说党的恩情我报答不完。她珍惜那些温暖的源泉、感动的所在,就像珍惜自己的眼睛和心脏。她怀着一颗火热的感恩之心,不计得失,不计回报;即使面对艰辛困苦,她也扛起所有的日子,没有一句怨言。她的心像水晶般纯洁,是朴素的、本色的、又是真实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棚改  盛世大搬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