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世荣笔下的张榕与张作霖

2013-01-12 21:23 抚顺市档案馆 高群 2119
据《抚顺县志略》记载:世荣,字仁甫,号耀东,蒙古土默特氏,县境六乡金花楼人。性情沉静,博通书史。应童子试,累试冠军。二十七岁,补博士弟子员,以实学训迪生徒,成就颇众。光绪癸已恩科登贤书,甲午联捷进士,乙未(1895年)殿试二甲,钦点翰林庶吉士,累迁...

世荣笔下的张榕与张作霖 

  

世荣笔下的张榕与张作霖 图1

 世 荣


    据《抚顺县志略》记载:世荣,字仁甫,号耀东,蒙古土默特氏,县境六乡金花楼人。性情沉静,博通书史。应童子试,累试冠军。二十七岁,补博士弟子员,以实学训迪生徒,成就颇众。光绪癸已恩科登贤书,甲午联捷进士,乙未(1895年)殿试二甲(第73名),钦点翰林庶吉士,累迁至国子监司业。壬寅、癸卯连岁开科场于河南,公往录士。时国子监录科向有额外陋规,士子苦之,公出示禁绝,士论翕然。


    丙午,陛翰林院侍讲学士。自变法以来,各省财政奇绌,而东省立有省税名目,公以“五不可”列疏入奏(《请更奉天新税议》),大旨以培国脉、体民情为请,桑梓赖之。公母叶太夫人于归后数年封,翁刘滋公逝世年尚未三十也,苦节自励,上养孀姑,下抚孤子。公卒至成立,及公补博士弟子员,适值太夫人旌表节孝乡里,荣之。后数年,太夫人卒,哀毁尽礼,著行述数千言,又尝以所著诗文诱启后进,传诵弗衰。子三人:长宝贤,四品荫生,高等巡警优等毕业,奖励八品警官,京师南城总厅行走;次、三均肄业学堂,能继其世泽云。

  

世荣笔下的张榕与张作霖 图2

张 榕


    世荣能诗善文,在《抚顺县志》中多有记述。他与张榕的哥哥张焕柏(奉天赈务委员)熟识,又在北京与求学的张榕相识,对张榕有深刻的印象。民国元年初,张榕被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及奉天前路巡防营统领张作霖谋害。下文为世荣所写,时间不详。


  《题张烈士自书歌辞后步孙石叟原韵》:“烈士名榕,字荫华,其兄新甫君,余旧交也。清光绪壬寅癸卯间,烈士游学京师,立于余第者一载。举止轩昂磊落,向不犹人,心窃异之,许为大器。乃自入译馆,多结交天下奇士,渐染于新学日甚,又目击时事,愤懑深邃,弃学拟东游,旋以疑似入犴狴,非其罪也。辛亥革命事起,赦党人乃得归邦人士以保卫桑梓,故名立保安会,以烈士预其议,又立亟进会,举君为之长,乃竟由此以疑似致命,呜呼!惨矣。孙石叟先生题烈士所书自作歌词绝句三首,因依韵和之,姑以志往日相与之情及雪泥之迹焉。耳至其是非得失,他日自有定论,兹不具赘也。”


   负笈燕台过我时,丰姿飒爽异常儿。谁知结纳多奇士,别自相当建鼓旗。

   难将曲直辨蓬麻,报国无成已破家。粉骨碎身都不管,只余仙李尤中花。

   不教勇气挫分毫,侠意豪情写楚骚。世人如今君见否,江河日下更滔滔。


   附孙石叟先生原诗三首:


   鼎沸狂澜过渡时,君能殇国是男儿。请看碧血淋漓处,早已辉增五色旗。

   纷然国事已如麻,孤愤填胸岂有家。成败是非原未计,糜身成粉血成花。

   当兹胜墨邈含毫,一曲歌行寄楚骚。尚有如花时感欢,惊魂不禁泪波滔。


世荣笔下的张榕与张作霖 图3

 张作霖


  自称“起居德官、翰林院侍讲学士”的蒙古世荣在张作霖遇难后写了一篇祭文,名为《祭大元帅张公雨亭文》,其中高度评价张作霖“叱咤风雷,煦高五岳,名震九垓”,又称“独是往昔,令人追维,革命事起,寰海阴霾。公毅然砥柱澜回,坐镇三省,净扫氛埃。纪纲整饬,上下和谐,安良除暴,和众生财,百废俱举,大启宏观......自今以往,天际萦洄,日星河岳,灵爽昭垂,再瞻伟度,铜像崔巍,高山景行,万古低徊......”


   世荣,作为一名清末民初的知名文人,京师和奉天的大儒,周旋于达官权贵之间,他是通晓官场和政治的,他也非常清楚张榕和张作霖是一对仇家。当年,张作霖设计谋杀并目睹张榕横尸街头,而且事后张作霖还抄了沈阳张榕及其兄长的家,查获现银五万余两。从以上两篇文章中,无法辨别世荣的政治立场,是倾向于激进的革命勇士张榕,还是倾向于保守的奉系军阀张作霖,只有他内心才最清楚,后人是无从知晓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