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武斗:成长旅途中挥之不去的阴影(6)

2013-01-22 14:34 抚顺新闻网 胡德厚 13297
“文革”期间的武斗宣传画对于肆虐长达10年之久“文化大革命”,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为它下注脚都显得苍白无力——动乱、浩劫、悲剧、惨祸、噩梦、暴行、痛彻心扉、不堪回首……前几天闲来无事上网浏览,偶然间搜索到“抚顺7000”网站上的一篇文章——《那一年的7月27日》,看过内容摘要,不禁...

在甚嚣尘上、愈演愈烈的武斗恶浪中,“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呼声显得如此微弱

 

    家住东一街与东四路夹角处的石鑫淼同学,那时最崇拜和迷信那些口才好、能言善辩的“大辩论”高手们了,人们送给他们一个响亮的绰号——“铁嘴”,只要是有他们出场的辩论,他几乎场场必到,回回必听,不折不扣是他们的忠实听众和“超级粉丝”。出了他家胡同西口往南走不多远,就是市人委(现在是工商银行抚顺市分行)的大门,这里和站前广场、中央大街等处是“文G”初期举办“大辩论”最多、最频的地方,也是人潮最汹涌、场面最热闹的地方。为了欣赏“铁嘴”们口若悬河、才华横溢的风采,他曾跟着“宣传车”步行到位于望花区的“红工联”总部——24号楼,去聆听他们的充满激情、饱含机智的激辩;他也曾跟随四中“红卫兵”讨伐沈越、陈建新、蔡黎等市委领导的大军来到市委大院,成为这次恶名昭彰的围攻市委行动年龄最小的见证者之一;他也曾见过敌对双方的宣传车在街头形成对垒之势,双方的“铁嘴”在车上相互指责、大肆谩骂,忽而慷慨激昂、声泪俱下,忽而指天划地、捶胸顿足,都试图证明对方是十恶不赦的“资产阶级反革命司令部”的走狗和打手,是企图从“混进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里捞得一根稻草的“保皇派”和“小爬虫”;他更见过四中“红卫兵”头头郭大可辩论时的独特风格,持续不断地向对方发起攻击,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直到自己声嘶力竭、口干舌燥,一边声色俱厉地高呼大叫,一边不停地剧烈咳嗽,并时不时地往地上吐口水,而那落在地上的哪里是口水,分明一滩滩鲜红鲜红的血液……他的演讲中有这样一段经典的话语:“毛主席为我们穷人打下江山多不容易啊!今天这江山又被资产阶级变着花样给骗走了!他们混进党内,占据机关,再一次骑在我们劳苦大众的头上了!毛主席号召我们造他们的反,夺他们的权,再不起来造反、夺权,劳苦大众就要吃二茬苦,受二遍罪啦!”他这极富感染力和煽动性的演讲,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了江青一伙那套“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主张,在当时蒙骗了多少善良而无知的人们。也足见其中毒之深。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文革  武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