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代抚顺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时间:2013/1/20 11:19:23   作者:齐维志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1987年春夏之际,在辽宁省海城市、海城河南岸的响堂村,一村民在修房基取土时,挖出一个粗质陶罐,内装铜钱1.5公斤。已腐蚀一部分。经整理辨认完全是清一色的满文“天命汗钱”。近300枚。有的已破碎成片。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1987年春夏之际,在辽宁省海城市、海城河南岸的响堂村,一村民在修房基取土时,挖出一个粗质陶罐,内装铜钱1.5公斤。已腐蚀一部分。经整理辨认完全是清一色的满文“天命汗钱”。近300枚。有的已破碎成片。


  其中有几枚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有厚0.3厘米者1枚;次之0.299厘米厚,还有一枚为0.2厘米厚,其余厚在0.14-0.18厘米之间。直径最大者3.05厘米,最小者直径为2.66厘米。最重者15.6克,最轻者7.3克。钱纹有的较细、有的较粗,背幕方穿有错范者。此批古钱币锈色为铜绿石红相间的生根透骨锈,铜质赤黄,有少许黄沙河淤土粘在表面,个别的正面有跑铜漏铸缺肉现象,均素背无文和其他记号,大都面郭窄而背郭宽。


  以上几枚“厚重钱”,经名家认定,属后金建国初期所铸。


  这批铜钱的出土,无疑对研究后金时期的经济、政治、军事、疆域、贸易往来等情况,提供了可靠的佐证。


  在这一地区出土满文天命汗钱,在诸多的收藏家,学者的著作中,均文墨不多,注说更为鲜见,故对此种钱币在辽南出土作粗浅论说,恭请泉界名家同好见教。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从历史沿革和疆域发展来看:在海城市区出土后金货币——天命汗钱,这是历史的必然!努尔哈赤父子,在祖国的光辉史册上,占有重要地位。而满文、汉文天命钱也是较为珍贵的一个币种。尤其是满文天命汗钱清一色的出土,也确属难得,其中几枚特厚型天命汗钱就更加显得是罕见之物了。


  “丁氏谱”中说:“质俱厚重者,皆当时始铸也”。《辽宁钱币·清代部分》也说:始铸的满文天命汗钱和汉文的天命通宝钱,先铸者厚重,后铸者轻薄。满文钱大于汉文钱,其厚、其重、其轻、其薄各为多少,均没有说出具体数字,可见也是没得到实物也,也是顺理成章。这里出土的铜钱中就有几枚又厚又重者。因此种“厚重者”是初期始铸者,故流传及出土者极少。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掠其钱无所用,高积如山”①。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公元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天命元年)“铸天命汗钱”②。今天所见到的用红铜铸造的“天命汗钱”,它一面无文,另一面为无圈点满文。是努尔哈赤的铸币并没有大量流通,以后以“银子充足,不必铸造”③为由而停止铸币,当时大宗货币交换流通仍沿用明朝的白银。“努尔哈赤攻占辽以后,设管理贸易的额真。商品的价格和税收,援依明例”④。而民间的正常贸易交换则仍用铜钱作为主要货币。


  这种满文铜钱的文字读法又与历代铜钱文字读法不同;该币钱文的读法是先左后右三上四下。即左边的老满文为“阿铺开”,是汉语的“天”字;右为满文“夫令阿”,即汉文的“命”字;穿上满文为“汗”字,是汉语的“帝主子”的意思;也是北方人的习惯“用语罕王”之意。穿下的满文是“几哈”,是汉语的“钱”字。把以上汉语联起来应读为:“天命帝主子钱”。简称“天命汗钱”。关外人称为“老罕王钱”或“罕王老钱”。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纵观此批满文老钱,大小、厚薄、钱纹粗细均不等。仔细观之:钱文的书法刻制也不同。钱文排列更不同于历朝钱币的型制。如满文“阿铺开”,此字头二笔有长有短,中间的圈也有大有小,最末二笔的开口也不同。左边满文“夫令阿”,此字在写法上出入较大,有的第二笔上斜,有的平行,又有的下斜。第三个满文为“汗”字,最明显的末笔的“燕尾”有大有小,有的上挑,笔锋有力,有的平行显得自然。最后是满文“几哈”。这个字书写得有共性:笔锋运到饱满苍劲,末笔有神,尾巴拉得较长或上挑得俊美,给人一种漂逸大方之感!全字看起来有仙鹤展翅、昂首远望、唧鸣长空之势!


