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当代抚顺

当代抚顺

抚顺人何时开始使用电灯和电话?

2013-03-08 19:39 抚顺市档案馆 高群 3219
1908年,抚顺炭矿大山坑发电所建成。1909年,千金寨新市街,即日人居住区的街路上开始安设照明灯,这是抚顺最早的路灯。1911年,抚顺炭矿庶务课长山上吉藏与抚顺知县程廷恒商议,为旧市街的日人商店安设电灯,从此,在千金寨中国人居住的地方开始有了电灯。

  宣统三年(1911年)闰六月廿七日,抚顺县正堂(知县)程廷恒致县警务长全瑛一封信,其中称“子璋仁兄大人阁下,昨据日人山上吉藏来署请求‘拟在千金寨旧市街日人商店安设电灯,警务长公所如欲装电,均为照办’等语,当以我国商民如无异议,自可照准。应请台端查明该处安设电灯有无窒碍商民人等,如果乐从,即可允其照办。惟须向日人商妥安置电杆宜在隙地,不得任意竖立,致滋事端至要。贵所如愿装电,本无不可,惟杂费有限,不能多装。”同年八月十八日,县警务长全瑛向程廷恒呈文,称“昨日查见日本炭坑电气科派人带领工人,由铁道用地自千金寨街关帝庙前各巷,忽似埋电杆二十余根,详加访查,系电灯所用事关交涉,未敢隐延,理合具文呈报等情。据此,(职)所当派巡官杨永新往查,旋称该日人率领华工多名,已在我国居民街巷安设电灯杆十七根属实。伏思案关交涉,应否阻止安设之处,未敢擅便,理合备由呈报宪台鉴核施行,须至呈者。”在所附清单上标注了日人安设电灯杆地址,包括:兴隆大街四根、西大街三根、顺道街二根、中兴街一根、华兴街三根、二道街四根。

    虽经县衙与警务公所、千金寨商务分所、日本警察署之间反复协商交涉,又向奉天交涉司呈报,但没有定论。在未经中方批准的情况下,日本炭矿于九月又在多处安设了八根电灯杆,包括:庙胡同口一根、三升园门首一根、福兴隆门首一根、源记衣床门首一根、邵家坟一根、孙床子门首一根、邵永年门首一根、三盛店门首一根。在民国元年三月二十二日,日方又在十五处安设了电灯杆,包括:铁道南的商户庆磨房门前、三顺堂门前北边、万丰源门前、增益泉门前东边、永意当门前南边、德胜发门前,铁道北商户义盛成衣局门前、新发炉门前西边、义顺堂门前、裕顺兴门前、张善福伙房南边,住户邵福臣门前、寇祥门前、魏殿举房后,妓馆忍乐堂门前。

    从档案中可以看出,尽管千金寨百家长邵葆琛、乡正陈荣、乡副雅琳、董事陈玺、粮户邵维久、邵恒全、邵葆清、邵锡文于民国元年三月二十二日向县公署呈文,以日方安设电灯阻碍车行、贻害居民宅院等理由表示反对,但中方仍有部分商户有安设电灯的需求,如宣统三年九月警务所的呈文中就指明,尽管中方向商户宣传“电灯我国不日创立,毋庸购用外人“,但千金寨旧市街的商户福胜东、荣庆福、怡春祥不听劝阻,仍购点日本电灯。最终,中方还是向日方做出了让步,警务长全瑛于四月一日向邵葆琛等的回函中这样写到:“......兹查日人督率苦力多名,将挖坑地点一律埋杆挂线,安设电灯,不久放光。知关廑念,肃此奉闻,藉请勋安。”还批示:“请可先电询日警署。”

 

抚顺人何时开始使用电灯和电话? 图1

 

    在民国元年七月初六日(壬子年五月二十二日),警务长全瑛又向县正堂程廷恒报告:“日方又钉立短木椿预埋电灯杆,包括四合店门首一棵、余盛长东边一棵、永发东门首一棵、福盛合东边一棵、义合成东边一棵、全盛合门前一棵、三义堂门前一棵。”程批示:“此案屡经请示并无正当覆批,俟日后进省面谒司宪再作计议可也。前据炭坑阪口新圃次长面称,如贵国自立电灯,彼即将已设之电杆一律拆去,云云。”

    从上面程廷恒批示中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程廷恒有不依靠日人而自立电灯的打算。在民国元年八月,程廷恒联系奉天电灯厂总办蒋,商议在抚装设电灯事宜。奉天电灯厂原为东三省银元总局于1908年建立的民族企业,其打击了日本人企图垄断奉天电灯的不良图谋。1909年10月电灯厂开始供电,1910年8月厂名改为奉天省电灯厂,划归省署直接管辖。电灯厂开办之初,即显示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一时间,奉天省城以电灯为时髦,达官贵人、商贾人家,莫不以用电灯为荣耀。所以,电灯厂发展迅猛,迅速实现赢利。经数次扩张,电灯厂渐成规模,至1919年,资本总额达到52万大洋,发电量1000千瓦,安装电灯5万盏,营业区域达40平方公里。

    民国元年八月底,奉天电灯厂蒋总办派技师美国人泊巴(名片介绍)及翻译苏炳铎(公警,福建人)来抚顺调查,调查内容有如下几项:一、县城南关如设立分厂,有地可购,该处有水沟,放水亦便;二、城内外均有井水,至深三丈三尺,浅者一丈五尺;三、县属小瓢尔屯煤矿,每斤售小洋二角五分,每大车一辆可装煤二千斤,如由小瓢尔屯远往县城,车价每辆约三元;四、石门寨煤矿现在无人采煤,该处距城东约四十里,中隔一关岭,该岭不甚高,在浑河北岸,约距河二里,距千金寨约有五十里,此路均系平坦,当可铺设轻便铁轨;五、电杆上六寸,下八寸,之木价约在三四元之数,按兴京木料运至抚顺,其价较奉天稍廉;六、抚城商民四百五十九户,路灯可装十处,衙门、局所、商户约可装电灯二百盏;七、千金寨旧市街可装路灯七八十处,局所商民以及戏馆、妓馆、澡塘九百六十四户,预计可装电灯三四百盏,如果将旧市街日本商家之电灯一律交涉撤去,换我电灯,则装设可多数倍。

    由上可知,程廷恒请奉天电灯厂派员来抚顺调查,想的问题不可谓不周密,就设厂地点、用水、用煤、交通、原料来源及成本以及市场需求量,逐一列出,供厂方参考。但最终的调查结果不得而知,十有八九奉天电灯厂没有在抚顺设立分厂,抚顺的电灯仍由日本炭矿垄断。

   上述史料来源于清宣统三年档案“日人在千金寨旧市街安设电灯”、“警务公所呈报日本炭坑自由装设电灯”及民国元年档案“奉天电灯厂派洋员带译员来抚调查”,这些档案证明了民国元年,即1912年抚顺人开始使用上了电灯

该文章所属专题:高群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千金寨  电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