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曹家庄脱险之谜

时间:2012/11/14 21:03:00   作者:王振海   来源:《王振海回忆文选》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九四九年初,我随部队渡江南下,八月,被分配在福建省的惠安县工作。由长期从事武装对敌斗争改做地方政府工作。这个县是东南沿海较大的县份,海岸线比较长,华侨较多,又距金门、台湾很近,政治情况很复杂。当时刚刚解放,敌人不断从海上和空中对我偷袭,国民党的...

曹家庄脱险之谜

王振海

 

曹家庄脱险之谜


  一九四九年初,我随部队渡江南下,八月,被分配在福建省的惠安县工作。由长期从事武装对敌斗争改做地方政府工作。这个县是东南沿海较大的县份,海岸线比较长,华侨较多,又距金门、台湾很近,政治情况很复杂。当时刚刚解放,敌人不断从海上和空中对我偷袭,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及土匪特务也经常干扰破坏。而我们刚刚成立不久的县机关干部,除当地少数地下党员和部分新参加工作的知识分子外,大都是从南下部队转业到地方上的北方人。考虑到当时社会秩序还很不安宁,在过第一个春节时,我们决定所有干部都不放假,一律坚守岗位,以防不测。


  除夕之夜,县城里大街小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当地人都在家里欢天喜地地做长寿面吃。县机关的一些北方干部则集拢起来自己动手包饺子。县政府机关仍暂时使用历代沿用的旧衙门,一条林荫甬路直通后衙古朴的庭院,院落里松柏错落,苔藓遍地;厅堂里,同志们包饺子时候的欢声笑语,离很远就能听得见。


  当时,有个同志突然大声地向大家说:“今晚是全国即将解放的头一个年三十,我提个建议,请王县长给咱们讲个故事好不好!”他的话音刚落,大家就热烈响应,还给我鼓了掌。这个突然袭击,使我一下子傻了眼,你不讲他们就一个劲地鼓学,于是我就借题生情,讲了一个八年前,我与战友们遇险得救,怎么得救的谜还没有完全解开的故事。


  事情发生在一九四二年,也是快要过春节的时候。我当时是河北省赞皇县武委会副主任(按照当时的战区划分属太行的一分区管辖),在县的一元化对敌斗争指挥部担任参谋主任职务。这个县在当时虽然仅是个不足九万人口的小县,但因地位重要,东临平汉大干线,西靠太行山,又距敌华北战略要点石家庄很近,所以成了敌人的眼中钉。因此,他们对我抗日根据地除了经常进行扫荡外还集中兵力,前后进行过两次大推进,修碉堡三十二座,筑封锁沟近二百里,阴谋致我抗日军民于死地,而对其占领区则除了发展伪组织,建立伪政权外,还不断对各村庄进行突然包围袭击,反复清乡,捕捉我抗日军民等,给我们造成的困难是非常大的。


  我们为了战胜敌人,针锋相对地和敌人进行殊死斗争,就在一九四二年春节即将来临之际,根据县委和指挥部的统一部署,要利用年关快到的大好时机,动员党政军民一切力量,向敌后的敌后进军,开展全面的政治攻势。我的分工是配合一区的党政和游击队,深入敌后执行任务,配合全面总出击。具体说,就是深入到被敌长期盘踞的阳泽村据点和周围村庄,召开伪家属,伪亲属和各种伪保甲伪组织人员会,配合游击队包围鱼山大炮楼,向敌人宣传喊话。


  接受任务后,虽然太阳快要落山了,为了赶路程,我们还饿着肚子从根据地马峪村出发,一口气步行三十多华里,在河庄村附近一个叫白杨沟的地方偷偷地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深夜来到阳泽村,并立即和地下党取得了联系。阳泽村是个较大的村子,群众的抗日觉悟很高,抗日战争爆发不久,这个村就有三十多名热血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我们的第一任抗日县长白区老党员张世儒烈士就是这个村的人。这个村子沦陷已经多年,但是全村一千六、七百人没有一个当汉奸的,所以,我们到这个村子执行任务还是很放心的。当晚,我们硬是饿着肚子,按照预先安排,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振海回忆文选

标签:王振海 回忆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