  观其整个钱文书法,真乃龙飞凤舞,蛇行轻健;文字排列也别有含意,左圆如盘龙,右方似卧凤,龙凤命呈祥,上方主子位,大地生宝钱。故此钱有开国之意,建国之风,虽流通较短,命却天长地久。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公元1583年5月女真族建州部落首领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在建州起兵,攻克图伦,“1621年(天命六年)三月,夺取沈阳城,旋即努尔哈赤夺取辽阳以后,辽南四卫各部官兵守民纷纷逃奔,后金军迅速占领了河东的三河、中固、鞍山(今辽宁省鞍山市南郊的鞍山旧城)、海州(今辽宁省海城市)、耀州(今辽宁省营口县大石桥西北的丘州村)……等大小七十余城镇”⑤。至此,辽南以辽阳为首府方圆几百里均成了后金的疆域。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铜、铁、铅、银等矿藏,为其经济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⑥。


  公元1621年3月21日后金军攻克辽阳时,努尔哈赤就宣布:凡是辽东的明朝官员仍各任其职,人民仍都各守旧业。这一政策对于稳定汉官民的情绪和当时的局势起了积极作用。工商,百工技艺各复旧业⑦,这样就使辽东、辽南的经济活动恢复起来了。史称:“参汉酌金”时期⑧。


论辽南重镇——海州城出土后金货币


  《清史·食货志》曰:“太祖初铸天命通宝钱,别以满汉文为二品,满文为一品,钱质较汉文一品为大。”太祖努尔哈赤建国初期所铸行的满文“天命汗钱”实属又大又厚而又重,铜质赤红,钱文粗犷有力,而后期所铸行者则又小又薄而又轻,铜质赤黄。


  在出土的满文天命汗钱中,几枚厚者是初期所铸行,而轻薄小者,是中后期所铸行的。上限是初期所铸行的“厚重者”,下限是中后期所铸行的轻薄较小者。所以说:初期“厚重者”极少,中后期“轻薄者”居多。


  总之,在其二三百枚之中仅有几枚“厚重钱”,在各地出土中均不多见!而一次性出土几百枚清一色满文天命钱,则更是罕见。这为我们研究后金的社会经济提供了颇有价值的实物资料。


注释:


  ①《博物典汇·四夷附如酉》二十卷十八页。
  ②《清文献通考》第十三卷·钱币考。
  ③《满文老档·太祖》第六卷。
  ④《满文老档·太祖》第二十三卷。
  ⑤《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三第十四页。
  ⑥《山中文见录》卷三。
  ⑦《清朝开国史研究》第三编三章。
  ⑧《天聪朝臣二奏议》卷中。


  作者单位:鞍钢烧结总厂


  图一、厚1.4、径27.7毫米,重5.6克。
  图二、厚1.98、径29.1毫米,重7.5克。
  图三、厚1. 98、径29.6毫米,重7.3克。
  图四、厚2、0、径29.0毫米,重9.9克。
  图五、厚l、8,径29.3毫米,重7.7克。
  图六、厚1. 98、径30.8毫米,重7.1克。
  图七、厚1.7、径28.4毫米,重6.2克。
  △图八、厚2. 99、径29.5毫米,重13.4克。
  图九、厚2.3、径27.7毫米,重7.42克。
  图十一、厚2.0,径30.4毫米,重9.0克。
  △图十二、厚3.0、径29.4毫米,重15.6克。
  图八、十二是厚重者。锈色,红中透绿、绿中渗红,有河淤土粘在表面,属生坑锈色。铜质,属红铜。



  望按:满、汉文之“天命汗钱”释文见本刊1986年钱币专刊1期(总第5期)《无独有偶——记后金老满文天命汗钱》一文。现将钱面老满文之创制情况录下,以供参考。


  “万历二十七年二月辛亥。上(清太祖努尔哈赤)欲以蒙古守制为国语颁行。巴克什额尔德尼札尔固齐噶盖辞曰:蒙古文字臣等习而知之,相传久矣,未能更制也。上曰:汉人读汉文,凡习汉字与未习汉字者皆知,蒙古人读蒙古文,虽未习蒙古字者亦皆知之,今我国之语必译为蒙古语读之,则未习蒙古语者不能知也,如果以我国之语制字为难,反以习他国语为易也。额尔德尼噶盖对曰:以我国语制字最善,但更制之法臣等未明,故难耳。上曰、无难也,但以蒙古字合我国之语音,缀联成句即可,因文见义矣,吾筹此已悉,尔等试书之,何为不可。于是上独断将蒙古字制为国语,创立满文,颁行国中,满文传布自此始。”


  (《东华全录》天命,卷一,第19页)




标签:天命汗钱 天命通宝 后金货币 清源文化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