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抚顺

王开:玄菟的故乡(三)(3)

时间:2013/4/6 13:09:38   作者:王开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0
内容摘要:回首当年,高句丽王高宫选择富尔江堵截毌将军,自然有他的战略意图——渡过这条江,就是他的王城丸都。丸都,吉林集安。高宫背城一战,预备御敌于国门之外,无奈错打如意算盘,遭灭顶之灾,远避朝鲜半岛的沃沮城,重新建都。


  高句丽最终在大唐的追缴下偃旗息鼓,为大唐赢取决定性胜利的人,一位李绩,一位薛仁贵。无独有偶,薛仁贵大破高句丽时,也来到木底州,完全彻底地拔除这根钉子。随着高句丽政权的解体,高句丽人四分五裂,三万人逼迁江淮和山南地区,融入当地民族;一部分投奔靺鞨,成为渤海国的一支;靠近鸭绿江西侧的,逃遁新罗。


  燃烧了六百多年的烽火渐渐熄灭,苏子河沿岸恢复沉静,这一片土地重新被动植物占据。直到明代,这里地广人稀,荒蛮幽闭。十八、十九世纪,这一大片森林河谷,宿命般的成了流民家园。


  我说的流民,有受日人所迫,涉鸭绿江逃亡到此的朝鲜人,有为混口饭冒死闯关东来的关内百姓。关内百姓无需多言,他们很快扎根,几代人下来,改了乡音,生成高大豪爽的东北人。半岛流民也落了户口,开垦了土地,盖了房子,娶妻生子。朝鲜人民在苏子河、富尔江流域安居乐业,俨然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一份子。
  事实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把家乡的朝鲜族和高句丽族搞混淆,弄不清他们的前世今生。为此,我向地方史学家多次交流请教,他们举证大量史实,说明高句丽人和扶余、靺鞨、鞑靼等部落一样,乃东北的古老民族之一,他们告诉我,先秦时期的辽东,活动着秽貘人。秽和貘是两支民族,秽以农为主,貘从事畜牧业,即游牧。貘的族系相当大,早期有北发、貘国、向民、高夷等,之后出现夫余(扶余)、高句丽、梁貊、小水貘等等,苏子河和富尔江流域,正是高句丽族的主要活动区域。


  此后,得到点拨的我,也留意史书有关高句丽族的记载,发现古籍中始终把高句丽和朝鲜相提并论,也就是说,高句丽和朝鲜半岛同时存在。高句丽国始建者朱蒙,本身就流着扶余人的血。他领导的高句丽族崛起之前,朝鲜半岛的主要居民乃箕子带去的汉人和土著三韩部落联盟。关于三韩部落联盟中的辰韩,多有史籍记载其出身说:“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适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之为辰韩。”依照辰韩的自述,他们是先秦人民,为逃脱苛捐杂税,不得已远避遐荒,但他们的语言行为仍有秦的遗风,故别称秦韩。我又发现陈寅恪大师对辰韩的论述,与上面的几乎一致。高句丽崛起,逐渐渗透到朝鲜半岛北部,会合百济等弱小民族对抗中原。当时朝鲜半岛又多了卫满带去的汉人,再加上箕子的随众,朝鲜半岛不知居住着多少汉人矣!唐李绩灭高句丽,少数人逃到朝鲜半岛,又过二百多年,朝鲜才建立王氏王朝,及其之后的李氏王朝,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李氏朝鲜。


  可见,辽东的高句丽族与半岛的朝鲜族历史上没有族系渊源。若说有渊源的话,我以为,经过那么多波折,多民族的血早已合流,谁又能说清,谁究竟是谁?春花秋月,千年弹指。地未改形,山未挪移,我们的身体,却是难猜的谜语!所以我欣赏一种大世界观:钓鱼岛谁都不要去,把它放在哪里,鱼高兴。我还想到朝韩两国的三八线,当年人为划分的一条边界,几十年过去了,因为没有人的干扰,那里成了动植物天堂,各种的野兽、鸟类,各种植物,任性地生长,自由穿梭,多快活,多自由。


  从玄菟到新宾,这块地经历了那么的事情,我的内心里,希望它越来越宁静,我愿意每天看着苏子河流过窗前,喜欢冰雪消融的季节松林返青,槐花的香气弥漫着县城,喜欢冬天冷得我打哆嗦,秋寒里一阵比一阵冷峭的风。前一些时日,和一位作家聊天,他说,看你的文章,觉得你对家乡怀着特别的感情。我说,我的一切牵绊都在那个小县城,我痛苦时需要它的抚慰,我快乐时需要它的恬淡,它耗损也磨亮了我,我阅读它的同时,也在尝试了解自己。他缓缓笑道,人啊,活着是福分,诗意地活着,是超脱后达到的境界。


 


标签:玄菟 故乡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