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古代抚顺

古代抚顺

论女真统治者民族政策的演变(2)

2013-03-30 08:58 《文史哲》(济南) 乔幼梅 4981
金朝女真统治者对于契丹、奚等族,长期以打击和同化政策为主;对汉族的政策,则存在着一个由入主中原之初十余年间的压迫、打击和排斥,到与南宋媾和之后转向主动学习、仿效、交流和融合的演变过程,从而全面实现了体制性的变革,终于融入了古代中华民族共同体。其变革、融合的深刻程度远胜于辽、元。

  参加起义的有不少奴隶,金章宗采纳了完颜襄的意见,将一部分奴隶还给契丹贵族,以示笼络,“余悉官赎为良”⑨,以缓和矛盾。


  成吉思汗起兵攻金时,卫绍王怀疑契丹人有二心,乃下令契丹民一户,“以二女真户夹居防之”⑩,激起了契丹人的强烈不满,崇庆元年(1212)北边行军谋克耶律留哥在隆安(今吉林农安)和韩州(今辽宁昌图东之八面城)发动了反金起义,数月“众至十余万,推留哥为都元帅,耶的副之。营帐百里,威震辽东”(11)。金派蒙军手下败将胡沙率军六十万号称百万前往镇压,悬赏“有得留哥骨一两者,赏金一两,肉一两者,赏银亦如之”。此前,耶律留哥已投附蒙古,并与按陈那衍誓盟。此时留哥立刻向蒙军求援,金军大败。以后双方又发生过几次大战,金均战败。耶律留哥势力迅速发展,尽据辽东之地,“有户籍六十余万”。留哥为了更紧密地投靠蒙古,就备重金携长子送给成吉思汗为质,成吉思汗正求之不得,遂封他为辽王,建辽国,从此成为蒙古的附庸。留哥依仗蒙古势力平息内讧后,不久又控制了辽西。从此,耶律留哥完全接受蒙军的调遣,一部分人随成吉思汗西征,一部分随蒙军南下攻金、攻南宋。无论西征或南下,这些契丹人逐渐与蒙古人、汉人同化。


  二、对奚族的打击与同化


  奚族原称库莫奚,始见于北魏登国三年(338)(12)。“库莫奚”一词为鲜卑语音译,今蒙古语意为“沙粒”、“沙漠”之意,可能由其居住环境多沙漠而得名。隋代“库莫”单称“奚”,即以奚为族称(13)。奚族源出东胡,与契丹同族异部。登国年间“分背”后各自形成一族。唐贞观二十二年(848)奚酋率众附唐,唐太宗实行覊縻政策,于其地设饶乐都督府,对其首领安排官职,又主动三次与之和亲(14)。公元847年,奚族由于参与反唐而受到唐王朝的沉重打击,转向衰落。后又被耶律阿保机亲率大军攻打,奚只得举族臣服。契丹采取“抚其帐部,拟于国族”的政策,将其部族编为五族,允许奚王族“世与辽人为昏(婚),因附姓述律氏中”(15)。奚族从此成为契丹贵族统治下的一个显贵部族而丧失了民族独立地位,开始了与契丹的同化过程。


  女真起兵反辽后,奚人站在契丹一边,竭力维护辽的统治,在天祚帝逃跑后,奚王回离保(宋人称其为萧幹)与契丹王室耶律大石一起,于保大二年(1122)在燕京拥立耶律淳为帝,建立北辽。金太祖攻入居庸关后,北辽上下纷纷北逃,回离保集结奚诸部、渤海和汉人丁壮为军,于保大三年(1123)正月建国称帝,“号奚国皇帝,改元天复”,这是奚族唯一的一个政权。同年五月,回离保被其部下所杀(16)。奚人降金后先编入猛安谋克户中,后被单独组建成猛安谋克,即所谓奚遥辇昭古牙九猛安,这样奚族各部被全部打乱,“奚军初徙于山西,后分迁河东”。金太宗、熙宗朝女真猛安谋克南迁时,不少奚人亦随之迁徙中原各地。到世宗大定年间,奚五部已变成为奚人的姓氏,即遥里氏、伯德氏、奥里氏、梅知氏、揣氏(17)。


  女真统治者对待奚人与辽时“拟于国族”待遇相比真有天壤之别,这就激起了奚人的强烈不满。1160年契丹窝斡、撒八反金起义时,不少奚人猛安和谋克带领奚人加入了反金队伍。金世宗在镇压这次起义时对顽强反抗的奚人采取了极为野蛮的政策:“尽杀其男子,以其妇女童孺分给诸军。”(18)面对如此残暴的种族灭绝政策,奚人有的继续坚持斗争,向古北口方向且战且退。在金军中任河南路都统的奚人挞不也(宋人称其为萧琦)在宋军进兵时投降南宋(19)。金世宗为防止奚人继续反抗,采取迁徙和同化政策。大定二十一年(1181)将奚人六猛安徙居咸平、临潢、泰州,同时又将女真人徙居奚地(20),使其不得返回故乡。


  在辽时大量奚人已与契丹族同化,金时又被迫东南西北不断迁徙,与女真人、汉人、契丹、蒙古等族杂处,相互通婚,渐失奚族特征而融合、同化于上述民族。金朝以后,不再见到奚族活动的记载。


  三、对汉族从民族压迫到民族融合的转变


  金初,女真统治者将汉族分为汉人和南人。原辽统治区的汉族称汉人,原宋统治区的汉族称南人。这种划分虽未见诸法规条文,但事实上是存在的。金世宗在大定二十三年(1183)曾评论说:“燕人自古忠直者鲜,辽兵至则从辽,宋人至则从宋,本朝至则从本朝。其俗诡随,有自来矣。虽屡经迁变而未尝残破者,凡以此也。南人劲挺,敢言直谏者多,前有一人见杀,后复一人谏之,甚可尚也。”(21)燕人即指汉人也。世宗谓宰臣曰:“汉人三品以上官常少得人,如张亨近令补外,颇为众议所归。”(22)张亨,大兴漷阴人,漷阴行政区划属中都路,即燕京之地,故世宗目为汉人。至于南人,金世宗有明确的地域划分,他说:“南人矿直敢为,汉人性奸,临事多避难。异时(按为金初)南人不习词赋,故中第者少,近年河南、山东人中第者多,殆胜汉人为官。”(23)河南、山东行政区划为金南京路,为原宋统治区,故以河南、山东为南人也。从金世宗上述评论可以看出两点:其一,时值金代中期,世宗对汉人、南人尚且有如此清晰的区分,可见这是带有普遍性的主流语境,这种语境一直影响到元朝对民族等级的区分。元朝将其领土的族群分为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等,所不同的是元时汉人指原辽、北宋统治区包括汉、契丹、渤海、高丽等所有居民,南人则专指南宋统治区的汉人(24)。其二,金世宗虽然对南人的政治品质、工作能力的总体评价远高于汉人,然而在金初,南人所受的民族压迫最惨烈,政治地位也最低。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女真  统治者  民族政策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