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重走锡伯族西迁之路(2)

2013-03-28 09:11 《辽宁日报》 张松 2634
246年前,一支为数千人的锡伯族部众由盛京太平寺出发,挥别骨肉亲朋,从东北的白山黑水至西北边陲的伊犁河畔,冒酷暑、顶严寒,越千山、涉万水,风餐露宿、扶老携幼,横穿漠北,几次断粮断水,险境迭生,克服了西迁路上的千辛万苦,行程一万余里,创造了世界人类史上的军民迁徙奇迹!

重走锡伯族西迁之路 图1
察布查尔大渠

  由现存的相关满文档案可知,锡伯族人骁勇善战,驰骋于欧亚大陆、令敌闻风丧胆的成吉思汗铁骑中就有大量的锡伯族官兵。在女真九部联军征讨努尔哈赤的古勒山之战中,锡伯族曾随同蒙古科尔沁部一道出征,并首次打出锡伯旗号,正式登上历史舞台。“锡伯族人善于射箭,马还快,在冷兵器时代很少打败仗。能征善战的达斡尔族、鄂温克族与锡伯族都有血缘关系,锡伯族后来还借给索伦营500多骑兵,500多锡伯族兵与数千敌兵对抗,都不分胜负,后来锡伯族骑兵由西迁的1000人发展到3000人。难能可贵的是,锡伯族还会种田。一些少数民族不会种田,如哈萨克族就不会农耕,满族人会种田却不会打渠,明瑞考虑到这点才向乾隆请示,征调锡伯族兵将戍边,当年锡伯族总管图伯特开凿的察布查尔大渠如今还在使用呢。锡伯族人会打仗,还能供应粮食,满族兵、索伦兵不够,就用锡伯兵补充。 ”肖昌说。 

  万里西迁锡伯大军架桥72座 

  锡伯族万里西迁遭遇的自然险阻数不胜数。 

  西迁队伍从沈阳出发时,带了三千多头牛,两千多匹马,途中经过一望无际的蒙古大漠与荒无人烟的浩瀚戈壁,水源难觅,出发时酷热难当,锡伯族军民在大漠深处挖井,解决了人畜的饮水问题,在如今蒙古国的版图上,留下了“锡伯吉尔孟”的地名,即锡伯井之意。 

  西迁队伍在乌里雅苏台过冬休整时,牲畜由于长途赶路,疲惫瘦弱,倒毙牛马数量日增,开春时又碰上了一场瘟疫,先后倒毙牛2596头,马20多匹,后经协调,乾隆皇帝准奏,由当地蒙古部落借给锡伯族军民马500匹,骆驼500峰,抵达伊犁后如数交还。锡伯族到伊犁后统计,倒毙骆驼314峰,马400余匹,均由锡伯官兵们分摊,折银赔偿。 

  锡伯军民从乌里雅苏台启程行至科布多一带时,天气突然暴热,阿勒泰山积雪大量融化,河水骤涨泛滥,锡伯军民只好改变行进路线,穿绕科齐斯山,进入科齐斯山后又受困多日,在未获接济之前,只能沿途采摘野菜,和着一点面粉,熬成糊糊野菜汤充饥。为了纪念这段艰苦的经历,锡伯人后来每年春季采摘一种叫“乌珠墨尔”的野菜吃。 

  横渡流向北冰洋的额尔齐斯河时,锡伯人砍伐树木,架设浮桥,在渡河处留下了“锡伯渡”地名。在进入新疆布克赛尔、察罕俄博地区的老风口处,十级大风将牛车、马车掀翻,飞沙走石迎面击打,人根本睁不看眼,锡伯族人只能手拉手挣扎地穿越老风口,才艰难到达额敏,在额敏的歇脚待命地又留下了“锡伯图”的地名。西迁队伍穿过塔尔巴哈台巴尔鲁克山、阿拉山口、博尔塔拉等地,穿越新疆果子沟天险,曾架设72座桥梁方惊险通过。 

  令人惊叹的是,经历如此千难万险,连随行牛马都抗不住自然风暴倒毙无数,但这支锡伯族的西迁大军,人口却不减反增,在一年零四个月的西迁途中出生了350名婴儿,还有自愿跟来的405人,实际到达伊犁的人数达到5050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锡伯族  之路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