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武斗:成长旅途中挥之不去的阴影(5)

2013-01-22 14:34 抚顺新闻网 胡德厚 13265
“文革”期间的武斗宣传画对于肆虐长达10年之久“文化大革命”,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为它下注脚都显得苍白无力——动乱、浩劫、悲剧、惨祸、噩梦、暴行、痛彻心扉、不堪回首……前几天闲来无事上网浏览,偶然间搜索到“抚顺7000”网站上的一篇文章——《那一年的7月27日》,看过内容摘要,不禁...

“文G”结束后反思武斗的著名油画——《一九六八年某月某日·雪》(1979年)

 

“文G”结束后反思武斗的著名油画——《为什么》(1978年)

 

    杜贵平同学住在东一路百货大楼东侧的抚矿13号楼,距离站前广场不过200百多米远,发生在站前广场附近的几次武斗,他都是目击者。白天,他听过群众大会此伏彼起的口号声和穿梭而过的宣传车高音喇叭的叫嚣;夜晚,他见过枪弹拖着耀眼的红光划破夜空和只在电影里见过的重型坦克隆隆从他家楼下的东一路上驶过。他曾亲眼看见一个头戴铝盔、手拎镐把的青年落单后,被敌对派别的一群“战士”如狼似虎般地围攻殴打,不一会儿就倒伏在地。一顿棒打石砸后打人者散去,他竟摇摇晃晃地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旁观的群众好心地劝他:快把头盔摘了、棒子丢了吧,赶快走小路逃命吧,可别再这样瞎撞蛮干了。他也曾见过某派的战士被对方打倒后,他的战友立即接过他手中的红旗继续前进,也被打倒后又有战友跑过来高举起红旗接着向前冲去……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那阵子,敌对的派别经常在站前广场举行“大辩论”,“抚联”也时常在站前广场举行规模浩大的群众集会,只见多辆放下车厢板的大卡车并排靠成一溜,“抚联”的人轮番跳上车去大讲“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揭发批判“红工联”及其所支持保护的黄静波之流的滔天罪行,千方百计地证明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造反派,而“红工联”等敌对派别都是反革命派、保皇派,表达誓把一切封、资、修和反革命彻底扫除干净,并“砸烂他们的狗头”的决心。

 

    7月27日这天上午,杜贵平又像往常一样来到站前广场,不过这天广场上并没有“抚联”组织的群众大会。他正觉得有些扫兴,忽然看见从不同方向疾驶来许多大卡车,每辆车上都站着头戴绿色头盔、身着灰色工装、手持大刀长矛的“革命战士”,原来他们是“红工联”的队伍。他们一边用高音喇叭反复播放毛主席语录歌,一边高呼革命口号,并驾驶着卡车像耍龙一样在广场上来回游荡,车门两边都各站着一个头裹红绸、腰系红带的壮士,一只手挟着车门,一只手挥舞着大刀木棒,叫骂着,呼喊着,威风凛凛,气势汹汹。杜贵平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发现不知从哪个地方冒出来数十辆同样的卡车,车上也同样站着全副武装的“战士”,不同的是他戴的是红色的头盔(这种头盔无沿,却有皮护耳),身穿黑色的工作服——原来是“抚联”的队伍前来应战来了。无须下战书,也不必来宣战,“红工联”和“抚联”不由分说便交上手相互厮杀起来。石块飞来飞去,大刀在空中挥舞,杀声震天,喊声撼地,还不时传来自制手榴弹的爆炸声。不一会儿,战斗从车上转移到地上,并迅速扩散开来,霎时整个广场便成了相互屠戮、血迹斑斑的战场。旁观的人们纷纷四下躲避,杜贵平也随着溃散的人群逃回了家。等到武斗结束,他又和邻居的小朋友来到站前广场,只见到处是砖头石块、木棍铁棒,空荡荡的卡车胡乱地停在路边街角,伤员已经被送往医院,而一个个死者倒在血泊中,引来人们纷纷围观和无尽的叹息。一位显然不是武斗人员的男性中年死者,倒卧在百货大楼北侧的马路边,脑袋已经严重变形,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睁着,一只脚上的鞋子已不知去向,本来穿戴整齐的身上布满了尘土,看着令人心痛欲碎。第二天大清早,他听说东七路沿线也有战死者的尸体,他又和小伙伴赶去观看,在市十一中学东墙外的马路上看到五六具用草席子覆盖的尸体。他们乍着胆子揭开其中的一张草席子,只见一名大约30多岁的死者,胸前暗红色的血迹已经凝固……据说,他是被从车上甩下来的,对方的几个”战士把他逼到墙角,几支长矛无情地把他刺倒在地。听说这次武斗一共死了10个人左右,伤亡要多一些,确切数字恐怕永远也是解不开的谜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文革  武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