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城市记忆

城市记忆

武斗:成长旅途中挥之不去的阴影(8)

2013-01-22 14:34 抚顺新闻网 胡德厚 13261
“文革”期间的武斗宣传画对于肆虐长达10年之久“文化大革命”,用什么样的形容词来为它下注脚都显得苍白无力——动乱、浩劫、悲剧、惨祸、噩梦、暴行、痛彻心扉、不堪回首……前几天闲来无事上网浏览,偶然间搜索到“抚顺7000”网站上的一篇文章——《那一年的7月27日》,看过内容摘要,不禁...

 

电影《枫》(1980年)海报。该片的悲剧结局引发今天的人们对武斗的震怒和思考

 

    抚顺的大型武斗,除了“7.27”、“8.16”而外,比较著名的还有“抚联”进攻西部的大反攻、“红工联”抢夺“325”军火库等,最后一场大型武斗,是“抚联”进攻301厂,多亏解放军及时到现场制止了武斗,301厂才没被战火破坏。身处“革命斗争”的风口浪尖和两派你争我夺的激战漩涡,所有居民百姓不得不为自身的安全考虑,想尽一切办法,使尽浑身解数,力所能及地采取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自保、自卫措施。几乎每家每户都用两三厘米宽的纸条或布条,呈“米”字型地粘在窗户、门的玻璃上,远远望去好像全城的大小建筑物上挂出了无数面的英国国旗(当时人们只能从电影中看到这种个性张扬、风格怪异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旗),以防备玻璃被击中、震碎迸溅伤人。临街住户的防范措施更是高出一筹,有的在室内把厚厚的棉被蒙在窗户上,有的在室外把木板钉在窗户框上,把窗户遮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亮。很多人晚上不敢在床上睡觉,而是把被褥铺到地上混沌过夜。也有一些家庭为了在断水、断电等情况下也能生活下去,把家里大小水缸、各式水桶都灌满了水,买来成包的蜡烛、火柴等,准备在如同山洞一般的黑屋“打持久战”。随着武斗的迅速全面升级,大量各种各样的武器散落到民间,社会秩序土崩瓦解,混乱状态和动荡局面像瘟疫一样弥漫扩散开来,真是人人自危,家家惶恐。许多楼院的居民纷纷自发地组织建立护楼看院“联防自卫”队伍,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用铁架子、电线杆、跳板等在胡同口、院大门筑起层层障碍物,并昼夜不停地巡逻、值守。铁锹、镐头、耙子以及木棍、铁棒都拿来用做自卫的武器,有的居民把钢管的一头削成30度的斜角,这绝对是一种杀伤力级强的武器,有人说,用它扎进敌人的身体,血会顺着钢管空腔喷射出来,敌人必死无疑。还有一些家庭实在找不到可以用做武器的东西,竟把家里的暖气管卸下来时刻带在身边,就连小脚老太太也拎起了炉钩子、火铲子。爱搞小发明、小创造的年轻人也大显身手,自己动手制作了火药枪及火药,在罐头瓶、铁皮盒等容器里装上火药和铁钉、钢珠,做成了威力巨大的地雷和炸弹,还有的把汽油灌进汽水瓶子里,当作燃烧弹……最有趣的是联防队员们的装束了,头戴柳条帽,腰系武装带,脖子上扎着白毛巾,手持木棒、钢管和自制的扎枪,实在找不到可以用做防身的家什,竟把家里的铝盆扣在了脑袋上。不论居民群众的“联防”、“自卫”工作做得多么严密,在杀红了眼的“革命战士”面前也显得十分脆弱和不堪一击,更难以真正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同学范伟家有一户姓王的邻居,一天,其男主人正在马路边的空地上打煤坯,突然听到不远处枪声大作,急忙拾起坯模子往家里跑。跑进门洞后他扭身往外张望,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不料,“砰”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左颈,鲜血立即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经过抢救他保住了性命,但脖子上永远留下了一个明显的伤疤。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  文革  武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