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传记专栏

传记专栏

著名爱国人士王卓然自传(15)

2012-03-03 08:57 网摘 未知 467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了,全国欢喜若狂。我们全家一听这个消息,知道可回东北老家,不必长期漂泊异乡了,欢喜地流出眼泪,大家乐得像疯子一样。但是一转念间,便理会到有国共的冲突问题存在,八年抗战胜利的果实,可能再被内战所摧毁,于是狂欢的心情忽然又冷...

  为争取和平民主而努力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了,全国欢喜若狂。我们全家一听这个消息,知道可回东北老家,不必长期漂泊异乡了,欢喜地流出眼泪,大家乐得像疯子一样。但是一转念间,便理会到有国共的冲突问题存在,八年抗战胜利的果实,可能再被内战所摧毁,于是狂欢的心情忽然又冷了下去。美国已知道蒋政权腐败透底,深怕它经不起与共产党政治与军事斗争的考验,派马歇尔来作调停专使。蒋介石也屈尊降贵,欢迎毛泽东到了重庆,开始和平谈判,组织了一个政治协商会议。东北民主人士同时组织了一个“东北政治建设协会”,声援和平运动。

  我写过两三篇文章在大公报发表,一篇是《为和平呼吁》,一篇是《辞国大候选人资格》。在这组织内的同志,有周鲸文、阎宝航、徐寿轩、刘风竹、宁恩承等数人。为和平努力最重要的一幕,是在l946年4月9日晚上。那晚7时,陈诚请我们吃饭,谈和平问题,由7点谈到9点半。他仿佛是很有诚意,说国共协商已濒于破裂,民盟的调停刚刚失败,症结在东北进兵问题,你们东北人有家乡切身利害关系,应当出来作最后的努力。大家交换了许多意见,我说国共协商,重点本在于军队整编,既然两方协议,决定为五与一之比的原则改编,则今日谁多占一城一市,似乎皆是次要问题,可否就“现地停战、恢复交通,维持现状、进行整编”等要点来恢复和谈。他又问我现地停战、维持现状两句的解释。

  我说:“‘现地停战’即双方军队与军事行动立刻就地冻结,不放枪、不增援,完全停止战斗的行为与战斗的准备;‘维持现状’例如就哈尔滨说,市内是国民党主政,市外是共产党包围,那么就请共产党尊重国民党接收过的政权,不以武力来强收。”他想一想说:“可以,我同意了,你们同共产党去商量吧!”我们都很欢喜,认为和平有转机了,在他送我们出门时,我们还问他:“陈先生!你说的话能负责吗?假使共产党赞成,你能担保蒋先生接受吗?”他说:“那当然,蒋先生决不愿打仗,而况我是参谋总长,我下令不准打,有谁敢开火呢!你们放心进行好了。”

  我们大家出来,一同到邻宅周鲸文的寓所,讨论进行步骤,谈到12点,决定次早8点钟到重庆村八号阎宝航宅子吃早饭聚齐,以便共往特园民盟的总部,报告他们这个喜信,拉他们协助,然后再同往共产党的办事处会周恩来先生。次早我们到了阎宅,知道这“阎牧师”终夜未眠,因为和平有转机,他太兴奋了.我们便根据昨夜的研究,先到特园报告张表方先生,他也高兴,电话请来章伯钧、罗隆基两先生,他们自然是齐声赞成。

  我们便出来到周恩来先生的办事处,他迟了几分钟才下楼来,满脸眼泪,泣不成声,手持一张电报,数言之后,才知王若飞、叶挺十几位前两天北飞失踪,现在山西来电报证明皆遇难牺牲了。我们劝了周先生几句,便说明来意,提出这现地停战、恢复交通、维持现状、进行整编的原则,征求他的同意,他立时表示接受。我们还问他是不是要电告延安,请示毛先生呢?他说不用,他可以代表负责。就这样我们回到特园。章、罗与表方3位在静候消息,一听共产党接受了这陈诚已同意过的原则,都很欢喜,大家决定即晚召集国共两方代表会餐,恢复陷于僵局的谈判。

  由阎宝航打电话给陈诚,不料冷水浇背,陈诚回答说暂缓。后来知道蒋介石飞巡各地,当日回重庆,陈诚自然得向他请求。可到了次日再打电话给他,他飞上海去了。于是这最后的和平努力,由于蒋的无诚意而失败。在这个期间,我加入了民主同盟,同时与许德珩、褚辅成等发起了九三学社,准备将来为和平民主而努力。

标签:王卓然自传  

文章评论