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投稿

泊兰德迈:大官屯,我人生的始发站(3)

时间:2013/7/1 11:24:42   作者:泊兰德迈   来源:抚顺7000   评论:1
内容摘要:在我写的一篇挺矫情的随笔中有这样一句话:“被那铺冰凉的土炕迎接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发觉文学那东西对我有多重要。“呜里哇嘡嘡,娶个媳妇尿裤裆”,“xxx他娘脚趾盖儿长,三步两步迈到沈阳”……这类粗粝的原生态歌谣滋养了我贫瘠的童年。”这里所说的那铺土炕,在大官屯火车站以北的福...

  由日本南满铁道株式会社修建于1923年的抚顺南站火车站,眼瞅着就要随着沈阳—抚顺轻轨铁路的兴建而烟消云散。在南站火车站的线路、设施拆除而抚顺北站业已进入改扩建施工的特殊历史阶段,二等小站大官屯站也就承担了这一非常时期的非常使命。


  实际上在沈阳铁路局统辖的所有车站里,大官屯火车站是一个地位很重要、级别比较高的车站;抚顺南站和北站都是科级单位,而它的行政级别是县团,原因是它的战略地位特殊、货运功能强大。


  大官屯火车站是一个大集站,站台向南横向排列着二十几条铁路线,还有调转车头用的设备。计划经济时期,它把一个大型重工业城市产出的煤炭、石化、钢铁、有色金属、机械、建材等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官屯火车站紧紧依偎在中国石油化工第一厂——抚顺石油一厂的胸前,而这个厂的背后,便是名满世界的抚顺西露天煤矿。具备经济眼光的人不难从中看到规划设计者如此布局的良苦用心。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多穷啊!而抚顺的矿产资源和重工业产品,相当丰厚!


  大官屯附近有一个辽代瓷窑,史上有大官窑之称,遗址早就湮灭了。我在市博物馆见过几件出土的黑釉瓷器,稚拙而纯朴。大官屯跟这个大官窑是沾亲带故还是一码事,我不得而知。我在百度上搜索出一些相关信息,河北和辽西农村分别还有叫做大官屯的村子;至于文官屯、吴官屯、唐官屯、施官屯、张官屯等以姓氏命名的“官屯”,大概就数以千万计了吧。每个人都注定走很多路、识很多人、阅很多事,必然都是从自己的故乡开始,不管它多么平凡,跟它有没有名气也全然没有关系;比如你走进浩瀚的森林阅读树木,眼光也必然始于第一眼看见的叶片。所以我家乡的官屯虽则是那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官屯”之一,却是我个人拥有的一份独特记忆。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活过几十年后,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把很多事情在脑子里搅成一团糨糊;如果不精心收拾,童年的生活记忆就会像一页写过的稿纸被久久泡在水里,所有字迹将无法辨认。


  我从下生到成家立业,总共在大官屯居住了二十六年;回老院子探望父母,又不少于四年光景,加在一起就是三十年。三十年对于一个地方的阅读,哪怕再马虎大意,也必定会刻骨铭心。现在我闭目冥想,大官屯高低错落的平房小楼,灰色的砖墙、灰色的土马路,似乎渲染成了刮都刮不去的情感和思维底色;那儿每一条街路的走向,包括拐角处的电杆,每一家店铺的门脸,包括掌柜、服务员的相貌,甚至在电影院门前经营小铺那位老爷子脸上的痦子……都是那么鲜明。有一天傍晚,年轻的父亲给了我两毛钱,叫我去小铺打酱油,我拎着酱油瓶子一出家门,就被小伙伴裹挟去了大官屯火车站,等到猛然想起打酱油的任务时,父亲已经怒气冲冲地来到我的面前,抬腿在我屁股上卷了一脚——到现在想起来,屁股上还隐隐作痛。


  离开家乡之前,我被小学同学邀请到大官屯火车站附近喝酒,正是改革开放这三十年间,这儿老旧低矮的大片平房和几处小楼,已经被标准规制的住宅楼取而代之;走来走去的人群中,极少能见到熟悉的面孔了。可是,我们居然隔着酒店窗户看见了“文G”时期一位“江湖”大哥。我与同学相视一笑,人生的迅雷不及掩耳便都马虎在这莞尔中了。


  2009年1月17日北京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标签:泊兰德迈 大官屯 抚顺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