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4)

2012-03-03 08:56 网摘 未知 411
  我到重庆后,生活不安定,游一回成都灌县。回到重庆后,偶遇到蒋的亲信秘书肖赞育。这个人因为对西安事变尚能作比较公平的谈话,所以我对他感情很好。他说:“中央训练团由南温泉搬到浮图关,要开始招生,专事训练抗战到底的干部。”他说:“你不是坚决主张恢复九·一八以前状态,打回东北老家的人...

  我到重庆后,生活不安定,游一回成都灌县。回到重庆后,偶遇到蒋的亲信秘书肖赞育。这个人因为对西安事变尚能作比较公平的谈话,所以我对他感情很好。他说:“中央训练团由南温泉搬到浮图关,要开始招生,专事训练抗战到底的干部。”他说:“你不是坚决主张恢复九·一八以前状态,打回东北老家的人吗?何妨来试试.”我也没加深思就说好吧。

  这样他就介绍我入了中训团。这个组织从表面上看是为训练抗战的干部,军事训练加上政治训练,而骨子里,也就是蒋介石借以制造党徒,达到他独裁统治的野心。他认为这些人受了训练,作了他几天的“学生”,便会死心蹋地的作他的忠实门徒。共计40天工夫,他来当了12次教授,讲的是“大学的道理”、“中庸的道理”、“政治的道理”,有时候他自己讲,有时候他坐在台上,叫王东原(训练团的教育长)替他念。他要我们写自传,并提出个人对于时事的意见。我引用了两句古人成语“一叶以蔽目;两豆能塞聪”,说蒋“是一国抗战的统帅,一日万机。一叶两豆,或蔽聪明,应当闻过则喜,对于旧日恩仇,应当在‘国家至上、民族至上、抗战第一、胜利第一’的目标下,完全忘掉,才能表示出盛德伟大,使离者归心,背者改向。”这篇东西上去之后,有一位四川教官看到,替我叫好。

  但是遇到反动分子、五四叛徒殷锡鹏氏,他的官衔好像是训练主任,便注意到我身上来,认为我“思想有问题”。在一次小组讨论会中,讲到三民主义,我提出孙中山讲“民生主义”,说民生主义,即是社会主义、别名共产主义,应当作什么解释?又问到人类文明既然是进化的,是向前演变的,那么三民主义是不是最好复最终最善的真理?我请领导讨论的人殷锡鹏氏作解答,他好像毫无准备的样子,支吾了两句,说这是很深的“政治哲学”,等有工夫再同我讨论吧!又加上我前后在参政会的提案与记录,于是“思想有问题”、“共产党外围”等字样,在国民党的帐簿上与我的姓名便联系在一起,成了不解之缘。他们竟监视我的行动,有一次我与几个朋友要去南川旅行,东行到江南第一大站“一品场’,竟被特务们检查,将我扣留,用一个拉煤气的汽车把我硬送回重庆。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