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城市记忆

王连仲:童年的记忆

时间:2013/3/8 13:56:01   作者:王连仲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我5岁那年,爸爸调转到前甸村公所,仍然当个有其名无其实的小职员。时过不久,那是一个杨柳返青、桃李盛开的季节,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刚满周岁的妹妹桃春,坐着一辆花轱辘马车,载着所有的家当,搬回到祖居之地——抚顺县三家子村。
  我5岁那年,爸爸调转到前甸村公所,仍然当个有其名无其实的小职员。时过不久,那是一个杨柳返青、桃李盛开的季节,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刚满周岁的妹妹桃春,坐着一辆花轱辘马车,载着所有的家当,搬回到祖居之地——抚顺县三家子村。

  原来,我的始祖王天桂,原籍山东济南府。于清顺治十一年投笔从戎,被编入正黄旗汉军营。康熙十年调任盛京将军衙门牛录佐领,遂举家迁至锦州蔡家滴楼,其中有一个分支,定居在抚顺县公家寨村。后来,我的曾祖父王明烈,将家迁到毗邻的三家子村,并从奉天请来阴阳先生,观察天象,勘测地理,终于在村东约半华里处,选定墓园新址。同时,在墓园的正前方,竖立两根花岗石柱为记,上边镌刻楹联:能屈能伸人必杰;有容有让地则灵。谆谆告诫子孙后代,宽容忍让,张弛有度,勤勉谦恭,意坚志韧,并要把这种好的家风,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

  我的祖父王珍普和祖母王邹氏,生有三男两女,伯父留在家乡务农,叔父远赴外地从业。我的父亲王者才,于原抚顺师范学校毕业以后,辗转抚顺、西丰等地,担任农村小学教员和村公所小职员。我的母亲杨殿贞,出生于农民家庭,念过三四年小学,与世无争,温存善良,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我的父亲于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被调转到抚顺县哈达村公所,当一名分管粮谷的事务员。后来,在外边受尽背井离乡之苦的父亲,终于举家迁回了日夜思念的家乡。

  三家子是辽宁东部山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庄。这里群山环抱,溪流潺湲,林木繁郁,水草丰美,宛若一颗拙朴素雅的宝石,镶嵌在苍苍茫茫的群山之中。

  三家子村究竟源于何时,现已无从查考。它东北的神树沟,东南的甲邦沟,各有一座颓垣断壁的“茅台子”,实为明代构筑的用来观敌瞭阵的墩台。村南毗邻有个边墙村,为明朝成化年间修建辽东边墙的必经之处。再往南约4公里,有一个叫关岭的地方,明朝曾在此设立抚顺马市。

  三家子的房屋格局、饮食穿戴、婚丧嫁娶、日常礼仪,仍然保持满族的诸多习俗。我家所居住的房屋完全按照满族的风格建筑。坐落在东街的一处独门独院,一半阳光一半绿荫,将其笼罩得严严实实。正房坐北朝南,面阔3间,一明两暗,中间是灶房,东西为居室。两根烟囱分别建在房屋两侧的地面上。外门为单扇花格样式,内门为两扇木板结构。每扇窗户分上下两层,下层安装玻璃,以透光线取暖。上层盘常格窗,往往“窗户纸糊在外”,因而与“反穿皮袄毛朝外,大姑娘叼烟袋,养孩子吊起来”一起,成为满族习俗4大怪之一。在长方形的院落里,有仓房、马厩、羊圈、石磨、碾子等庄稼院必备的设施。村里其他农户的住房也是大同小异,只是在方位上、用材上和大小上有些差异而已。

  在平时和年节的饮食上,与满族的习俗别无二致。村民们平时喜吃高粱米饭、苞米碴饭和苞米面饽饽,偶尔也攥汤子、下馇子,烙牛舌饼。春夏时节,做豆面卷子,蒸菠椤叶饼、苏子叶饼,年底蒸粘豆包,烙粘火烧。菠椤叶饼的做法很简单,每逢四五月份,把采掐来的水芹菜,用开水焯后切碎,拌以豆腐叶、粉条头为馅,再用高粱米水面做皮,外包柞树嫩叶用锅蒸煮即可食用,有一股山野所特有的清香。庄户人家“猫冬”以后,主妇们簸出籽粒饱满的大黄米,用清水浸泡后磨成水面,包进烀熟的小豆馅,下锅烙成溜圆、焦黄的小饼,这就是有名的粘火烧。这种食品吃起来粘粘乎乎、筋筋道道。有诗为赞:“西风入户雪花飘,袖头高挽烙火烧,莫道母女两手面,只见食客乐陶陶。”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连仲专题

标签:童年 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