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棚改

抚顺棚改

栾国才和他的义务搬家队(2)

2012-10-10 14:12 抚顺7000 孙辉 634
“浪是水,浪消失了,水还在”,这清纯、善良之水植根于底层群众的心中。普通人的真诚,普通人的善良,在生活淡淡的流转中散发着朴素的芬芳。有时候,让人感怀的记忆,不是震撼天地的口号和壮举,而是生活中那点点滴滴的美好与温馨。让虎西社区党总支书记罗继红...

 谁家有什么困难,咱谁家都能帮!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即将告别棚户区的拆迁现场,他们,贫弱聋哑残的一群,身着背心裤叉,晒得发黑的皮肤,汗迹、煤灰,浑身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然而党和政府的阳光普照,使他们的心中涌有一汪清泉,他们的形象又是那么高大,那么顶天立地、朴素自然,那么使人心动、令人慨叹。在传统道德被消磨淡化的年代,被视为弱者的心底,却坚守着这样一方质朴的精神家园。

那天加到9点,我说咱不能干那么晚,我说武玉强你赶紧走吧,你妻子还挺傻的,孩子那么小,她根本不能做饭,她自己再走丢了,搬到生地方。罗姐,你放心吧,她这几天熟悉这个道了,家里我给买好面包了,有矿泉水,我儿子能给他妈拿着吃,我给饭都整好了。我说栾国才,你媳妇还哮喘,我说你赶紧回家做饭吧。罗姐,你放心吧家里都安排好了。齐宝华一个人没有啥说的了。吕玉广,我说吕玉广,你回家帮帮你妈。没事,罗姨,我妈知道我这两天忙,不用我,我妈照顾我爸这两天,没事了。那我说了,这么晚了,吃饭咱说也挺那啥地。我说一人给你们10块钱吧,不用钱,一分钱也不要。我说不行,这个钱必须得拿着。回家吃个现成饭,明天早晨饭也带出来,赶紧,你们拿着。我挺感动地。

有一天拉到第二趟回来了。她家上到十一厂山上特别陡,她装的东西都是挺沉重的物,没有正经八北东西,司机都怕出事,开车这些人都说了,这个精神病再搬家,咱们谁也不去了,她家亲属来找来,没想到是社区,这些人都以为是亲属呢。到那边还得把老头安排好,把王焕征,单庆梅的丈夫安排好,把饭给他带去。买的包子给带去了,把社区独轮车都推去了,煤坯卸到外边不行,往屋里推推,这些人都没有怨言。

那都黑了。当时我回来一瞅、当时感动地,咱们那个齐宝华、还有栾国才看着咱们门口那个台没,累地都趴在台上了。还逗笑话呢,这挺热乎,白天晒的,没事,我说你们累就休一会,咱也不是说这一下子就给她那什么,没事,没事,给搬完得了。罗姐,就差一户,干啥呀。我挺感动地。刘志友,就是头一天咱们给他准备工作做好了,第二天搬了一趟大车,大解放车那种。夏阳佳咱们是用独轮车足足推了三天,头一天是给他收拾卫生去,倒骑驴和手推车4个车,借的。单庆梅家就半个月。

象栾国才自始至终天天来,这阵也累的够呛了。有事一吱声,不管干啥,下去贴个通知全是他,也是咱们巡逻队队员,搬家队队长,服务队队长,又是咱们联络员。就是一个普通下岗职工。

这就是栾国才,粗俗的外表掩盖不住善良和挚朴的本性,红里透黑的脸膛上总是挂着微笑。他说自己很不会讲话:

我一家三口,爱人浑身都是病,孩子念中学,家里生活靠低保呀,平时拣点破烂贴补生活,这次搞棚改啊,我们家可以上楼了,全家都很高兴,我琢磨给社区、街道干点什么呢,罗书记找我,成立搬家队,好啊,我第一个报名,选我当队长,我领头干。政府、社区为俺家好,咱们也干点啥回报社会啊,苦点累点,这也算不了啥,哪家有困难了,咱们也帮他做点啥,咱们心里也高兴啊,对不。

爱心本无高下之分。当爱心不仅仅是钱财,当爱心不再居高临下时,爱心就不只是你流向他的,还是他流向你的,流向社会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棚改  盛世大搬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