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3)

2012-03-03 08:55 网摘 未知 494
  日军陷南京,实行血腥的屠杀,稍事休息后,又溯江而上,下安庆,陷九江,汉口震动。在1938年9月,参政会迁往重庆,蒋政权随后也全行逃来,小朝廷就这样偏安在山城的上边。汪逆精卫,不甘寂寞,偷经云南逃走,通电主张和日。  很快的重庆发生一种极不祥而又极可靠的传言,就是有某国民党...

  日军陷南京,实行血腥的屠杀,稍事休息后,又溯江而上,下安庆,陷九江,汉口震动。在1938年9月,参政会迁往重庆,蒋政权随后也全行逃来,小朝廷就这样偏安在山城的上边。汪逆精卫,不甘寂寞,偷经云南逃走,通电主张和日。

  很快的重庆发生一种极不祥而又极可靠的传言,就是有某国民党要人,就汪精卫出走问题问蒋说:“委员长主张抗日到底,请问抗到什么程度算到底呢?”蒋的回答是:“恢复到七七卢沟桥事变以前,就算到底。”我听到这话,真是跳起来了,不自禁的大骂说:“混帐王八蛋!你抗到卢沟桥就完事,九·一八失去的东北,你不要了!非同你讲理不可!”找跑去找黄任之,我说:“任老!你听说蒋先生的抗战到底的定义了吗?你有什么意见?”任老的回答很滑稽,他说:“对不起!这话的定义,恐怕得问说话的人。”

  我又跑去问沈钧儒,请问他老的意见。毕竟此老不同,他说;“我也听说了,老蒋的话太错了,我们要联合起来反对他,一定得把他的政策改过来,你可以联络向参政会提案。”我得了沈衡老的鼓励,回头就起草了一个案子,题曰:“请政府重申抗战到底决心案”。大意说,自从汪精卫出走,通电主和,人心不定,应请参政会通过决议,请政府重申抗战到底的决心。抗战到底,必须是恢复九·一八以前的领土主权,进而恢复到甲午战争以前的状态,有敢主张中途妥协者,应以汉奸国贼论罪。

  这案子写好后,我请沈衡老看一遍,他认为很好,我才请同情的参政员们签名,不用说共产党是全体赞成的。为增加声势起见,请得褚辅成、张以麟两位前辈领衔。这样提出之后,很惹国民党的重视。被列在特别第一案,禁止旁听,由蒋介石亲自出席说明了两个小时。他的话彻头彻尾是殖民地奴才口吻,大意说他是主张对日抗战的,本想要多准备2年,因为西安事变,打乱了他的计划,准备未好,便开仗了,致连战皆北。若想抗战胜利,必待几国公约生效,也就是赖英美出兵干涉。抗战要有步骤、分成阶段。

  恢复七七事变以前状态要以军事为主、政治为辅;进而恢复九·一八以前的状态,要以政治为主,军事为辅;如中国有力量能恢复到甲午以前状态,当然更好等语。参政会多数参政员是国民党党员,可是他讲完之后竟少有鼓掌的。大家散会面面相觑,罗隆基对我戏语说:“他不解释,我还明白,他解释这么多,我反倒胡涂了。”以后这个案子因蒋介石只是作了一篇胡涂的说明,并未能直接反对,也就得到大多数的通过。第二届参政会我又得到连任,前后3年工夫,我提过好多案子,多数强调主张释放政治犯,释放张学良,抗战到底,恢复九·一八以前状态两点上,被国民党认为是共产党的外围。在1941年有一次参政会集会时,蒋介石请12个参政员吃中饭,我也在内。他假装虚心,向每个人问对于庶政的意见。

  说重要大事都在会上提案了,请每个人再多想一点改进国计民生的事谈谈。问到我时,我提出两点:一是传说滇缅路开通后,有好多政府官吏走私营商;二是重庆每逢警报时,官吏及政府大小汽车向郊外狂奔乱驰,既耗汽油又易生危险,请他注意取缔。蒋当时声色俱厉,反驳我受“反动派”的宣传,闹得不欢而散。就在这次参政会中间,我又想提释放政治犯,恢复张学良的自由问题,朋友们劝说,“正面提出是无用的,不如从侧面进行较好些”。

  我乃去找国民党的要人朱家骅、吴铁城两氏.想说服他们帮忙,他们强调说“共产党都快消灭了,因为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救了他们,致提前抗战,留下了共产党这个祸根。所以,张学良是死有余辜的”。我说:“张学良顶大的‘罪状’,也不过是奉行孙总理的三大政策,国民党开会便读总理遗嘱,对于总理遗教,应当不会忘记,若是说‘容共’有罪,也应当由先总理负责,不应当全归之于实行遗教之张学良氏。”他们都是看蒋的颜色行事,自然与虎谋皮,不会有效果的。国民党于是认清了我这被请的客人,是“不识抬举”,竟同“反动派”搞在一起,所以到第三届参政会召集时,对我就不下请帖了。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