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2)

2012-03-03 08:54 网摘 未知 813
  在天津住了几天,救国会同志们渐渐集合,此时得到极大的安慰是苏联对中国订了互不侵犯协定,大家决定南下参加抗战。我行前对家庭立下遗嘱,留我长子王福时在津联络消息。我们搭英国船南行,我的妻子江边洒泪,大有永别之势。我们到青岛转火车去南京,南京此时为敷衍各方来的人士,设了个第六部,聘...

  在天津住了几天,救国会同志们渐渐集合,此时得到极大的安慰是苏联对中国订了互不侵犯协定,大家决定南下参加抗战。我行前对家庭立下遗嘱,留我长子王福时在津联络消息。我们搭英国船南行,我的妻子江边洒泪,大有永别之势。我们到青岛转火车去南京,南京此时为敷衍各方来的人士,设了个第六部,聘了许多研究委员,我便作了研究委员⑵,除了开几次敷衍性的会议外,毫无工作。高崇民、于毅夫、关梦觉、于炳然等,此时已到南京,大家共租了一所房子,改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为“救亡总会”。早先在北平办爱国奖券时,尚剩有一部分存款,我设法调来,支持这救亡总会的进行,这款直到汉口撤离时才用完。    

  在参政员任内和中训团期间

  上海失守,南京震动,这时看出蒋介石对抗日是确无决心、无计划。因为南京撤退是杂乱无章,我们这第六部被指定到南岳衡山集中,好像是11月初.我搭的朱子桥将军救济会的船,到了汉口转往衡山,除了几个第六部同人外,找不出组织与领导。在衡山、长沙流离了一个多月,知道政府已全部撤到汉口,乃往汉口集中。此时还是我们的东北救亡总会,不愧为奋斗集团,很快在武昌明月桥东北会馆树立起来。这时共产党朋友刘澜波等也都来到一起。

  到了1938年的3月,蒋介石的破碎政府,才又在武汉重整旗鼓.有人评论说,如日本人陷南京后马上派两师精锐,溯江向武汉穷追,蒋介石会迅速崩溃或投降的,以后在重庆,流氓政客萧振瀛亲口对我讲,到武汉后,纳粹德国公使陶德曼调停战争,蒋介石利用萧与汉奸的关系居中协助,用电话与在香港的“何廷流”其人者,每日通话,并联络居港的喜多大佐。卒以日本条件太苛,蒋惧为国人所弃,才放弃和降念头。这时蒋看清楚了,若是抗日,必得巩固团结,形成统一阵线,于是国民党才有成立“国民参政会”之决议。召集各党各派,在野名流学者,配以大多数是国民党党员,内中复多是CC分子,以请客方式,成立国民参政会,以敷衍局面。

  我以东北系无党无派身份获得遴选,汪精卫、张伯苓等分任正、副议长。代表共产党的有7位,记得有毛泽东的姓名,未见出席。先后出席者有董必武、邓颖超、陈绍禹、秦邦宪、林祖涵、吴玉章诸同志,其他各抗日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如沈钧儒、黄炎培、邹韬奋等,皆罗致在内。初集会时,大家也倒一团和气。我开始即主张为巩固统一阵线一致对外起见,应当释放所有政治犯,包含张学良将军在内。就在这一项主张上.适同共产党一致,而又适与国民党相反。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